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ixty eight -2-
和一脸的尴尬的新一一起应着来购买漫画小说和周边的妹子们的各种要求摆着pose,在蔷薇妹子的注视下琴酒终于等来了换班的人。

“意外的还是很敬业的嘛你。”白兔子看着很有耐心的应付着妹子们各种奇怪问题的琴酒说。

“终于回来了啊,大小姐们…”琴酒看着回来的两人晃着手里的手术剪刀有点不耐烦的说,“累死我了啊,晚了整整一个小时啊你们!”

“抱歉抱歉,今天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就没注意时间...”黑兔子很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

“嘛嘛,也就一个小时而已嘛,接下来我可是要给你打一个星期的工作为报酬啊。”贝尔摩德看着开始收道具的琴酒说。

“欸?!要走了吗?两位小哥哥在陪我们聊一会嘛。”围在摊位边上的妹子们相当不舍的喊着。

“不,工作时间已经结束了啊,接下来是我自己的时间了,bye。”琴酒理完东西拉着新一就往外走,在路人们的注视下回到洗手间换了一套不怎么起眼的衣服。

“啧,每次和贝尔摩德来都要被一堆人围观啊,真是不爽。”琴酒卸了妆换上黑色边框的眼镜抱怨。

“不过就算这样也会被认出来吧,银色的头发,超级显眼的。”新一看着琴酒把玩着他披散下来的长发说。

“嘛,一般来说换回这种代表着工作状态off的衣服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了。”琴酒回到。

“话说回来,之前她们一直在问的“是新角色吗”是指什么啊?”新一有点好奇的问了出来。

“贝尔摩德所有的同人本主角都是银色长发的男子,因为之前还没出过医生这种身份的所以觉得可能会是新角色吧。”琴酒放下之前理在两边的刘海,拉着新一往外走去。

“哇...还真是有胆子啊。”新一小小的感叹了一句,“接下来去干嘛?”

“随便逛逛吧,都这个点了也没什么特别活动什么的了估计。”琴酒叹了口气说,“倒是可以带你涨涨见识,应该还有不少我之前清单上没列出来的东西吧。”

“不用管贝尔摩德吗?”新一有点惊讶的看着拉着他在人群里穿梭的琴酒。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关系。”琴酒很理所当然的说,“是她自己没有来找我付钱啊。”

“嘛...嗯?你要买这个吗?”新一看着拿着一个小玩偶把玩着的琴酒说。

“意外啊...尽然还有卖这个。”琴酒挑了一个买了下来挂在包上。

“很像你男朋友呢。”摊主妹子很懂得说。

“欸…”新一看着应了一声的琴酒有点脸红的问,“像...像我才买的吗?话说是怎么认出来我们是恋人的啊……”

“你这是智商下线了吗?不是一直牵着手呢吗?”琴酒很莫名其妙的看着新一,“很像你啊,漫画的设定也蛮像的,当时我遇到你的时候就在想怎么会有人这么正好的有如此类似漫画里的外貌和性格。”

“我像他还是他像我啊…这种叙述方法。”新一往着琴酒包上的挂件说,“我是不是也该买一个和你一样的周边作为纪念啊…”

“直接去找贝尔摩德要吧,那家伙所有的周边基本都是银色长发的男性,还有一些些是海藻头的,再过几个月大概就可以拿到和你一样的了吧。”琴酒看着新一说。

“这样没关系的吗…不是很容易被认出来吗?”新一问道。

“谁会觉得bl漫画的主角是以我为原型的啊,更何况也只是都是银色长发而已,性格什么的完全不一样啊。”琴酒走在一个个摊子前边看边说,“啊,这个...带一份吧,说不定要找sherry帮忙呢…”

“灰原她也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吗?”新一脸色复杂的问道。

“谁让贝尔摩德老是在组里宣传这种东西,我本来也是坚定的bg党啊,现在cp都被那家伙带歪了。”琴酒抱怨了一下,“别看赤井拒绝的那么坚定他其实也是看这种漫画和小说的啊。”

“啊啊,怎么说呢…可怕的宣传能力呢…”新一回了一句然后看着一边的女生说道,“那个Jk制服的妹子,这是在拍照吗?”

“那家伙...警惕性这么差的吗?在这里拍真是怕我不知道啊……”琴酒看着那边那个尽职的拍摄着笔记本上的内容的妹子说,“为了配合一下她,我们还是先去另一边吧。”

“为什么你某个意义上来说的师兄会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啊…”新一很不能理解的说。

“不是女朋友,只是情人而已,谁知道呢,这种智商...”琴酒随口解释了一下。

两人在摊位上闲逛了3个多小时,在零零散散的买了一堆东西以后回到了摊位那里。

“琴酒!说好要陪我逛街付钱的呢!”贝尔摩德看着琴酒控诉。

“抱歉没找到你。”琴酒很敷衍的回了一句然后从小樱花那里接过了他帮忙买的东西和笔记本,顺便把对应的钱还了回去。

“啊,这个挂件...好像你家那位的那个漫画主角的周边吗?我还以为已经买完了呢,这么说起来,来,工藤,这些都送给你啦,虽然说有点不像,但你就姑且当作各种样子的小琴酒收下吧。”贝尔摩德从摊位上拿了几个玩偶送个新一,“介于你已经有人抱了,等身抱枕什么的我就不送了,嘛,东西都拿了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这次真是谢谢合作了,剩下的一点周边你们拿去送人吧,走吧,琴酒,久违的一起去吃甜品吧,明天开始就要进入工作状态啦。”

琴酒应了一声和新一一起跟在贝尔摩德身后往外走着。

“话说,你的计划做完了吗?我有幸知道一下吗?”贝尔摩德回头望着琴酒问。

“还差一点没定,明天和boss谈完再说吧,就算是告诉你也是明天组织里告诉你或者全息游戏上说,这种地方还是算了吧。”琴酒挑眉回了一句。

“有什么关系,绝对遇不到他们的啦,说起来,可怜的工藤君下周要没有人陪了呢。”贝尔摩德笑着说。

“...欸?阵你下周不回家住吗?”新一有点惊讶地问。

“我回家住不是在告诉他们来哪里堵我吗?”琴酒很理所当然的说,“嘛,很快就可以结束了不用担心,倒是你,最好还是找别人一起住比较好,他们可能会来找你麻烦。”

“赞同!工藤你去和赤井住吧,比较安全,而且不管是有事要你们帮忙还是监视FBI的动向都比较方便。”贝尔摩德附议道。

“....啊啊,那我去问下赤井吧,唉、真的要这样吗…简直就是告诉他我是知情不报人士啊…”

“随便找个借口不就好了,比如说我不在你很无聊所以打算找赤井练习或者出去玩什么的?”琴酒毫不担心的说,“要说知情不报的话赤井那家伙也不是完全猜不到我们在干嘛。”

“好好,知道了,早点结束啊…明天回来住吗?”新一叹了口气说。

“不知道啊…要看boss吧,可能不回来,这么说的话为了安全起见我今天就去找下sherry吧,顺便配备一下武器什么的。”琴酒说着低头开始盘算要带哪些东西。

“...好吧,贝尔摩德你明天和阵一起去是吧,有什么情况请务必联系我,果然还是很不放心啊,那种地方...”新一叹了口气说。

“安心啦,要出任务的话组织里的人不会做什么的,哪怕是Rum,不过其实Rum那家伙平时和Gin其实也没什么交集。”

评论
热度 ( 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