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圈养 番外 惩罚 一

虽然没写的很露骨但还是有点非成年勿视的感觉的,所以纯洁的小天使们自觉的跳过这个吧。


——————————————————————————

 

带着被狠狠的折腾了一番的首领回到了组织的总部,把人交给了boss以后,琴酒就被一脸体贴的boss赶回了工藤宅。

   

看着眼前明显是和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和boss打过招呼了的新一,琴酒顶着新一不怀好意的眼神跟着他走进了卧室。

   

“真是给我送福利啊你,愿赌服输,你会乖乖让我折腾的吧。”新一看着坐在床边的琴酒说。

   

“三次...”琴酒看着房间里多出来的一推东西有点不安的提醒了一下新一。

   

“当然,我会守信的,”新一拿着前几天买的红绳看着琴酒,“来吧,第一次,把刀子和枪什么的械了。”

   

“...为什么身为受伤的被害者还要被你做这种事啊。”琴酒卸下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新一说。

  

“约好了的吧,而且,”新一凑上前一边解衣服一边说,“那个时候有感觉到危险的吧?”

  

“嘛...”琴酒有点心虚的任由新一很仔细的绑住他的双手。

   

“因为任务比较重要,还是说觉得自己绝对处理的了…”新一相当不悦的看着琴酒说。

   

“结果也没受什么大伤啊…”琴酒叹了口气说,“有必要这么严肃吗?”

   

“啊啊,就是因为这种态度才要好好惩罚一下啊,虽然是很光滑的绳子我也没绑的太紧,但还是记得别挣扎的太厉害啊,受伤的话我会下手更重的哦。”新一看着眼前让人有点心痒的琴酒说。

   

“啊…那种事情,不是取决于你的吗?”

   

“嘛...虽然我下手不会很轻,但是你要好好忍住啊,”新一拿起旁边的一个小瓶子对琴酒说,“忍得住的吧,琴酒?”

   

“别在这种时候突然叫代号啊…这个,里面不会加了那种东西吧?”琴酒看着眼前看着就是私人制造的润滑液说。

   

“是哦,真聪明。”新一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说着,“张开一点,我可不想连这里都绑住。”

   

“还不如绑住呢…”琴酒偏过头很无奈的配合。

   

“欸?真是过分...”新一掏出前段时间买的道具,“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被束缚住的感觉呢?”

   

“啧...自己保持这种姿势明显更加让人为难啊。”琴酒看着旁边说。

   

“是吗?我说你,好好地看着我的动作啊,这可是惩罚啊,不好好的记住我不就白做了吗?”新一扶着琴酒的大腿将涂满了瓶子里的液体的道具送了进去。

   

“唔...你从哪里学来的这种事情啊?!”琴酒抑制住自己本能的想要合腿的冲动望着专注的新一。

   

“基本操作而已啊,太久没做了一下子用这种东西果然有点艰难啊。”新一戳了下琴酒有点紧绷的身体说,“嘛,不过用了那个药的话很快就会放松下来了,安心。”

   

完全不安心好吗?!琴酒感受着下面有点发热、顺带着感觉异常清晰的部位抿着嘴在内心吐槽。

   

“呐,阵,你猜现在监控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继续使用着各种道具新一恶作剧似的问。

   

“...关着的。”琴酒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因为药物和新一的视线本能的加快的呼吸回答。

   

“答对了啊...但是这么肯定可真是让人不悦啊。”新一一副恶作剧失败的眼神打开了手边的一堆开关看着琴酒瞬间绷紧的身体轻轻的按住琴酒的大腿,“好好地张开啊阵。”

   

“...你这家伙、唔—是...抖s吗?一脸...愉悦和、兴奋的...表情。”琴酒努力适应着变化看着表情有点变态的新一说。

   

“哈?才没有吧,这种程度哪里s了,完全不痛啊,不是吗?”新一回答,“而且,早就说了嘛,这也算是惹我生气的一点补偿啊。”

   

“还不如痛一点呢…啊—”被小小的电了一下的琴酒望着新一一脸突然干什么啊的表情。

   

“习惯受伤习惯疼痛什么的给我改掉啊你!”新一调高遥控器的档位说,“啊,当然,这种事情也不准习惯啊。”

   

“习惯又不是喜欢,有、唔—别、一下子、开大啊你!...唔,而且,没有你的话,我本来、也不会习惯这种事情啊…”琴酒看着新一的眼神很勉强的保持着现在的姿势抓着绳子没有试着挣开。

   

“反正不准习惯这种事情啦!”新一看着琴酒有点颤抖的身体调低了遥控器,“不过,还真是能忍啊,到现在尽然还坚持得住,明明这里都已经这样了,药效很不错啊。”

   

琴酒看着新一一脸怒意,“不是、你让我...绝对、要忍住的吗?!”

   

“嗯?嘛,说是说了但我也没想到你可以忍这么久嘛…等等等!抱歉啦!”躲过琴酒毫不犹豫的踹上来的一脚,新一解开绳子把人放到旁边的沙发上。

   

“还OK吗?”看着完全放松下来躺在沙发上呼吸有点急促的琴酒。

   

“真的,担心的话,就给我、全部...拿掉啊!或者至少、关掉啊…”琴酒看着新一皱着眉说。

   

“啊啦...抱歉呢,这个恐怕不行哦,在坚持一个小时就好了哟~”新一望着琴酒说着然后被一把糊到了地上。

   

“小鬼,你...唔啊...别太过分...啊!”琴酒望着新一说。

   

“有什么关系,这不是还很有力气吗?”新一看着琴酒有点报复性的说着,然后就听到了楼下的门铃声,“谁啊...这种时候,阵,乖乖的等我回来,绝对不准拿出来!我看得出来的,你知道的。”

   

琴酒看着匆匆跑出去,完全不听他讲话的新一躺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那个小鬼...认真的吗?!这要多久才能回来啊?!啧...睡一觉就好,睡着就OK了……完全做不到啊!混蛋小鬼…啧,好想要....

   

另一边,被一个很大牌的委托人的管家在下面拉着拜托了半天的新一话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服了那个管家下次再来谈的新一很绝望的关上门,“真是的,难缠死了,偏偏还不好一口回绝...糟了啊,这都40分钟了,这个管家绝对脑子有问题啊。”

   

匆匆赶上楼去的新一看着缩在沙发上,整个人皮肤泛着红色的琴酒把各种东西都关了取下来很心虚的问:“那个...没事吧…真的真的对不起!我没想到那家伙会这么难缠...”

   

眼睛生理性的泛着水色的琴酒喘着气看着呆住的新一,“要做...”

   

新一咽了口口水应了下来,完了...做过头了啊,不知道答应他减一次惩罚能不能让他消气啊……

   

“新一…”琴酒用有点沙哑的嗓子小小的催促了一下。

  

新一把人抱起来放到床上很视死如归的想着,嘛,有什么事明天再想也来得及啊。

评论
热度 ( 5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