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eighty nine -2-

虽然基本都是在以幼童的身份游乐,或者说是享受难得的只要使唤别人就可以,不需要自己做任何事的愉悦感,琴酒还是很高效的帮新一搞定了FBI另一个小组的任务资料并且帮着新一一起搞定了这件事情。

   

然而既然被别人知道了(伏特加的 twitter)自己变小的事情就要做好平静(?)的生活被打破的心理准备,在琴酒满心祈愿自己可以安稳的过完最后三天的时候,他被boss召唤了,boss很亲切的发了短信叮嘱他什么都不用带人过来就好了,还派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驯服了的首领来接他。

   

伏特加很心虚的看着新一安慰着相当不悦加不安的琴酒,打开门迎接大早上的来敲门的首领。

   

“好久不见,托你的福我从本来愉快的自由职业者变成了一个打工仔呢,阿玛瑞恩,新的代号。”首领看着死抱着新一不放的琴酒说。

   

“阿玛瑞恩?什么酒?”新一看着琴酒问。

   

“...意大利干红葡萄酒,”琴酒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完全不想撒手。

   

“好了赶紧走,这可是boss的命令,顺便一提,老师现在也在,他们可是勒令我今天中午以前把你给带回去的。”首领不耐烦的催促。

   

更不想回去了好吗?!琴酒抓着新一的衣服很绝望的想,然后相当视死如归的松开了手在新一嘴唇上亲了一口,回过头对首领伸出手。

   

“别搞的自己丧失行走能力了一样啊你!”首领接过琴酒吐槽,“...你带了些什么啊,这种奇怪的手感。”

   

“你管我,竟然要这样回到那个地方...完全没有安全感啊。”琴酒坐在首领手臂上一脸阴沉的说。

   

“这个表情也太过不可爱了一点吧!恶鬼吗?你以前不是生气不满也能做到气的超可爱的吗?”首领看着副驾上的琴酒说。

   

“一个两个说着不记得了结果都对我影响深刻啊。”琴酒看着首领做出一副相当不安的样子说,“一群痴汉。”

   

“嗯?除了我还有谁?”首领有点好奇的问。

   

“D,在FBI的搭档,以前叫什么来着的…”琴酒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夏娃吧貌似。”

   

“谁啊?”首领很懵的看着琴酒说,“名字倒是风格一致但我完全没有影响啊。”

   

“长的蛮好看的那个。”琴酒提醒了一下。

   

“除了你还有长的好看的人的吗?”首领完全没有映象的说。

   

“...肯定有的啊?!还蛮多的吧,嗯…跟班一号。”琴酒思考了一下说。

   

“…啊,那个一天到晚被你使唤的小鬼啊,原来叫夏娃吗?嗯…脸长的是还可以,但是完全不会发挥自己的魅力的话根本算不上好看吧,更何况那个小鬼貌似一直被你的笑容迷惑完全拒绝不了你啊,完全没有魅力可言。”首领终于有了点映象,“要不是因为他每次都被你欺负的很惨我根本完全不会有映象啊,等下...那你最近在FBI岂不是会混的很惨吗?那家伙绝对超级讨厌你的吧……”

   

“嗯,超级讨厌长大了的我,但他并打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的话,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毫无抵抗力。”琴酒很无聊的回话。

   

“好弱...”首领感叹了一句然后完全丧失了兴趣。

   

琴酒没有回话,看着翻了半天才找到的唯一的零食,咖啡糖拆了一颗含着望向窗外。

   

一路无言的到了组织的,首领抱起吃了不知多少颗糖的琴酒叹了口气去见boss和老师。

   

“你这家伙,虽然我还不至于小气到不让你吃糖但你几乎把一包都吃完了啊你…”

   

“这种几千円一大包的糖你都好意思和我计较?!”琴酒很不可思议的看着首领。

   

“所以说重点在于你也太不客气了一点吧!”首领看着琴酒喊道,“真是的,还是以前可爱啊。”

   

琴酒露出带着欺骗性的微笑看向首领。

   

“...所以你是想表示以前只是一直演技在线而已是吗?”首领很无语的说着。

   

“走另一条路,这条路人太多了。”琴酒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说。

   

“...”首领纠结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故意让大家欣赏一下小只的琴酒的念头朝着通道走去,在各种绕了一圈以后来到了boss在组织的房间门口。

   

“你自己进去吧,”首领把琴酒放在走廊前,然后转头就走,他暂时不想看到那两个老头子。

   

琴酒看着通道前的大门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有点艰难按着门把手推开有点重的门,里面两个老头子正一边闲聊一边下棋,旁边放着一堆造型别致的童装和长相特殊的道具,琴酒呼吸一滞很想缩回去当作自己没来过,还不如进禁闭室呢好吗?!

