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eighty nine

1995年欧洲的某个小镇里,某个长得相当普通的老师正带着一群10岁左右的孩子玩着有点特殊的捉迷藏,20几个孩子被分成了两组,一组负责抓一组负责躲,只不过规则不太一样,抓的那一方要制止住躲的那一方的动作才算赢,另一方面如果躲的那一方可以不被发现的用刀子碰到抓的人的要害就可以淘汰抓的人。

   

老师看着随着游戏开始四下散开的负责躲的孩子们,有点无奈的对抱着的琴酒说:“好了,你也赶紧去参加游戏吧,总是一点都不积极啊。”

   

“因为很无聊啊…”琴酒一副不肯动的样子,“总是这种游戏好无聊啊。”

   

“嗯…那明天改成用彩弹枪的吗?你好像比较擅长用枪啊。”老师很无奈的说。

   

“用什么都是一个游戏啊,没有什么有趣一点的吗?”琴酒看着默数完5分钟转过头来的当鬼的孩子们翻到了老师的肩上,让一群不敢对老师放肆的孩子们看得到抓不到。

   

“好了,你们先去吧,我晚一点会让他去加入游戏的。”老师看着一群负责抓的孩子说到然后继续和坐在自己肩上的琴酒说话。

   

幼年时期的D看着肆意的和老师谈条件的琴酒和旁边的人一起离开了这一块场地。

   

“那家伙真是让人厌恶啊,仗着自己的长相就肆意妄为呢,尽然和老师谈条件…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会这么宠着家伙,还给他起了个代号叫路西菲尔,呵,上帝的宠儿吗?”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孩子看着D寻求认同,“话说,夏娃你长的也很好看啊,老师怎么都对你没什么感觉?”

   

D扫了不怎么熟的男生一眼没什么兴趣的走了。

   

半个小时以后,仍然一无所获的D完全不在意的随意走在孤儿院后面没有人的公园里,然后就看到了坐在一块很高大的巨石上晃着双腿无所事事的琴酒。

   

“路西菲尔?”D看了眼完全不往这里看的琴酒喊了一声,他可不相信都到这个距离了琴酒会没发现自己。

  

“安静,要上来就快上来。”琴酒头都不回的说了一句。

   

D花了半分钟确认了一下落脚点然后有点艰难的爬了上去在内心吐槽,这种他这个1米5的人都有点爬不上去的地方他是怎么上去的啊…

   

“真弱,你不是擅长近战的人吗?”琴酒看着远方回了一句。

   

“你在干嘛?”D无视琴酒的嘲讽问到。

   

“在狩猎,为了保证我们的游乐场的安全,不能让那些兽类进来。”琴酒淡淡的回了一句。

   

“兽类?”D有点不解的问了一句但是被琴酒无视了,无聊的坐在琴酒旁边望着杂乱的小树林,D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是抓住眼前的猎物比较好,要是一个人都没抓到的话会被老师骂的吧,虽然说不是第一次了。

   

就在D随着纠结的时候,琴酒撑了一下石头,两三下从相当高的假山上跳了下去,摸出匕首绕路朝着一个什么地方走了过去。

   

D有点好奇的跟着下了假山,用老师教的步伐跟着琴酒向那个偷偷摸摸的摸进来的中年男子那里靠去,虽然被撇了一眼但出乎意料的没有被阻止。

   

中年男子意外的相当敏锐的环顾了一下喊道:“什么人?!谁在那里!”

   

琴酒一脸麻烦的表情朝D招了招手,相当小声的说:“绕到后面去,找机会出手,我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D看着说完就不再掩饰的朝斜前走去钻出灌木的琴酒点了下头,然后意识到了对方并看不到后犹豫了一会什么都没说的向另一边绕去。

   

“啊,小孩子啊…小鬼你是从前面那个孤儿院来的吗?啧,回话啊,真麻烦…不过,什么嘛,这不是很好找吗?之前那群家伙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男子看着刚过了他的腰的琴酒很不屑的说了一句蹲下身来,“来来,到叔叔这里来,带你出去玩。”

   

琴酒面无表情的看着中年男子然后做出犹豫了一下的样子笑的带点羞怯的走了过去:“叔叔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我们老师说没有人知道这里的啊。”

   

“切,这么多人住在这里怎么可能没人知道,不过那老师还真是藏的够好的…小鬼,看在你长的好看的份上,带你去有钱人家家里玩怎么样?”男子并不回答而是一把抱起琴酒说道,还真是个好货色,我都有点舍不得了…

   

“有钱人家?这里附近不是都是穷人吗?”琴酒有点疑惑的问道。

   

“嗯…附近确实是都是穷人,在有点远的地方,不过虽然不是这附近的但也不算太远啦,所以不用担心。”中年男子看着琴酒心情很好的说,内心盘算着自己可以赚多少钱。

   

“嗯—这样吗?所以叔叔到底是怎么发现这里的?谁告诉你的?好厉害,可以找到这里。”琴酒不是很有耐心的敷衍了一句然后笑的很甜的问。

   

“什么厉害啊?只是个烧饭的而已,要说厉害也是敲出这个消息的叔叔我厉害啊。”男子看着一头银发,笑的像天使一般的琴酒没什么戒心的回道。

   

“啊,这样啊—”琴酒看着男子应了一声,换成了带着点恶意的笑容把手上的匕首插了一半进去,然后被一把甩了开来。

   

男子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挣扎着要拔出匕首,一脸狰狞的朝着琴酒走去然后被身后的D用匕首抵住了喉咙。

   

