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eventy two
在贝尔摩德完美的变装下,两人在一群搜查的人的眼皮底下享受了一个很愉悦的下午茶然后去找快递员公司换了一部随处可见的二手车。

第二天凌晨两点二十分左右,琴酒和贝尔摩德站在寒风凛冽的港口边的一座山崖上望着还空无一人的港口闲聊。

“真的!真的!很冷啊这里!为什么那群混蛋要找这种地方啊…还是2点22分交易?!”贝尔摩德穿着皮衣望着穿着风衣面无表情的琴酒说,“话说既然记的带暖宝宝倒是多带一点啊,身体冷也是会影响发挥得好吗…”

“这种地方,带再多都没用的好吗…还有一分钟,那些家伙不会迟到了吧…交易方都来了啊!”琴酒看着码头上站着的另一伙交易者不耐烦的说。

“嗯…22分了,一个人都没有呢,迟到了吧,你去查查看吧,我在这里看着,”贝尔摩德看着坐回车里掏出电脑的琴酒,“真好啊,技术人员的福利啊。”

大概五分钟以后,黑进了下面那群人的手机的琴酒捧着电脑走了出来,“迟到了...他们发信息说是半个小时以内会到。”

“啊啊...真是惊人啊,这群家伙真的是专业的吗?”贝尔摩德一脸绝望,“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半个小时吗?!要不干脆现在炸了给他们留消息吧,反正货都到了。”

“...”琴酒有点纠结的沉默不语,“万一他们早来了的话就麻烦了啊…”

“....要不去问下你家侦探,他貌似各种意义上来说运气都很好啊,”贝尔摩德思考了一下,“还有的话赤井的运气也还不错,我们组里的话貌似除了boss一个个运气都一般般。”

琴酒用一副你在想什么呢的表情看着贝尔摩德,“他们肯定会回答不要炸啊…boss的话,为了这种事情半夜两点去找他找死吗…”

“那要不去找波本吧,那家伙,各种意义上来说人品都很差呢,反着选好了。”贝尔摩德在寒风中思考了片刻说,“快问快问,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冷死了。”

“我没有他电话啊...等下....查到了,虽然说成不成功都没关系但这种方法真的是...”琴酒看着穿着皮衣表情冷酷身体却在微微颤抖的贝尔摩德妥协的说。

另一边,因为听说黑衣组织在搞事情而且琴酒不在而跑过来凑热闹的安室透在赤井和新一面前掏出组织的内部手机按了接听键。

“喂?这里是波本...琴酒?!...啊,等下,我换个地方....”安室透看着同时望过来的急切的两人按住收音的地方低声警告两人不准出声然后按下了扬声器,“啊啊,好了,怎么了?这个点打电话给我...”

“没,只是纠结炸码头的时间点而已,本来打算2:22分炸的,但那群家伙好像迟到了还要迟到半个小时左右,可是另一边的交易方已经到了,所以在纠结是现在炸还是等人来了一起炸。”琴酒的声音从那里传过来。

“...炸码头,为什么要炸码头啊?”安室透想着白天的爆炸案说,“不是会特别明显吗?”

“不会,因为那群家伙本来交易的货物就是炸药,有责任也轮不到我们来担,你只要回答我现在炸还是人来了一起炸就可以了。”琴酒有点不耐烦的说,“别打听别人的任务内容啊。”

“啊啊,抱歉抱歉,”安室透看着赤井和新一默契的手语回到,“嘛...那就等人来了在炸吧。”

“啊,那就是现在炸了。”琴酒的声音传了过来。

“欸?!等下,为什么啊…”安室透努力的表现出一副不在意只是有点意外的语气。

“因为,贝尔摩德说你人品很差,挂—”

“等、等下,大晚上的弄出这种效果来会很麻烦的吧…”安室透看着对面两人的手语相当不情愿的继续,会被发现的啊,这两个家伙...

“早炸晚炸不都一样吗?波本,你....算了,不要干涉别人的任务,更何况你也没资格指示我。”琴酒带着不好的预感,一副很麻烦不想理会的语气打算挂电话。

“等下!”新一有点急的喊了出来。

“闭嘴!...听到了吗?...看这表情是听到了啊。”琴酒的声音传了过来。

双方统一的挂了电话,琴酒叹了口气换了私人手机打了过去。

“喂...阵,抱歉抱歉,但是真的!摆脱!别炸啊!今天白天的那几场已经有够造成恐慌的了!”新一的声音传了过来,“现在整个警局都在那里开大会啊,这样真的真的会惹上大麻烦的!”

