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今天超级勤奋的,求夸奖


———————————————————


chapter eighty

回去被新一念了一晚上的琴酒在第二天中午收到了赤井的信息,‘他们同意了,用的是你表面上的身份,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了,接下来你的事情就归我们管了,证件我待会给你送过去,关于你之前给的情报,有更详细的内容吧。’

   

“新一,待会赤井过来送我名义上的FBI的警官证。”琴酒冲着在楼下和客户谈话的新一喊了一句。

   

“....”新一有点懵的看着琴酒和委托人说了一句抱歉然后跑到了琴酒的身边,“什么情况,你又干嘛了?”

    

琴酒简单的说了一下昨天的事,然后就听见新一很不淡定的回话:“这种事情,你不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吗?!真是的…算了,也算是好事,FBI现在警官证给的这么随意的吗?”

   

“大概是因为现在手上的案子很棘手急需我的情报吧,而且又没有什么坏处。”琴酒回了一句,“希望可以快点弄到持枪证啊,我可是用这个身份接了个委托啊,早知道就不带你去了啊,那样的话找贝尔摩德弄个伪装就可以想干嘛干嘛了。”

   

“别啊你,给我稍微遵纪守法一点嘛…”新一叹了口气说,“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过枪还是很值得表扬的。”

   

“没事干嘛要做那种事情,你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吗?”琴酒很理所当然的说,“以前我也没有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习惯啊。”

  

“嗯,但以前和你还是对手的时候我觉得你们做的可是相当的张扬啊,虽然说现在也是...”新一默默的驳回了自己的话。

   

“我以前表面的身份也是维护的很完美的啊,虽然不怎么用,只是觉得做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持枪的身份也还不错。”琴酒回了一句然后把新一赶到楼下去接待客人去了,“赤井来了让他来房间就好。”

   

琴酒看了一眼之前震动了一下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安室透发来的信息,‘听说你以技术人员的名义加入FBI了,怎么不来警方呢。’

   

‘那么想要利用我吗?有需要帮助的事情欢迎来找我啊,明码标价,至于给的信息是不是真的就不确定了,不过你的话应该猜得到吧。’琴酒回了一条短信然后看着安室透回复的笑脸打算收起手机然后就收到了贝尔摩德发来的消息。

   

‘你加入FBI了?boss同意了?他这是打算干什么啊…’

   

‘当然是他同意的,或者说就是他建议我加入的,谁知道呢,反正也没有害处。’琴酒回了一条信息看着对面沉默下来的贝尔摩德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大概半小时后赤井推开了电脑房的门,扫了眼窝在满是器械的电脑房里的琴酒,赤井小小的感慨了一句,“这里还真是被你改造的有够彻底的啊…你的证件,持枪证暂时没有。”

   

“没关系,猜到了,那么,我该给你们提供一些进一步的信息了,如果这样还解决不了的话就用持枪证来找我换最绝密的,以你们的信息网绝对得不到的信息吧,如果只是打算找我查东西的话欢迎,记得准备奖金就可以。”琴酒并不意外的接过证件扫了一眼说。

   

赤井挑了下眉,“后面的事情麻烦你和我走一趟吧,负责这个的人想要亲自和你谈。”

   

“反正他也不在日本到那里也是在网上谈,我可以直接连线他。”琴酒头也不回的说。

   

“你这家伙,又私自调查FBI的事啊…”赤井不爽的说了一句,“必须去,我们这里的负责人也想亲自见你一面,另外,还有一个以后可能会和你一起行动的人—”

   

“不需要,我只是挂名做个技术人员而已,而且伏特加就要回来了,有事我找他就好,不需要搭档这种东西。”琴酒很果断的打断了赤井。

   

“伏特加又不是FBI的人...而且这次是和你搭档的那个家伙有点问题,估计上面也是实在受不了了…太乱来了啊,嘛,反正你去了就知道了,赶紧的。”赤井叹了口气回到,“都加入FBI了好歹给我去露个脸啊你。”

   

“啧,麻烦...有需要的时候自然就会认识了啊,走吧。”琴酒抱怨了一下关了电脑带上笔记本向外走去。

   

“喂,别给我带什么危险物品啊你。”赤井看着准备出门的东西的琴酒说,“每次出去都带这么多东西你是被害妄想症吗?”

