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eighty two -2-

跟着突然来了兴致说要体验普通人的生活的琴酒来到了公园的一角,就看见那里被挡板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新一跟着琴酒走向了一旁的工作人员那里。

   

“我们来面试群众演员。”琴酒俯视着小只的工作人员说。

  

“啊,好,名字是?”工作人员看着样貌出色的两人愣了一下问。

    

琴酒随便报了两个名字,然后并不意外的听到工作人员很认真的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这个名字,看着一脸抱歉但有点怀疑的望着自己的工作人员,琴酒打开手机,给工作看了伪造的报名资料然后不出意外的成功让工作人员一脸抱歉的把两人放了进去。

   

新一捂着脸和琴酒走了进去深切的希望不要有人认出自己来,然后就在走向一堆面试的人的路上遇到了正在用自己的一个演员身份工作的贝尔摩德。

   

三人互相有点震惊的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默契的各自往前走。

   

“这家伙最近不是在忙别的工作吗?”琴酒拉着新一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有点不解的问。

   

“别吧,要是真的是在忙别的工作还被我遇到了我是当作看见还是看见呢?”新一叹了口气说,“为什么感觉去哪里都能看到她啊…”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吧?!”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贝尔摩德和一起的面试官打了个招呼走了过来,用英语说,“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就算用英语的话大多数人也还是听的懂的吧?”琴酒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看着相当风情万种的回了一句,“来面试啊,不是都坐在这里了吗?”

   

“所以说,你们两个为什么会来面试啊?!这里是群众演员面试啊,你们真的没走错地方吗?”贝尔摩德望着两人勉强维持着脸上的表情压着声音用英语回了一句。

   

“...因为无聊嘛,阵说他想体验一下各种普通人的面试是什么样子的...”新一捂着脸用越来越小的声音回答,“没打算通过来着的,通过了也不会演的。”

   

贝尔摩德一脸震惊的望着琴酒,“你最近这么闲的吗?!这么闲倒是帮忙接点任务啊…我最近可是忙到连同人漫画都断更了啊。”

   

新一一脸有空画那个你也蛮闲的眼神望了眼贝尔摩德,然后就听见旁边的琴酒用相当轻的声音说:“只是打发时间加放松而已,反正就在家旁边,对了,我明天要去黑市,有什么要带的可以发消息告诉我,你可以回去了吧,好奇心也满足了,他们都看着呢…”

   

贝尔摩德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我和他们说下让你们先面试吧,面试完赶紧的回去。”

   

“嗯…这算是走后门吗?”新一看着和面试组交涉的贝尔摩德说,“不过,怎么说,感觉她还蛮习惯你这种想一出是一出的行为的啊。”

   

“都这样,因为组织的话不出任务的时候除了训练就没什么可做的了,很无聊。”琴酒回了一句然后看着贝尔摩德冲他们招了招手。

   

两人走上前去按流程面试了一遍,大概来说也就是简单的试了下戏而已。

   

女导演看着两人面试完就准备撤的样子说,“还不错啊,要来演演看吗?可以给你们两个戏份不多但很有趣的配角哦,你们两个演的很有特色啊,正好有类似的角色。”

   

“不了,下周开始要上学了,现在是因为旷课才有空的。”琴酒很礼貌的拒绝了导演的邀请然后和贝尔摩德对视了一眼。

   

“少年,不要把旷课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啊,捣完乱就快走吧。”贝尔摩德叹了口气赶人,“我还有正事要忙呢。”

   

琴酒很懂的拉着新一走向了下一个面试的地方。

    

“xxx公司的销售员吗?地点还蛮近的啊,我怎么听都没听过这个公司。”新一开着新的面试地址说。

   

“嗯,新开的公司,今天是第一天招人。”琴酒应了一声,“这是唯一一家没有什么条件就可以面试的公司呢。”

   

“喂喂,没有什么条件反而比较不安啊…是买什么的公司啊?”新一回道。

   

“嗯…不知道,完全没有这方面的信息呢,面试还有半个小时开始,貌似是所有人一起进去的集体面试啊。”琴酒看着公司面板说。

   

“你找的什么鬼地方啊…”新一略感不安的说。

   

上来就对门卫甩了一句是来面试的但是忘带简历了的琴酒,新一很震惊的望着两个一脸懵但还是把人给放了进去的门卫:“这种情况还让我们进来这家公司绝对有问题吧!”