“等下,他们好像来了,”贝尔摩德的声音传了过来,“琴酒,要炸吗?还有,开枪吗?我看到那两个人了。”

“....小鬼,不炸可以,到时候收缴的炸药里让我挑1/3,还有,5分钟之内派人到xx码头,晚的话我就都炸了。”琴酒相当烦躁的声音传了过来。

“欸?!5分钟!可以?OK,赤井说可以。”新一看着打电话去了的赤井应了一句。

“欸?不炸可以吗?”贝尔摩德相当惊讶的看着琴酒。

“没事,我还安了另外两个爆破点,炸那两个就可以。”一阵杂音和风声混着琴酒的话传了过来,“就知道绝对会碰上这种烦人的事情啊…”

伴随着一阵爆棚声和两声枪响,话筒里隐隐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贝尔摩德,换装。”

“OK,还好有带几套衣服来。”

“那个...阵,你炸了哪里来着的?还有,那个枪声?”新一弱弱的问了一句。

“运输的船只和出去的道路之一,”琴酒冷冷的回了一句,“嗯?这么快就到了啊…不愧是FBI呢…你们三个呆在那里别走。”

盯着安室透想要杀人的眼神,新一应了一声听着对面挂了电话的声音说,“没办法啊…这种大爆炸实在是太危险了没法不阻止嘛……”

“安心,既然只有两个人那应该还没问题,大概...麻烦的大概是电话里新一的那句等下。”赤井做回房间看着码头的方向说,“真是乱来啊…琴酒那个家伙!那种大爆炸。”

三人沉默的待在房间里喝着茶不想说话,半个小时后,伪装成朱蒂和戴了假发,上了点妆,一副FBI人员样子的琴酒和贝尔摩德很粗暴闯了进来。

“波本—”琴酒看着波本很暴躁的掏枪然后被新一死死的抱住拉着坐下。

贝尔摩德上前甩了安室透一刀坐在琴酒旁边,“你这个混蛋啊…本来你暴露了和我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啊!现在要是我们不举报就是找死,想举报还要被这边这两个捣乱的混蛋死命阻止,你那天不好挑着天来这里?!”

“我本来演的好好的要不是这两个家伙我表现的可正常了好嘛…”安室透十分低气压的说着。

“还有你!新一!喊这么大声,害得我也被拖下水了啊…这种事情拖琴酒一个人下水啊…麻烦啊,举报吗?琴酒,要不干脆举报了算了,大不了到时候放他跑路就是了。”贝尔摩德顶着朱蒂的脸很没有形象的说,“才刚刚被算过一笔账啊我们!这种事情...别说禁闭室了,直接被追杀的节奏啊。”

琴酒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望着安室透,然后听到突然传来的电话铃声,下手很重的给了新一一个肘击接通了电话。

“喂...boss.....在...也在,还有工藤新一和赤井秀一,要—....好。”在贝尔摩德和安室透充满绝望的眼神下按了扬声器。

“贝尔摩德,琴酒,之前的那个通话记录我姑且给你们先抹掉了,Rye,或者说赤井还有工藤,好久不见,嘛,本来也没见过就是了。”

“波本,意外啊,内部竟然还有一个和Rye一样混的不错的间谍?是间谍吧?都和专门对付我们的行动小组混到一起去了。”

boss感知不到情绪的声音从那里传来。

贝尔摩德很不乐意的在新一的眼神下补充了一下:“波本的话之前确实有在接触FBI和警方,但具体是不是间谍还不好说。”

“嗯?那琴酒你觉得呢?告诉我你觉得的答案就可以了。”boss不置可否地问。

“...是。”琴酒带着厌恶的语气回答。

“琴酒觉得是的话那肯定就是了呢,那你觉得是留着还是杀了呢?从你的角度来说。”

琴酒叹了口气望向祈求样子的新一:“....在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留着。”

“嗯?那么,波本,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的间谍,嘛,也不重要就是了,看在我的小琴酒的份上,以后把立场改成中立的话,我就暂时留着你的命好了,我也不指望你们这些人能完全站到组织这边,你觉得呢?”

“....好。”安室透有点惊讶的应了下来。

“琴酒你负责监督这家伙。”boss冷漠的回了一句。

“嗯好....谢谢。”琴酒有点惊讶的回了一句。

“嗯哼,不客气,波本回来7天禁闭室,琴酒和贝尔摩德两天,波本你这两天去协助他们两个的任务。”boss回了一句。

三人同时停滞了一下,然后应了下来。

“哦,对了,波本你立场改成中立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哪怕是你原来隶属的组织那里,你就准备好被追杀吧。好好完成任务。”

听着那里挂了的声音,几人同时松了口气。

“抱歉,阵...”新一环着琴酒十分歉疚的说。

琴酒很不爽的回头看着新一用力的揪着他的脸,“看在这次才2天的禁闭室的份上放过你,过两天有需要了给我好好干活!还有,对面那个家伙就交给你管了,拿出点侦探的样子来,真是、麻烦的小鬼啊…我先走了。”

“好,没问题!那个...”新一在扫了眼自觉的转过头的赤井和贝尔摩德凑上去咬了口琴酒的嘴唇,在琴酒一脸你突然干什么呢的表情里道了别:“路上小心,有事尽管使唤我们。”

琴酒叹了口气,带着贝尔摩德和一脸被惊到的波本向外走去,“人我带走了,不准查我们去哪。”

评论 ( 3 )
热度 ( 1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