   

“开什么玩笑...这世界上多的是想要弄死我的人啊,哪怕只是可能是‘我’而已。”琴酒回了一句然后把赤井赶了出去,“抱歉,换衣服。”

   

“你,完全就是不想让我看到你带了什么吧…”赤井隔着门说。

  

“安心,今天没带炸弹。”琴酒回了一句然后在一分钟后打开了门。

   

“虽然稍微有点不一样但还是黑色大衣啊。”赤井看着琴酒说,“不能换一件看着像正常高中生一点的吗?”

   

“方便藏东西啊…好吧好吧,那你就别挡路了,我回房间找找看。”琴酒一脸麻烦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几分钟后,赤井看着还了一套暖色休闲装的琴酒说,“这套就不错啊,看着也没有那么有压迫感了,不过,你是把危险物品改放包里了吗…”

   

“真是和新一一样的品味啊,不算危险物品吧,走吧,新一,我出去一下,嗯?你也要出去吗?”琴酒看着正好向上走来的新一说。

   

“嗯,去完成一下委托,应该今天就可以搞定了,晚上大概会回来吃饭,你呢?”新一看着琴酒说。

   

“去解决一点杂事而已,应该会蛮早回来的。”琴酒回了一句然后被新一揽着脖子亲了一下。

  

“那你先去吧,路上小心。”新一看着琴酒说了一句然后向楼上跑去。

   

“你们两个...”赤井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催促道,“赶紧走吧。”

   

FBI的会议室里,这段时间正好在日本的詹姆斯看着走进来的琴酒笑了一下,“先来解决最重要的事吧,你答应的进一步的情报。”

   

琴酒看了眼会议室另一边某个被捂着嘴警告不要捣乱的人,冲詹姆斯点了下头然后坐在椅子上看着笔记本上负责人的身影打开电脑。

   

“把邮箱给我,我把信息发给你然后有问题就问。”琴酒操作着电脑把信息整合了一下发了过去,赤井逞着负责人和下面的人在阅读资料的时候大概叙述了一下琴酒的条件。

   

负责人皱着眉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下了几个指令才重新会到谈话中,“感谢,很有帮助,但还不够,那群家伙随时都可能做出威胁人性命的事所以可以把你说的那个消息先给我们吗?持枪证我们会帮忙办的但不可能这么快下来。”

   

赤井皱着眉说,“你理解你那里想要保护大家的心态,但是把持枪证给这家伙真的好吗?”

   

“我相信你可以管住他,而且这里实在是耽误不起—”

   

琴酒打断了负责人的话,“抱歉,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在持枪证到手之前我不可能给你那条消息,这是上面的命令,如果打算麻烦我查什么消息的话欢迎,但这个消息就算是我现在也不知道。”

   

“...我可以直接和他联系吗?”负责人很焦躁的说。

   

“你在开玩笑吗?”琴酒面无表情的回话。

   

“...拜托,”负责人说道。

   

“...我可以帮你查查看黑道的消息,但—”琴酒听着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脸色不好的说了一句,“什么时候...”琴酒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安心小琴酒,不是在你那里装的窃听器,直接在这个会议室装的,这可比在你身上装容易多了,负责人先生,来吧,开条件吧,开个让我心动的条件我就把信息给你。”

   

“boss...”琴技很无奈的抱怨了一下,“太乱来了。”

   

赤井坐在琴酒旁边听着那里的两人的交谈低声说:“你可是完美的继承了这一点啊。”

   

琴酒皱了下眉不回答。

    

负责人听着那里在兜圈子的某人很急躁的说:“可以直接告诉我条件吗?我这里实在是拖不起。”

   