琴酒不满的催了一句杀掉然后看着D下了手才放松下来,“谢了,换来的奖励我会分你一半的。”果然小孩子的力气要把匕首完全插进去还是有点难啊。

  

“奖励...?”D看着尸体问道。

   

“嗯,狩猎这些野兽的报仇,每次杀掉可以找老师换一次东西,做为奖励分你一半的条件,要陪我一起处理尸体哦,我脚扭了不方便。”琴酒很理所当然的说。

  

“野兽?他不是人吗?”D不能理解的问。

   

“比喻而已,来这里的基本都是些人贩子,说是野兽也没什么问题吧。”琴酒站了起来不太适应的试着走了几步。

   

“你一直在这里守着杀人啊…不会觉得难受吗?我之前几次杀人的时候总觉得不太舒服……”D有点不解的帮忙拖着尸体跟着琴酒向不知哪里走去。

   

“这样好吗?和我说这种事,被老师听到会生气的哦。”琴酒小小的提醒了一下,“老师不是一直是这样教的吗?既然打算依靠他活下去的话,全盘接受就好了。”

   

“哪怕是错的吗?”D问道。

   

“为什么要想这种事情?是对的是错的都没所谓吧,习惯了就好,不要再谈这种事情了,你这样你到时候会混的很惨的啊。”琴酒很好意的提醒了一下,在七绕八绕以后来到了一个仓库把尸体扔了进去,“好了,这样就可以了,每周会有人来处理的,这周来的野兽可真够多的。”

   

D看着琴酒无所谓的态度和仓库里成堆的尸体初次真正意识到了路西菲尔的含义,与其说是受宠的天使不如说是哪怕看着再天使也注定是魔王的恶魔吧。

   

“啧...累死了,”琴酒揉了下自己有点疼痛的脚腕,“呐,抱我回去吧。”

   

“为什么...明明自己也可以走啊。”D不是很情愿的回道。

   

琴酒面无表情的看了会不肯过来的D,换上了之前的笑容,“夏娃哥哥,抱我吧。”

   

D望着看起来相当无害天真的琴酒,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了这种笑容的杀伤力。

   

“然后我就开始过起了被琴酒奴役的日子…真的是仗着自己可爱各种肆无忌惮,并且自我之后大概是尝到了这样的便捷,被他的笑容奴役的人简直直线上升。”D很绝望的回忆着自己的灰暗时光。

   

“唔...真看不出来琴酒以前竟然是这种人,仔细想一想……和现在不是一样嘛…现在也是仗着新一的宠爱和自己的颜值各种乱来啊!”赤井听完故事看着专注查资料笑的像在恶作剧一样却让人生不气来的琴酒说,“不过,感觉你的老师很危险啊,放任他这样在外逍遥的话。”

   

“唔,但是抓老师的话会得罪很多人吧,他确实是把我们养大的人啊,而且貌似还有别的学生。”D有点为难的说。

   

“也就是你这样想吧,”赤井走过去掀开耳机,“喂,路西菲尔,你有你老师的线索吗?”

   

琴酒有点懵的望着赤井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还不如叫我琴酒呢…有啊,但我干嘛要给你们。”

   

“欸?!有?!那个老头子不是超级神不知鬼不觉的吗?”D很惊讶的说。

   

“你应该不会介意我们去抓他吧。”赤井把人强行抱起来让他离开电脑问。

   

“放我下来。”琴酒用相当不悦的语气说着,但因为软萌的童音而没有任何威慑力,“唉,要不是因为新一不让我带刀子带枪…你确定要去找那家伙麻烦吗?他很难缠的,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消息但不会亲自出手哦。”

   

“...你小时候说话带着点奶音啊。”赤井很偏离重点的说。

   

琴酒很气的瞪着他:“那只是因为新一给我倒回去太多而已,所有人都会这样的!”

   

“咳,”朱蒂打断了一下两人,“所以你怎么会知道你老师的消息的?你不像是会去查这种事情的人啊。”

   

“...首领告诉我的,”琴酒有点不情愿的用童音回了一句。

   

朱蒂看着一脸别扭(?)的琴酒完全忘了在谈的话题,伸出了自己罪恶的双手把琴酒抱了过来紧紧搂在怀里,“对不起...实在是太可爱了!”

   

“...”赤井忽然想起来了些什么掏出手机登陆了推特找到了伏特加的账号然后输入了一直没变的安保问题的答案看着里面不出预料的众多照片递给朱蒂。

   

一脸不难烦的挣扎的琴酒和朱蒂看向手机然后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朱蒂接过手机里那些看着超级可爱的宛如晒孩子似的照片很投入的开始了一阵痴汉的赞扬。

   

赤井看着还算有点羞耻心的努力抢手机的琴酒很不道德的也开始了拍照模式。

   

“喂!”琴酒看着赤井气的像打人,但并没有什么用处,没带武器还是这个身型的他并打不过赤井,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赤井完全不吃他这套。

   

D看着委屈兮兮的看过来的琴酒,虽然知道他是装的但还是忍不住上前来抱起琴酒,“别欺负他嘛,我带他出去转转。”

   

赤井看着D神情复杂的说:“你当年会那样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完全没长记性啊你!”

  

D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插了一刀但看着怀里的小琴酒还是很任命的抱着他问,“小路西你想去哪里吗?我带你去。”

   

“帮我关下电脑,想吃甜品。”琴酒望着白长了这么多年,还是毫无抵抗力的D说。

   

跟在后面的监护人安德雷看着各种听话的D觉得他没救了。

评论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