   

琴酒看着两个门卫有点凶狠的望着新一的眼神捂住了他的嘴把人拉了进去,“不要再人家面前这么说啊…去厕所通知下警察吧,先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然后看看他们打算干嘛。”

   

“好吧,”新一跟着琴酒去了厕所间,“原来我家附近每天都在发生这么多厉害的事情嘛,比如刚刚那个和现在这个。”

   

“有人,发短信。”琴酒靠在新一耳边轻声说。

   

新一应了一声撩了一下琴酒垂下来的头发,看着近在咫尺的琴酒上前碰了一下琴酒的脸颊,然后在同一个厕所走出来洗手的某人诡异的眼神下淡定的发了短信,在收到回复以后走了出去。

   

在会议室里等了一会,负责人走了进来,对着在场的人表明了自己不怀好意之后做出了我对你们的身份了若指掌,所以乖乖听话的威胁。

   

“他们...感觉不像是犯罪分子呢,虽然装的蛮像的。”琴酒看着下面舞台上的人说。

  

“嗯,确实,感觉像是在做心理实验或者测试吧…可是怎么会有人特意包一层楼下来做这种事情呢…”新一望着前方的人们陷入沉思。

    

“也有可能这只是面试的一部分?”琴酒随口提出一个假设说。

   

“嗯…一般来说不会有公司做这种可能引起恐慌的面试啊?”新一没有完全否认这个可能性。

   

琴酒看着旁边装作被吓到了实际上在专心听自己和新一讲话的男子说,“我觉得这种事情打一架就知道了不是吗?”

   

新一望了一眼琴酒看着的方向说,“嗯,但是那样的话万一是正经面试的话我们可就捣大乱了啊…”

   

“有什么关系,嗯?”还没等琴酒试探完,一伙人就冲了进来。

  

“听说你们打算找我们家少主夫人的麻烦啊!”带头的光头一脸凶狠的说。

   

“谁是你们少主夫人啊,给我滚回去!在跟踪我我报警了啊!”一个坐在第一排本来一脸担心的妹子站起来相当凶狠对那群人喊了一句然后笑着对几个工作人员说,“这群家伙才不是你们这种人啊,是吧?我猜你们应该是专门研究心理学的吧,引导技术相当高超呢。”

   

“已、已经被认出来了啊…”之前一直一脸反派表情的男子有点不知所措的说。

   

“一点都不担心啊,恐怕这场面试要面试的职业不简单呢,”琴酒自语了一句皱着眉看着带头冲进来的光头男子然后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不是悬赏挂的很高的那个黑道吗?新一,喊警察。”

   

“欸?但是信号不是被屏蔽了吗?在进这个房间以后。”新一有点懵的说。

   

“我的手机可以打电话,我去处理一下他。”琴酒把手机扔给新一默默的靠近门口的地方。

   

新一相当无奈的小声打了电话给目暮警官然后在得知佐藤刚好在附近以后松了口气蹭了过去,“这家伙干过什么大事吗?”

   

“与其说是大事不如说是蠢事吧,引起了骚动和恐慌,被警察追查结果还没拿到什么好东西…”琴酒把手枪从包里藏到身上,靠在一处视觉死角说。

  

“一拿到持枪证就放飞自我小心被赤井没收啊你。”新一小小的警告了一下,“不准开枪哦,欸,这种时候果然还是有日本警官证比较好啊。”

   

“以警察的身份抓的话不就没有赏金了吗?”琴酒随口回了一句,然后在男子有点尴尬的打算撤退的时候冲了上去对了几招然后把人放倒在地,

   

新一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琴酒然后掏出琴酒之前递给他的电击器走上前去和剩下几人对峙,“这个时候出去你打算单挑他们吗?”

   

“不是还有你吗?”琴酒看着新一熟练的用电击器解决一个个上前攻击的人说,“做的还不错嘛。”

   

“喂喂,阵你的电击器到底是多少伏的啊,怎么感觉一电就倒啊…”新一看着倒地的一群人和周围愣住的面试者相当无奈的说:“接下来就只能等警察来了…跑掉了几个人啊。”

   

“要是等警察来了就不剩几个人了,没事,还有这条大鱼,偶尔出来小赚一笔也不错呢。”琴酒心情不错的用力反扭着不断挣扎的男子的双手让他发出一声闷哼。

   

“哪怕是罪犯也不要欺负人家啊,”新一回望琴酒说。

评论 ( 1 )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