“嗯,好吧,那么,把我的小琴酒,贝尔摩德和伏特加在你们那里所有的犯罪记录一笔购销,很合算不是吗?本来你们也没找到什么信息和证据。”boss回道。

   

“开什么玩笑?!没什么证据不代表他们没做。”赤井反应很激烈的说。

   

“boss,不需要,我现在的身份本来就是完美的,贝尔摩德和伏特加在明面上的身份也都很安全…”琴酒不能理解的说。

   

“这样才保险不是吗?真是的,琴酒,不要拒绝我难得的父爱泛滥啊。”boss的声音响了起来。

   

琴酒叹了口气掏出另一只手机给贝尔摩德发了信息过去。

   

“什么啊…他打算干什么啊,这种事...”贝尔摩德快速的回了短信,“真是的,自从知道药完成了以后就一直在谋算着什么的感觉呢,嘛,反正对我们是好事啦。”

   

“这种突然开始保护我们的感觉…怎么说呢,最近太过放纵我们了,反而有点不安啊。”琴酒回了条信息过去。

   

“别这么说啊,父爱泛滥什么的多好,而且前段时间的那个任务可是完美完成啊。”贝尔摩德安慰自己的说。

   

“...boss他像是有父爱这种东西的存在吗?组织什么时候有过这种人情味了。”琴酒回了一条信息然后就听见boss冷冷的喊了自己的名字,“抱歉。”什么时候装的监控啊…

   

boss叹了口气,“人老了就是会比较心软啊,更何况你和贝尔摩德可是唯二活着的两个我教大的孩子了啊…不过,你最近有点越来越放肆了啊,我看到那个童话镇的视频了,这个星期把另外三个通关了,还有上次自己抢的任务,持枪证下来就给我去做掉。”

   

“...是。”琴酒应了下来开始思考要拖谁下水。

   

负责人那里沉默了一下应了下来,“可以,反正说到底其实我们也根本没什么可以定罪的东西,不过接下来搜到的新证据的话还是做数的,可以吗?詹姆斯。”

   

詹姆斯应了一声,“可以,反正现在也没什么能抓他们定罪的证据,要是有早就动手了,何况工藤现在也...”

   

赤井不爽的啧了一声听着在得到答复以后挂掉的电话和琴酒这里响起的邮件提示音。

   

琴酒把邮件的内容发给了负责人然后看着那里断掉的画面关上了电脑。

   

“好了,赤井,我们的目标是整个组织,何必纠结于几个人,更何况你最近和他们不也混的蛮熟的吗?就交给你看惯了。”詹姆斯回了一句,“那么,黑泽阵,我来介绍一下接下来会和你一起行动的搭档。”

   

“技术人员不需要搭档吧,我只要负责给你们提供信息就好了。”琴酒有点嫌弃的回答。

   

“别这么说啊,你的能力我们需要的时候还是想要借用一下的,另外这个家伙也没法和别人组队或者单独行动,所以以后就当作你的保镖的必要时的助手吧,至于平时的话,他会跟着安德雷的,不过有任务的时候就麻烦你看惯一下他了。”詹姆斯示意安德雷把人带过来。

   

琴酒嗤笑一声,“是麻烦我看管他还是方便赤井和朱蒂同时看管我们呢。”

   

“都有,”詹姆斯很淡定的回复然后示意安德雷松开在琴酒来了以后一直很骚动的人。

   

“午安,好久不见了啊,现在的名字是黑泽阵吗?还是琴酒?尽然加入了FBI啊,刚刚那个说话的人就是当年买走你的人吗?好棒啊,可以碰到这种老板,还有机会加入FBI,生活在阳光下啊,以前想都不敢想啊。”小个子的男子说着,“话说,我怎么觉得你看着这么年轻啊。”

   

“你不也是吗?娃娃脸,都30几了还这样说话啊…一副混的很惨的样子啊,买走你的大叔呢。”琴酒俯视着男子说。

   

“不要加我娃娃脸嘛,被我杀掉了,因为忍不下去了啊,然后就被FBI捡回来了,真好啊,明明你也有这种特殊的发色和脸,真不公平啊…”娃娃脸看着琴酒说着话然后突然有点失控的袭了上来。

   

琴酒干脆的把人放倒在地用刀子压住他的脖子,“真弱,你不是最擅长暗杀了吗?”

