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赤、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我的圈养这篇大长篇完结啦~~撒花撒花
希望新一和琴酒永远幸福太平的在一起。

圈养

chapter ninety seven

虽然琴酒觉得自己表现的超级棒,一个人都没死就解决了这么多人,但他回去还是被赤井很严肃的骂了一顿,不过琴酒也不是很在意,基本上听完就过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

    

“好了啦赤井,即没死人,也没有人重伤,知足吧。”新一很淡定的回了一句然后拿着手机给看着很内敛,有点小阴郁的琴酒拍照。

   

“工藤,我这么觉得你越来越纵容他了。”赤井有点头疼的说。

   

“你觉得我家阵最近很乖啊,虽然稍微暴力了一点,但不都有在好好帮忙解决事情吗?”新一看着不在继续收敛着自己的气场,脱下眼镜开始卸妆的琴酒说。

    

“那是因为遇到的事情还不算那么的危险,今天这种行动太不谨慎了。”赤井很不满的说。

    

“关于这件事情,FBI再遇到对自己生命有严重威胁的事情的时候是可以杀人的吗?”琴酒有点好奇的问。

   

“基本不会,但如果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话,那就下手吧。”赤井皱了下眉回答。

    

“嗯是吗,你还蛮担心我的嘛。”琴酒看着变回原来样子的自己望着赤井露出一个有点肆意的笑容。

    

“你还是保持之前的样子比较让人安心。”赤井望着明明还是一个年纪但看着相当不乖还夹带着点危险感的琴酒说,“好了我不管了,再见,手上的事情解决完你想干嘛干嘛吧。”

   

“现在在办的案子已经快结束了,今天去玩吧。”琴酒望着坐在一边的新一说。

   

“可以啊,就穿校服去吧,有一种和你一个学校的感觉,很有趣,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是谁让人有点担心,算了走吧。”新一看着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的对完全不关心不在意的琴酒说。

  

“都答应陪我去玩了还想着案子的话,后果自负。”琴酒拎起包对着说着要走实际上完全心不在焉的新一说。

   

“抱歉抱歉,走吧。”新一看着一脸你别参与了的表情的琴酒愣了一下道了歉跟了上去。

    

在下了楼上了贝尔摩德的车以后,新一坐在驾驶座上试探的问:“你知道这次的主谋是谁吗?”

   

“不认识。”琴酒有点不想回答的看着窗外。

   

“所以就是知道喽。”新一坐在驾驶座上说,“去哪里?”

   

“随便吧,别呆在这里就好,”琴酒有点无奈的说,“我也不是很确定,只是觉得那家伙的作案风格有点像白色傀儡师。”

   

“白色傀儡师?以控制犯罪组织扬名的那个吗?”新一思考了一下有点惊讶的回话。

    

“…嗯,其实那家伙并没有专门以犯罪组织为目标,那次被诱惑参与那件事情的也不是只有犯罪组织,应该说各界都有人。”琴酒解释了一下,“那次大概是他第一次做这种大型的案子,所以才会暴露,至少后面几次几乎都没有查到他身上。”

   

“那你们怎么知道是他做的?”新一有点疑惑的说。

   

“因为那家伙寻找可以利用的犯案目标的方式是广撒网式,我身边多少还是有人收到的。”琴酒很坦诚的说,“而且那家伙还有一个专门留言的网站,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不过那个网站上的留言里曾经提到过白色傀儡师的身份的话,其实是某个人的第二人格来着的。”

   

“欸?!”新一很惊讶的望着琴酒,“是真的吗?”

   

“那家伙在那个网站上确实没撒过谎,不过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就谁都有可能了,白色傀儡师动手的时间什么时候都有过,而且基本只是在网上放饵加指导策划而已。”琴酒望着很专注的听着的新一说,“说不定是你我呢。”

   

“…我们应该不会吧?我们不是才刚刚被他抓过吗?”新一背后有点凉凉的回答。

   

“那家伙只在网上发布指令和指导,他们通话的人应该不是他,至少不是他的第二人格,而且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的话,受害人之一是白色傀儡师也是有可能的啊,完全没有任何线索,谁都有可能啊。”琴酒望着新一说。

   

新一心里有点不舒服的看着琴酒:“不要说的好像鬼故事一样啊。”

   

“好吧,逗你的,还不至于谁都可能,傀儡师的行事成长在犯案过程中相当的明显,所以应该是和我…和赤井一个时代的人。”琴酒回话。

   

“不会又是你那群师兄弟吧,”新一望着琴酒问。

   

“很遗憾,当年那群人里面我已经算是最会演的那个了,所以应该不是,白色傀儡师是一个很会伪装自己的人。”琴酒淡淡的回答,“不过也不一定、毕竟可能是第二人格嘛。”

   

“你觉得傀儡师如果是你的师兄弟的话,你的老师会知道吗?”新一思考了一下问。

   

“可能吧,为什么觉得会是我的师兄弟。”琴酒有点疑惑的望着新一。

   

“直觉吧,你说如果知道的话你老师可能会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呢?”新一望着琴酒问。

   

琴酒思考了一下突然表情有点复杂的望着新一,“夏娃。”

   

“夏娃?是谁?你还有联系的人吗?”新一看着琴酒有点奇怪的问。

   

“…要是是的话,我们现在谈这个可是有点危险,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嘛,不过大概不是我们那届的人吧,我可是一点没发现。”琴酒回了一句,望着新一笑了一下,“你可以去帮我买杯咖啡吗?我觉得我有点困了。”

   

琴酒看着很配合的下车的新一牢牢捂住FBI安的监听器,快速的打了个电话给boss:“喂,嗯…只是有个不太确认的消息,白色傀儡师,夏娃,FBI的D……并不确定,只是有可能而已,不过如果晚点这里发生了什么的话,那大概就是他了吧…嗯,挂了。”

   

琴酒犹豫了一下打了电话给赤井:“D现在在日本吗?”

   

“嗯?他前两天去美国了。”赤井有点疑惑的问,“怎么了?你看到他了?”

   

“我希望不要,赤井,关于D…的称呼……没什么。”琴酒深刻的觉得自己一定是水逆,这个速度绝对是之前就正好在这里吧。

   

“你男朋友的直觉真是够厉害的,不愧是名侦探呢,嘛,你也很厉害。”遮的很严实的D很自觉的坐上了驾驶座望着琴酒说,“可惜现在确定我在哪里貌似有点晚了,不过,第二人格什么的,是真的哦,但他才是第二人格啊,我造出来的,FBI的监控器。”

   

琴酒扫了眼外面的状况很听话的把监控器递给D。

   

“乖孩子,那么,刚刚监控没有声音的时候你在干嘛呢?”D捏坏了监控器笑着问道。

   

“什么都没干,真的。”琴酒很平静的望着D的眼睛回答。

   

“是吗?手机,电脑,包,刀子,耳钉。”D望着琴酒不置可否的说。

   

车窗外,新一摸了下自己的耳钉,扫了一下周围的状况,面色平静的打了电话给赤井用日语说:“赤井,联系FBI的人,我被挟持了…因为还没动手,只是随时准备动手而已,还有,白色傀儡师貌似找上琴酒了,穿了增高鞋和伪装,他估计马上就会准备走了,联系FBI准备拦截。”

评论
热度 ( 6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