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eventy six

回到了许久没有回来过的工藤宅,琴酒换了一身家居服,很仔细的把被赤井看管着的人绑到不知什么时候建的小密室里,然后带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进了狭窄的房间。

   

“那个...我晚餐的时候叫你?”新一看着琴酒准备关门的样子问。

    

“不用,结束了我会出去的。”琴酒看着很不放心的新一说,“嘛,总之别进来就是了,虽然说我会记得锁门,但是多余的好奇心什么的还是不要有的好。”

   

“更加不安了啊…”新一无奈的看着琴酒,“而且就常理来说,这样只会让人更想进去吧。”

    

“....会吗?我可是很善意的在提醒你啊…”琴酒看着新一回了一句然后关上门上了锁和插销。

   

“有必要这么防着吗?”首领看着琴酒完全不紧张的问。

   

“因为是恋人,所以有些事情绝对不想让他看见不是很正常吗?”琴酒走上前去,细细的检查了一边首领身上的东西和捆绑的器具。

   

“一般人会选择不做吧,而不是告知爱人要做以后让他不要看。”首领歪着头很无奈的说,然后被人连着脑袋一起固定住,“唔啊...有必要这么谨慎吗?”

   

“这种地方不谨慎一点倒霉的不就是我了吗?”琴酒淡淡的回了一句,转身挑选道具。

   

“啊啦,师弟你对自己的承受能力有点信心嘛,”首领有点含糊地说着,“不过,这一副审讯的样子是想知道什么呢?你问了问说不定我就招了呢。”

   

“什么都不想知道,这是在泄愤而已,”琴酒拿着道具用很危险的眼神望着首领。

   

1个小时以后,琴酒深呼一口气,扔下手中的道具,上前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各种捆绑的东西然后向外走去。

  

“欸?这么快就搞定了吗?”新一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琴酒说。

   

“中场休息,这样效果比较好,腿上的伤口好的也比较快。”琴酒喝着怎么泡的奶咖说着。

   

“嘛,亏你还能有自己是个伤病员的自觉啊…”新一小小的感叹了一句然后对着琴酒说,“既然知道的话待会就带给椅子进去吧,还有快点结束。”

   

“嗯,知道。”琴酒回了一句然后有点疑惑的看着突然走过来靠的很近的新一。

   

“把这个男人送回总部就没事了对吧?”新一望着琴酒笑得很灿烂的问。

   

琴酒稍微移开了一下视线,“嘛...还是有点杂事的。”

   

“既然你也说了是杂事那就交给那两个家伙吧,”新一看着琴酒笑着说。

   

琴酒看着明显不怀好意的新一僵持了片刻妥协道:“嘛...那就交给他们吧…不过我下周还有别的工作啊。”

   

“啊,那个,星期四吧,还有6天呢安心,我回去问志保要一点效果很好的药的。”新一一脸别想耍赖啊的表情说着。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那个房间了……”琴酒看着新一的表情找了个借口开溜。

   

“哈...”锁上房门,琴酒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首领。

   

“什么啊?这种一脸成功逃脱的表情,你家恋人干了点什么吗?”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的首领看着琴酒嘲讽。

   

琴酒看着眼前的罪魁祸首随手拿了个道具走上前去,“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害我受伤啊?!”

  

“喂喂喂...一开始下手就这么重啊,而且说到受伤的话,我伤的也不轻啊?”首领看着琴酒的手勉强很镇定的说,“而且,既然担心你受伤你家恋人也不可能做点什么会伤到你的事吧…啊啊,难道说是那个方面吗?”

   

看着眼神很危险的琴酒,首领很嘴贱的说,“s、e、x的那个、啊——”

   

给忘记拿东西的赤井送东西的新一和赤井同时愣了一下,听着突然想起又突然停住的惨叫声面色复杂。

   

“...没问题吗?”赤井望着新一。

   

“啊,大概吧...还是第一次发出这种声音来着的”新一面色复杂的在心里小小的对首领内疚了一下,好像牵连到别人了啊,虽然说本来就是他害琴酒受伤的就是了。

   

另一边,之前一直面色平静的首领看着暴力的打断了他的惨叫完了一脸不爽的拿着毛巾什么的打算堵嘴的琴酒有点不淡定的说道:“等下师弟!开个玩笑而已嘛,别这么认真嘛,那个,会死人的啊…真的真的会死人的啊?!有药也会痛死的啊!”

   

“安心,我有数。”琴酒很冷漠的说着。

  

“等下啊你!工藤救—”首领看着相当不悦的捏着他的喉咙压住声带的琴酒把最后的一点希望寄托在了新一身上。

   

因为有点担心而走上来的新一犹豫了一下,敲了下唯一不是隔音材质的房门,“那个,阵!稍微下手轻一点啊!”

   

“拜托能让那家伙惨叫是稍微下手轻一点的问题吗?!”跟上来的赤井很不放心的说,“竟然还锁了门。”

   

“不准进来啊…”琴酒听着赤井的声音很不悦的说。

   

“自己开门或者让我撞开。”赤井很强硬的说。

   

“啧,”琴酒不爽的看了一脸得救了的表情的首领走到门口打开门,“我都说了我有数了啊!”

   

新一看着身上干干净净但手上沾满血迹拿着凶器的琴酒很自觉的捂眼睛:“安心,我没有看。”

   

“晚了吧你...”琴酒看了眼新一的表情说,“唉…你回房间去吧,有赤井在你安心。”

   

“你这家伙...完全是在虐待俘虏啊,严重虐待。”赤井看了眼里面的状况,“嘛,新一你去忙吧,我晚点再走。”

   

“嘛,好吧…其实我不在意的啦,阵...”新一看着准备关门的两人说。

   

“你给我在意一下好吗?!”赤井骂了一句然后甩上房门。

   

两个小时以后,琴酒不耐烦的无视身边的喋喋不休的赤井走了出来。

   

“你这家伙啊…新一我先走了,你别让他随便进去泄愤。”赤井很无奈的拿着东西匆匆离开。

   

“阵你也稍微注意一下嘛,搞得好像那个房间是刑房一样,清理起来很麻烦的啊,还有,不要随便迁怒别人啊…”新一看着在清洗双手的琴酒说。

   

“还不是因为那家伙这么嘴贱,完全没有在意的话我也只好下手重一点了。”琴酒看着桌上的餐点一脸没有胃口,“又是外卖啊…行吧,也不意外啦。”

   

“别抱怨了啊,这家味道还不错的啊。”新一回了一句。

评论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