   

“琴酒/路西,过来。”两人同时开口说道。

   

琴酒最后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同时违背这两个对自己的人生影响最大的人的命令,好吧,重点在于他觉得自己逃不掉。

   

boss一把抱住完全不想靠近自己和对面那个的家伙的琴酒,“啊呀,这么小个的样子连我都没见过呢,真是可爱。”

   

“好久不见,路西菲尔,我很想你呢。”老师笑的很和蔼的说。

   

“bo—”问候的话还没说出来琴酒就感受到两种气场同时压在了他身上,改口喊道:“师傅,老师。”

   

boss看着琴酒微笑:“喊爸爸。”

   

对面的老师不是很满意的说:“完全不够可爱,说了做为杀手要学会利用自己的魅力啊,需要我重新教你一次吗?”

   

我才不是杀手吧…而且就算是那也要有利可图啊!我对你们卖萌一点用的没有好吗?!只会让你们想让我多换几套衣服而已吧。不...说不定不是给我的呢,既然老师在这里,那么...琴酒在内心吐槽了一下状况,很乖巧的喊了声父亲笑的非常天使的看着老师。

   

“真乖。”两人一起赞扬了一句。

   

“最近有什么值得汇报的是吗?”boss用手指梳理着琴酒的头发说。

   

“嗯…没有吧,现在在FBI的搭档是D,以前叫夏娃还有他们打算搜查追捕老师你,别的貌似就没有了,最近他们那组蛮闲的,虽然有可能只是表面上而已。”琴酒思考了一下回答。

   

“这样吗?那就是没什么正事了,那么,开始换衣服吧。”boss笑的很愉悦的说着,然后看着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的琴酒,“你知道没有用的,去吧,穿过的挂到另一边,从这套开始。”

   

琴酒很绝望的走到架子前,拿起那套挂在最前面的爱丽丝风格的小裙子走到沙发后面换上。

   

“对自己的阿爸和童年老师有必要害羞吗…”boss回头看着坐在沙发后面的琴酒说。

   

“别看啊,当然有必要。”琴酒很心累的口头反驳了一句,我只是在给你打工而已好吗?!当年的卖身契我都解除了啊!说什么阿爸和童年老师,虽然有在训练我但是关系才没有很近好吗…

 

“以前你生病的时候还是我亲自照顾你的呢,”boss看着琴酒表情笑着提醒。

   

琴酒回头看了上方的boss一眼无法反驳,穿上配套的鞋袜,从沙发后面翻上了沙发坐在boss旁边。

   

“女孩子不要这么粗鲁啊。”老师笑着提醒。

   

“不是女性穿裙子也注意点啊。”boss看着旁边的琴酒说,“好了,来拍照吧。”

   

“...拍照?”琴酒一脸麻烦的问。

   

“陪我们两个老头子玩这种游戏很讨厌吗?这种表情。”boss看着琴酒有点危险的问。

   

“没有!”琴酒很有危机感的回答,“我只是不太喜欢拍照而已。”

   

“啊是吗,那就好,适应一下就会习惯了,去拿道具吧,那只白兔子和那只黑兔子。”boss看着琴酒恢复笑容说。

   

“...是。”琴酒跑过去拎着两个兔子玩偶走了回来坐在沙发上。

   

boss坐到了老师那一边的沙发上去,看着琴酒举起相机说:“嗯,那就先白兔子吧,先来一张天使点的。”

   

琴酒看着照相机懒得在把黑兔子放回去干脆一起抱着露出欺骗性的笑容。

   

“嗯,竟然效果也还不错,怎么长大了就没这种欺骗性了呢,来张恶魔点的。”boss拍下照片说。

   

琴酒一脸麻烦的抿了下嘴,我又不是模特,什么啊…把两只兔子单手抓着摆出一个带着恶意的笑容。

   

老师看着很满意的boss望着琴酒沉默了一会扔了把刀给他:“来,对我们放杀气,随便怎么用道具都可以,威胁恐吓我们吧。”

   

琴酒有点懵的接过刀子顺手插在白兔子的胸口,连着兔子一起扔在沙发上,然后坐在沙发的椅背上,看着两人开始酝酿杀意。

   

两人看着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的琴酒笼罩在他们身上的越来越强的杀意相当的满意。

   

老师望着琴酒露出今天的第一个微笑说,“路西菲尔,来,动手。”

   

琴酒滑下靠背一只脚落在白兔子上,左手覆上刀柄,望着老师停了一会然后突然跃了过去扑进老师怀里,拿着刀子的手划过他的肩膀上方,“都没点戒心的吗…”

   

“我的路西是不会对我出手的不是吗?”老师看着琴酒笑着说,“效果如何?”