   

“暗杀什么的也是要武器的嘛,抱歉抱歉失控了一下,我现在精神状况还不是很稳定,”娃娃脸的男生说,“真好啊,明明都是从那种地方被买走的,结果现在混的这么好的感觉啊,你的老板真的有在训练你啊,明明以前完全不擅长用刀子的。”

   

“是吗?只是你太弱了而已吧,我现在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擅长格斗啊,”琴酒坐回椅子上俯视着娃娃脸的男子,“不满的话早点换个东家不就好了。”

   

“哈,那个变态可是死死的限制着我不让我走啊,所以只好干掉了嘛,不过可以因此来到FBI我很开心哦。”娃娃脸的男子坐在地上说。

   

“你尽然也是从那里被买走的啊…那上次那个意大利黑手党也是吗?”赤井看着琴酒说。

   

“是啊,你竟然知道那个家伙的事啊…”琴酒望了赤井一眼,“不过大家现在貌似都算混的还可以,所以不要露出那种表情。”

   

“这样吗?当年把他捡回来的时候听说可是惨的要死啊,真可怜。”朱蒂回了一句,“那就好。”

   

“都是罪犯混的好有什么好的,虽然像他这样也是有点惨。”赤井回了一句,“既然认识那就更好了,这家伙就交给你了。”

   

“开什么玩笑,我和他可是完全合不来啊…当年就合不来现在看来更合不来了。”琴酒看着坐在对面的娃娃脸说。

   

“哎,当年要不是有我,那家伙可能就买你了哦。”娃娃脸突然换了一副表情很恶意的说。

   

“不,你想多了,我早就被boss内定了,你们怎么会打算让这家伙做FBI,这种状态没问题吗?”琴酒很不能理解的望着赤井。

   

“又不是我的决定,这家伙不发病的时候还是很有用的,毕竟思考方式和我们不一样,而且总比把他关在监狱或者精神病院好。”赤井回了一句。

   

“啊是吗?”琴酒无所谓的回了一句,“反正我也不能拒绝那就这样吧,早点把持枪证给我,说起来,为了以后的合作,陪我去过一下童话镇吧。”

   

“哈?才不要。”赤井果断的拒绝了琴酒。

   

“等下,关于这家伙的住处,为了让你们磨合的—”

   

琴酒打断了詹姆斯的话,“我,绝对,不会允许这个家伙走进新一家的。”

   

“额...那可以麻烦你最近常来这里吗?”詹姆斯有点头疼的说。

   

“把他扔琴酒学校去不就好了,说起来你好久没上学了吧,还没放暑假呢吧。”赤井看着琴酒说。

   

“...你陪我过完童话镇我去学校的时候就带上他。”琴酒沉默了一下说。

   

“那就这么定了,那个视频我看了,其实我推荐朱蒂你们也去过一下童话镇。”詹姆斯下了决定,“幸苦你了,赤井,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接过我还得负责送你回去啊,”赤井抱怨了一下向外走去。

   

“既然这样的话,顺便送我们回去吧,就不麻烦朱蒂了。”安德雷拉起娃娃脸的男子说,“走了,D。不过,还真是令人惊讶啊,其实D他平时对大多数人都处于完全没兴趣或者不肯靠近的状态,对你的反应相当特殊啊。”

   

“格外的合不来是吗?这种特殊有什么意义吗,虽然说我对这家伙也没什么好感。”琴酒自觉的坐上副驾驶然后就收到了赤井的赶紧坐到后面去的眼神,“我才不想和这家伙在这里打起来好吗…”

   

“...好吧,让他稍微适应一下,好歹也是未来的搭档啊,”赤井看了眼琴酒来了以后精神状态格外不稳定的D无奈的妥协道。

评论 ( 2 )
热度 ( 5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