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eighty six -2-

等贝尔摩德载上伏特加开车来到大楼楼下的时候琴酒也差不多结束了手上的工作,果断的把扫尾工作和最后一点活甩给了他们,琴酒拿上自己的证件下了楼。

   

因为事先打了电话而被允许进入停车辆的两人心情很愉悦的向琴酒招了下手。

  

“琴酒!我忙了整整三个星期,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今天超 happy!晚上要去喝酒吗?话说,你这是受伤了吗?”贝尔摩德靠在车上拎着点心和一堆桌游电游说。

  

“大哥,哪个混蛋,竟然敢!”伏特加看着琴酒出门前还没有的伤口一脸想杀人的表情问。

   

“小伤而已,同班同学,我会自己处理的,走吧。”琴酒安抚了一下伏特加带着两人向电梯走去。

  

“话说你今天不是应该去学校吗?就算受伤了也是回家吧。”贝尔摩德望着琴酒的背影问出了这个纠结了他一路的问题。

  

“工作。”琴酒很简单的回了一句。

  

“哈?工作,最近组织不是...等下,FBI的工作吗?!”贝尔摩德很快反应了过来转身就要走然后被琴酒一把勾住脖子。

   

“大哥你的伤口啊!贝尔摩德!”伏特加慌了一下看着琴酒有点剧烈的动作说。

  

“好了,不要这么慌啊,不会出事的。”琴酒把手揽在贝尔摩德的肩上说。

   

“知道了…松开吧。”贝尔摩德推开隐隐能从他身上闻到点血味的琴酒叹了口气视死如归的看着琴酒刷了工作证把人带了上去。

  

两人跟着琴酒来到了刚才待得休息室,伏特加看着在场的几人相当认真的说了一句谢谢并请继续照顾好琴酒。

  

看着完全不顾虑对面FBI身份的伏特加,贝尔摩德觉得自己不能输,对着四人打了一个相当有女性魅力的招呼,然后就看到对面3男1女只有朱蒂一个人被撩到了,啧,注孤身的三个男人。

   

D看着重新坐下的琴酒凑了上去闻了闻琴酒的脖子然后一脸怒气的说:“我才没看到你几分钟你就把伤口给弄裂了啊!”

  

“大哥,是我没照顾好你啊。”伏特加相当自责的说。

   

“小伤而已…不用管他就可以了,你们轻一点。”琴酒一脸麻烦的回了一句然后被D一把抱起来走向医务室,“喂!只是划了一道而已啊…你们两个。”

   

在坐的贝尔摩德和赤井表情复杂的看着离开的三人,这种小伤不至于吧…等到琴酒被完美的重新包扎完上了药放回来的时候,几人已经聊起来了,

   

琴酒相当随意的坐在地上捞过贝尔摩德买的点心拆开,看着一左一右坐下来的两人相当无奈的说:“麻烦你们两个不要这么在意了,至少不要贴上来好吗?我会注意的,超热啊…”

  

伏特加很听话的望后坐了一点盯着琴酒拆开的点心。

   

“琴酒你也太自觉了一点吧!”正和朱蒂聊的很欢的贝尔摩德看着琴酒的动作说,“不准吃我最喜欢的那个啊,不然以后不买了。”

   

“这不是那家超级贵而且还限量的店吗?!我还一次都没吃过呢。”朱蒂看着盒子的包装说着然后被贝尔摩德一把抱住。

   

“不愧是朱蒂,真有眼光,我一大早刚做完任务就赶过去买了庆祝的。”贝尔摩德非常自豪的说,“第一个买到的哦,琴酒把那个每天限量一个的给朱蒂尝尝。”

   

“...好吧。”本来已经打算下手的琴酒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个让了出来。

  

“大哥我改天再给你去买一份。”伏特加拿起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安慰琴酒。

   

“啊,谢谢,真是精致啊…超好吃,不愧是那家店啊,这种味道。”朱蒂咬了一口感叹。

   

“是吧,这是琴酒最喜欢的一个。”贝尔摩德补了一句。

  

“....!对不起!”朱蒂看着拿起另一个的琴酒说。

   

“没事,就当给那家店做宣传了。”琴酒咬了一口手上的糕点看着屏幕上扫尾的几人说。

   

赤井挑了几个分给安德雷和D,然后自己拿了一个啃,“结束了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人都抓到了只是扫尾而已啊,嗯…大概。”琴酒望着屏幕上的几人说,“你们的人都不知道什么是安全装置的吗?”

   

接上了安德雷的对讲器,琴酒冲着哪里的几人说道:“前面那个房间有安全装置,触发的话信息会被损坏,你们自己努力一下或者等我十几分钟,可以的话至少帮忙把他们家的网连上。”

   

对面应了一声然后在一番搜索后打开了网络,“黑泽啊,你要不要考虑转来我们这里啊,你看赤井他们负责的那个犯罪组织,多危险啊,还不好立功,这么久了都没抓到几个人。”

   

琴酒表情复杂的回了一句:“没关系,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我和那个组织之间也有点渊源。”

  

“我就知道...朱蒂也是,貌似和一个叫贝尔摩德的有仇才去的那里。”那边的男子说,“之前赤井还警告我小心你,我看他就是不想被挖角嘛。”

  

琴酒表情复杂的望了朱蒂和赤井一眼,“嘛,他们可能确实是担心你,介于我的身份比较特殊。”

  

