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eventy five

回到了零时住所,几人用sherry那里拿来的伤药处理了一下伤口。

   

“还真是狼狈啊,”贝尔摩德帮琴酒处理着伤口说,“虽然说不是很严重但这种伤很麻烦的啊…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内伤。”

  

“回去问医疗组的人要点可以让这个伤不影响日常生活的东西还有加速愈合的药吧,不过,感觉也没有很痛,固定住的话走路还是没问题的。”琴酒看着自己的小腿说,“刚刚跳下来感觉还蛮严重的,现在有一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的感觉。”

   

“不存在的,好好休养吧你,至少1个星期内给我老实点啊…”安室透看着一副自己已经没问题了的感觉的琴酒说,“明天的计划我们两个去就可以了,所以你还是详细的向我们说一下任务细节吧。”

  

“两个人没问题的吧?毕竟本来也是按照两个人来设置的。”贝尔摩德看着一脸不放心的琴酒说。

   

“行吧…”琴酒拿了两张纸来开始涂写,在画了半个小时以后才把密密麻麻的两张纸递给贝尔摩德,“去吧,都记住了以后烧掉,波本你的话...”

   

琴酒掏出一台没有联网的平板开始讲解。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琴酒才终于结束了任务的布置,看着安室透和记完了的贝尔摩德说:“如果有意外的话我会联系你们的,但介于我不在那里所以估计也帮不了什么大忙,到时候自己解决,务必把东西带回来。”

   

“都计划的这么详细了我们不会有问题的啦,”贝尔摩德一点都不担心的说。

   

“我计划的这么周全是因为这次出意外的可能性非常大好吗。”琴酒看着贝尔摩德说,“波本到时候有情况的话注意一下这个家伙。”

   

“我说...我的任务完成率还是相当不错的吧。”贝尔摩德看着琴酒抱怨了一下。

   

“嘛,我会尽心尽力的完成的...”安室透看着琴酒回了一句。

    

第二天清晨,贝尔摩德拿着换装的衣服走向琴酒,“琴酒,我昨天想到了一个超级棒的idea哦,这一套~沉迷网络世界不可自拔的游戏少女,很完美吧~”

   

“给谁的?”琴酒看着下面的超短裙问。

   

“你的啊?”

   

“换掉。”琴酒一脸嫌弃的说,“给我裤子就可以。”

   

“裤子才比较容易被发现啊!嘛,介于我早就觉得你肯定不会答应了,裤子加中短裙,够安全了吗?”贝尔摩德对着琴酒说。

   

“你就不能换一个idea吗……”琴酒看着这几天胆子越来越大的贝尔摩德头疼的说。

   

“这个真的是很完美的变装啊!”贝尔摩德坚持的看着琴酒然后在他妥协后把人拉到了自己房间。

   

安室透准备着早餐看着两人的背影,“意外的,私下是很有意思的人啊…”

   

半小时以后,贝尔摩德拉着完全认不出原样的琴酒下了楼。

   

“某个角度来说确实是很完美的变装啊,就算一直注意手机和电脑完全不听别人说话也很正常的感觉,虽然是银发,但和本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再加上美瞳和让人忍不住注意的大框眼镜,完全是沉迷网络的二次元少女,就是有点高...”安室透看着琴酒评价。

   

“会给他配一双长得像底很高但其实不是的鞋子的,嘛,180的话糊弄一下还是OK的啦,不过,真的,摆脱别再长高了。”贝尔摩德看着琴酒说。

   

“哈?才不要...”琴酒很果断的拒绝了贝尔摩德的无理要求坐在餐桌边上,“尽然做了日式早餐啊…虽然说看着还不错。”

   

“嗯?因为我是日本人嘛。”安室透很理所当然的说。

   

琴酒和贝尔摩德不可思议的看了安室透一眼然后开始享用早餐。

   

大清早的,看着路上稀疏的行人,琴酒算了下方位,走进了一家人眼稀少的咖啡厅,点完餐,在一个靠窗的地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到了,你们呢?”琴酒打开从贝尔摩德那里借来的电脑,打开经过掩饰做的很像游戏画面的大楼结构图。

   

“三楼,我看到你了,真是个好位置啊…但从这里可以看到你的话露陷了的话会很危险啊。”安室透用微型望远镜望着这里说。

   

“啊啊,知道了,你们管好自己就好,”琴酒回了一句,“v呢?”