   

“相当不错,不愧是我的小琴酒,这种带着杀意但面无表情的样子果然最棒了啊,身手很灵活嘛。”boss看着琴酒说。

   

“确实,就算是孩子的体型也相当灵活呢,明明不擅长近战还是做的很棒啊。”老师相当满意的说,“不愧是我钦点的魔王呢。”

   

两人互相扫了对方一眼让琴酒去换下一套衣服吧。

   

琴酒很无奈的跳下沙发,犹豫了一会,拿起手机在换衣服之前用手指做了一个I的手语,然后拍了下来发给了新一。

   

“别在我们两个面前秀恩爱啊小鬼。”boss带着点不悦的说。

   

“那你们也去找一个嘛,我男朋友真是超级可爱。”琴酒看着新一回的有点惊的言语不清的信息拿着下一套衣服说。

   

“琴酒,找了一个侦探男朋友,还是那种专门针对我们的,你竟然好意思炫耀?”boss语气不善的说。

  

“对不起...”琴酒很有求生意识的回了一句跑去换下一套衣服。

   

在琴酒给新一发的手语已经凑足了一句 I Love You和 I miss you打算开始想下一句的时候,这种无聊的活动终于被打断了,朗姆带着两个10来岁的少年走了进来。

   

“…噗,琴酒,你还真是适合这幅模样啊,改行了吗这是?”Rum很有恶意的看着穿着水手服的琴酒说。

   

正在理衣服的琴酒顺手摸上自脱下第一套衣服以后就一直放在沙发后面的刀子看了朗姆一眼,把旁边一个孩子的肩膀当踏板很快速的跳到Rum的背后把匕首朝脖子的地方狠狠划去,“在boss面前都敢这么失礼了吗?Rum。”

   

“彼此彼此,Gin。”Rum握住琴酒的手腕说,“这个样子冲上来打算赴死吗?”

   

“切,等我恢复了迟早有一天会亲手处决你。”琴酒把匕首朝着握着自己手腕的手臂刺了过去,然后在对方松手后翻到了地上向着沙发走去。

   

“琴酒,都说了要注意形象了啊,这两个孩子交给你了,相关信息和要干什么我发短信给你了,穿那套和服吧,这件感觉不太好,明天继续。”boss拍着照回道。

   

“....是。”琴酒看着还剩一半的衣架很绝望的拿了衣服走到老师背后的沙发换衣服。

   

“Rum,不要老是针对琴酒啊…他们两个怎么样?”boss看着Rum说。

   

“还算有天赋吧,但具体的还要继续检测。”Rum恢复正经的模样说。

   

“是吗?那就好,你今天可以回去了,对了,明天来的时候请穿一套洛丽塔的裙子来吧。”boss笑着说。

   

“boss...”Rum看着很快速的换完衣服走出来笑的十分灿烂的琴酒很想打上去,“他成体的时候都没穿过啊,而且boss我绝对不适合的。”

   

“没关系。”boss笑着看着Rum,气场却完全是一副不容反驳的意思。

   

“是,我先告辞了。”Rum转身向外走去,但一想到Gin今天穿的小裙子就觉得心情其实也没那么不好,互相伤害啊。

   

琴酒目送Rum离开感觉自己的心情上扬了那么几个百分点,活该呢。

   

“琴酒,带他们下去吧,不过今天晚上除了要带他们去体检外就没什么别的事了,就当带他们熟悉环境好了,还没有代号,你随便叫,以前的名字的话...忘了,不是什么很出名的天使好像。”boss思考了一下说。

   

“并不是两个都是天使的名字…你还真是不了解这种事情,小路西,交给你了,还算是两个不错的孩子吧,当然,肯定比不上我的路西菲尔你啦,你们那一届真是最棒的一届了。”老师吐槽了一下对琴酒赞美性的说。

   

“....我先告辞了。”琴酒带着两个目前感觉比他还高点的孩子走了出去。

   

评论
热度 ( 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