“不就是黑客吗?竟然这么警惕一个技术人员真没出息,而且黑泽脾气这么好,哪像我们这里这个。”男子非常真诚地夸赞道,“黑泽啊,我听说他们还把那个问题儿童D扔给你了,真是的,完全是让你当保姆啊,而且那家伙可不安全啊,要是你在我们这里我们肯定不会这样,绝对把你贡起来好吗,除了一个很无趣的安德雷以外那里真的是一堆麻烦的人啊。”

   

“那个,”琴酒很好心的说道,“其实我在外放来着的,他们都在。”

   

对面沉默了一会完全不在意的继续说:“黑泽真好还知道提醒我,要是我们组的那个的话绝对会当作不知道看我继续作死的。”

   

“组长,你管一个在你得罪完所有人以后才告诉你这点的人叫好人吗?”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

   

“要是我们这里那个的话连提醒都不会提醒吧,”组长回话。

   

“好了别废话了,打开了,快解决。”琴酒接触了这里的安全验证催促。

  

“OK,你们快点处理,黑泽你真的不考虑过来吗?”组长继续很不正经的说。

   

“混蛋组长你再说下去我要生气了哦。”病怏怏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家伙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危险分子啊,我前段时间只是好奇去查了下他的信息,那家伙反手就把我们这里黑了一遍还把我家的淋浴器给弄坏了,害的我感冒到现在没好。”

   

“我不是很喜欢别人探查我的私人信息,只是一点小小的报复而已,而且知道是冷水还强行洗了半小时的澡活该感冒不是吗?”琴酒并不意外的回了一句看着已经在拷贝信息了的几人说,“嘛,都到这一步了我就不管了,加油,记得把我的东西送回来。”

   

赤井一脸不善的看着琴酒,“别给我仗着自己有FBI的证件就去黑内部信息啊。”

   

“都说了只是小小的报复一下他了,工作时间结束,来玩游戏吧。”琴酒并不在意的关了电脑对贝尔摩德说。

   

贝尔摩德很愉悦的勾着朱蒂说:“早就准备完毕了啊!来吧,玩什么?输一轮喝一杯还是脱一件,FBI的大家也一起吧。”

  

“未成年人不能喝酒啊,所以,我会赢到底的,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抽鬼王。”琴酒笑的很挑衅的打开扑克牌开始洗牌,“有谁要参加的吗?”

   

“全员吧,我带了好多副牌的说,顺便,酒是这个超烈的白酒哦,不想喝酒的话就脱衣服吧。”贝尔摩德很兴奋的说,“真心话大冒险也有哦,成人版的那种。”

   

“大哥还是未成年好吗…”伏特加和几人绕着桌子坐成一个圈说。

   

“这时候提什么未成年,他和新一不是都做过了吗?未成年的话那可是违法的啊。”贝尔摩德很不忌讳的说着然后被琴酒甩了刀子,“抱歉抱歉,快发牌吧。”

   

琴酒眼神不善的看了贝尔摩德一眼然后开始发牌。

   

“琴酒你是不是作弊了?!为什么就我一副对子都没有。”贝尔摩德看着发完牌后开始甩对子的众人说。

   

“管我什么事?!抽鬼王这种游戏有什么好作弊的!”琴酒很不屑的说着,看着自己手里的小丑牌内心很后悔自己没去做弊,下家是伏特加啊,这家伙超级了解我的啊…

   

“开始吧开始吧,”贝尔摩德很没有坐姿的开始了游戏,“从伏特加开始吧。”

   

在5分钟后,琴酒人品很好的甩掉了手里所有对子才成功让伏特加很无奈的抽走了小丑牌,开始围观剩下的5人。

   

伏特加拿着抽来的意料之中的小丑牌,很成功的让下家在第一轮就抽走了这张牌,然后收到了下家朱蒂相当敬佩的眼神。

   

“欸?那张是鬼牌吗?”贝尔摩德很敏锐的笑着说,“琴酒你竟然把鬼牌留到了最后都没被抽走啊。”

   

“没结束游戏的家伙无权这样说话好吗?!”琴酒看着贝尔摩德说,“我猜你下一张就会抽到鬼牌。”

   

“不存在的好吗,”贝尔摩德很不屑的抽了牌然后表情裂了,“你...去拜过神了吗?!”

   

虽然贝尔摩德很不幸的抽中了鬼牌,但她很成功的在下一轮甩掉了这张牌,然后伏特加也很机智的到最后为止都没有抽那张牌。

   

“伏特加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擅长抽鬼牌啊…”琴酒看着伏特加相当佩服的说,“我都没有看到你除了不得不抽的情况以外抽到过鬼牌啊。”

   

“人品好而已吧,不过大哥的话我一看就懂啊。”伏特加很平淡的回了一句然后看着琴酒笑着说。

   

“我明明什么表情都没有啊…”琴酒小声的抱怨了一句然后被催着发了牌开始下一轮扑克牌,琴酒看了眼被一下子灌了一杯白酒的D,“你的一杯也太大了吧,这可是白酒啊…D你还是去休息一下吧…”

   

“是他说他很能喝的嘛,”贝尔摩德并不介意的说了一句,“好了好了下一轮,淘汰到还有四个人可以坚持的时候就可以换麻将了。”

   

“你竟然还带了麻将啊…”琴酒感叹了一句,然后对着赤井和朱蒂笑的一脸恶劣,“看来今天是我们的秀场了啊。”

评论
热度 ( 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