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eventy three

坐在租来的车上,几人穿着伪装的衣服回到了临时居住的安全屋。

   

“不准把这个地点泄露出去啊,麻烦的混蛋。”琴酒看着跟上来的安室透说。

   

“别脾气这么冲嘛,多了一个打工的人啊,多好,两个人出这种任务简直第一次听说好吗…而且,听说波本你料理技术很不错哟,琴酒你解放了啊。”贝尔摩德卸了伪装说。

   

“作为一个安全屋来说,还真是有够大的啊…”波本看着双层的房子感叹了一句,“真好啊,我没事的时候做的工作都是些工资不高的活啊。”

   

“嗯?你是在说咖啡厅打工什么的吗?那不是你自己为了接近工藤他们再去的吗?”贝尔摩德躺在沙发上说。

    

“还是说你卧底的那一方的工作?辞了啊。”琴酒嘲讽了一句。

    

“你们两个...”安室透看着两人叹了口气,“好吧,作为刚刚被揭穿身份的卧底还是稍微做点什么来挽回一下人际关系吧,毕竟以后还要一起工作什么的呢,中午想吃什么?”

   

“我的话随意就好,那边那个你记的给他准备甜点就好了。”贝尔摩德懒懒的说。

   

“我去睡一会,做完饭来叫我。”琴酒换下伪装的衣服和假发,冲着两人说了一句然后充满困意的走了上去,“啊,对了,贝尔摩德,记得给他上药。”

   

“OK,sherry的特效药哦,期待着吧。”贝尔摩德应了下来听到琴酒关上门的声音和安室透说,“琴酒的话,毕竟现在正处于长身体的阶段嘛~”

     

“嘛...略有耳闻啦。”安室透回答,“不过光看外貌的话,貌似差的不是太多。”

   

“毕竟现在也差不多18岁了吗,主要是那家伙一直板着脸完全没有少年的感觉啊。”贝尔摩德说着听到了一声东西砸在门上的响声,“嗯,听到了啊…”

   

“总之,多做点好吃的甜点吧,他很好被收买的。”贝尔摩德笑着说,“毕竟波本你也可以算得上是很好用的手下啊,在原来的地方绝对是精英的那种感觉吧。”

   

“...嘛,”安室透看了眼特意提了一下他的间谍身份的贝尔摩德,“我去做饭去了。”

   

等琴酒睡了大概两个小时被叫了下来的时候,安室透和贝尔摩德正坐在格外丰盛的餐桌前闲聊。

   

“琴酒,泡了咖啡给你哦。”贝尔摩德指了指琴酒的座位说。

   

“Gin,醒了啊。”安室透望着一副没睡饱的样子的琴酒说。

   

“我们很熟吗?这种打招呼的方式。”琴酒带着点嫌弃的回了一句,“卧底先生。”

    

贝尔摩德夹起一个蛋挞塞到琴酒嘴里,“好吃吗?好吃的话就闭嘴吧,前几天不是还嫌弃要天天自己做饭干活吗?”

   

琴酒咬着蛋挞冷冷的扫了贝尔摩德一眼。

   

“别介意,他向来这个样子,除了在他家小侦探面前,喂!”贝尔摩德勉强的稳住椅子没有被琴酒突然踹倒下去,“绅士风度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要不是因为你是个女人我就踢在脸上了。”琴酒喝了口咖啡说,“咖啡泡的不错。”

   

“谢谢夸奖了,今天下午要做点什么?”安室透享用着日式早餐说。

   

“没什么大事,去某两个被抓走的人家里打个劫而已。”琴酒随意的回了一句。

   

“打个、劫...?嘛,反正听你的就是了对吧。”安室透有点不理解的应到。

   

琴酒用有点意外的眼神望了波本一眼,开始安静的享用早餐,听着对面两个人在那里加深感情。

   

结束了早餐,三人各自到了一堆危险物品准备出门。

    

“你们这里还真是装备齐全啊…这都有。”波本看着手上的微型炸弹和配套的飞行机器人说。

    

“啊那个...那些都是琴酒的私货哦,你最好少用一点。”贝尔摩德友善的劝告了一句然后看着波本犹豫了一下各带了一个放在包里。

   

“想要就拿,虽然说这种东西你应该用不上,走了。”琴酒看着两人说了一句,朝外走去。

     

“啊啊,这种车子我真是完全没兴趣啊,虽然说是为了防止被追踪但是...”贝尔摩德拿着车钥匙略带嫌弃的走向驾驶座。

   

“那以后就我来开好了。”安室透回答,“毕竟连累你们进了两天禁闭室。”

   

“你这是指望我们以后放任你坐你的卧底工作顺便在boss那里帮你挡箭吗?”琴酒坐在副驾驶座说着。

   

“嗯?没有啦…”安室透摸着车说,“我还是蛮喜欢开车的,如果是跑车就好了。”

    

“我们不急你可以慢慢开啦。”贝尔摩德带着点不妙的预感嘱咐了一句,“说起来,感觉你说话的风格比以前稍微活泼阳光了一点啊…你不要擅自把我们划到正方的阵营或者友人的范畴里啊。”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的呢?”安室透对贝尔摩德说着,“或者好歹也是工作上合作愉快的同事才对吧。”

   

“嘛....友人什么的还没到哦,要不是因为另几个人都站在那边我觉得你被组织追杀什么的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贝尔摩德坐在后座凑上前来撩起琴酒的长发,“不过琴酒你竟然说出了留着一个卧底也没关系的话我可真是大吃一惊啊……

   

“当着那两个人的面怎么说出处死比较好啊…赤井就算了,新一面前实在是说不出来啊。”琴酒叹了口气,“麻烦死了。”

   

“用赤井的话来说,你是怎么被那种家伙追到手的啊。”贝尔摩德打趣的说,“不过也挺好的啦,对那件事来说不是很有意义吗?”

   

“那件事?”安室透有点好奇地问。

   

“嘛,秘密哟。”贝尔摩德笑着说,“你还不是自己人呢。”

   

“到了,速战速决然后我就给他们发传真了。波本,地形图和炸弹,红色的点是放炸弹的点,安心,微型炸弹。”琴酒把东西递给波本。

   

“真好啊,呆在车上就可以,警戒什么的就交给你了,5分钟之内搞定。”贝尔摩德利落的带着波本开了锁进了房子然后很准时的在5分钟之后带着一堆的东西回到了车上。

   

“那两个家伙在家里设了一堆机关啊…虽然说都搞定了但好像触发警报了。”贝尔摩德把一堆东西扔在后座上。

   

“嗯,我检测到了,没事正好。”琴酒把一张纸递给安室透,“把这个贴在栅栏上,然后我们就撤了,赶紧的。”

   

安室透看着琴酒的表情应了一声,叹一口气往回跑去。

  

“有种欺负人的感觉啊…嘛,算了,这家伙可是欠了我们很大一个人情啊。”贝尔摩德看着安室透的背影说。

   

“他不去就是你去啊,说什么呢。”琴酒歪头看着贝尔摩德说了一句。

  

“考虑一下自己去啊你...”贝尔摩德看着琴酒一脸受不了的说。

   

“啊啦,没事,我去就好。”安室透坐回驾驶座笑着说,“连工藤都舍不得使唤琴酒啊。”

   

“开车,去xxxx换车子。”琴酒不悦的打断了安室透感觉有点嘲讽的话。

评论
热度 ( 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