   

“到了,他们现在貌似准备走了。”贝尔摩德低声回了一句。

   

“敌人撤了的话我会通知你们的,别离这么近,那个放好了吗?”琴酒警告了一下贝尔摩德。

   

“放好了。”安室透和贝尔摩德同时回了一句。

    

5分钟后,琴酒望了眼开出来的几辆车确定了一下人数,在确认该出来的所有人都已经出来了以后下达了可以开始任务的指令,“速战速决,尽量在半个小时以内搞定。”

   

“你开玩笑的吧…我们尽量吧。”贝尔摩德小小的抱怨了一句。

   

保持着耳麦敞开的状态,打开了大楼周围贝尔摩德和安室透安放的装置的屏蔽信号功能,琴酒调到另一个桌面,打开贝尔摩德最近经常在刷的单机游戏,装样子的玩了起来。

   

另一边,一如既往的在街上凭直觉瞎晃的首领望着坐在咖啡屋里的琴酒很感兴趣的歪了下头走了进去,“早安啊,这位小姐,我总觉得我在你那里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呢。”

    

琴酒脸色不变,内心想骂人的打开了游戏音乐当作没听到对面自顾自的坐下来的首领的话。

  

首领歪着头看着专注游戏的琴酒上前摘耳机。

   

琴酒看着突然靠上来抢耳机的人按住自己的耳机抬头看着首领,用今天早上练了一早上的伪声很熟练的骂道,“你谁啊?变态大叔?”

   

“你那里没问题吧…”安室透瞄了眼咖啡厅里的情况问。

   

“没问题,管好你们自己。”琴酒对着头戴式耳机的耳麦回了一句,“大叔,搭讪的话我很忙可以找别人吗?”

   

“小姐你身上带着点淡淡的血腥味我有点担心嘛。”首领握着耳机看着一边回话一边操作着角色的琴酒说。

   

“生理学没学好吗?女生身上有血腥味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提出来的你明显不太正常啊。”琴酒一脸不耐烦的回道。

   

“啊,来例假了吗?那还是不要这么拼的玩游戏了吧。”首领歪着头说,“而且还骨折了,受伤了的话要好好休养啊。”

   

“不劳费心了,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抱歉,我这里遇到了一个变态大叔,你们先打着。”琴酒一脸不悦的回了一句,抬头看着松开手坐会原位的首领冲一边的服务生招了招手,“抱歉,可以把这个大叔带走吗?他骚扰我。”

   

“喂喂,大叔我这是在关心你啊…”首领看着一边的服务生说,“抱歉,我想要坐在这个位置啊,可以想想办法吗?”

   

“欸?抱歉,这位客人,已经有人了啊…可以麻烦你换个座位吗?”服务员看着首领相当为难的说。

   

“不要,我就想坐在这里,要不,这位小姐你换个位置吧?”首领望着琴酒说。

  

“为什么我一个先来的要让你这个什么都没买的后来者啊…把他赶走啊!打扰到我玩游戏了都!”琴酒看着旁边的服务员一脸烦躁的说。

   

“那个...我去喊下经理!”服务员不知所措的回了一句然后跑开了。

  

琴酒看着服务员走开后很得寸进尺的抢电脑的首领合上电脑把东西抱在怀里,“麻烦您,这位变态大叔,赶紧的走开啊,再不走我报警了啊。”

   

“变态大叔什么的还叫上瘾了啊…”首领坐在琴酒的对面用餐具的反面不算轻的敲了下琴酒的脑袋,“那个什么,大叔我总觉得你有点像男孩子啊,我可以确认一下吗?不是的话马上就走哦。”

   

“不可以。”琴酒看着对面的首领望着自己的裙子的眼神压抑着自己打上去的冲动说。

   

“嗯?那可以确认一下眼睛颜色吗?蓝色什么的应该是带了美瞳的吧?或者头发也可以,发根的颜色什么的?”首领望着琴酒说。

   

“抱歉,我天生白发蓝眼睛,混血儿,银色是染的,但本来颜色也差不多,大叔,这种搭讪方法太过时了,而且很变态。”琴酒看着对面的首领回道。

  

“欸?那,眼睛,我可以亲自确认一下吗?”首领望着琴酒说。

   

“不、可、以!怎么可能让一个陌生人摸自己的眼睛啊!”琴酒用很暴躁的语气回答。

  

“女孩子脾气这么差不好哦?反正也穿了裤子,让大叔我掀下裙子有什么关系?或者确认一下左臂也可以哦,有没有伤口什么的?”首领很契而不舍的说。

  

“不要,为什么我要陪你做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啊…”琴酒用压抑着怒气的语气说。

    

“嗯…都不同意的话,我只好来硬的了啊。”首领看着琴酒说。

   

一旁走来的女老板娘按住首领的肩膀,“我说你啊,不要在我的店里闹事啊!”

   

“抱歉抱歉,没办法,我真的是感受到了很熟悉的气息啊。”首领很强硬的笑着回了一句。

   

“啧,那就没办法了,小姑娘你就让他确认一下吧,事后你想怎么揍他都可以。”老板娘很无奈的带着歉意的对琴酒说。

   

“哈?!”琴酒用不敢相信的语气回了一句然后在首领靠过来的时候反手把阿笠博士发明然后被改造加强了电压的装饰品样子的电击器按在他身上,完了很粗暴的把短暂的失去意识的人压在地上把枪塞进他的嘴里,反手对着后面的阳台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炸弹引爆器。

    

“师弟...”首领有点含糊不清的用愉悦的语气回了一句,“找到你了呢。”

评论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