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ninety eight

D很淡定的听着耳机里的声音汇报周围逐渐出现了很多FBI的探员,望着琴酒笑了一下递上一杯水和药片。

    

琴酒看了眼反应很快的男朋友,相当听话的吃了药。

   

“这么听话,不担心一下自己吗?”D望着干脆的吃下药找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靠着的琴酒问。

    

“你打算对我做点什么吗?”琴酒回望D问。

   

“没有哦,我也喜欢听话的孩子呢,睡一会吧。”D望着任由药效发挥作用,闭上眼睛的琴酒说了一句,然后下了车打了个响指,看着后面开过来的车,示意车上的人把琴酒抱上车,然后自己也很快的上了车。

   

等琴酒有点头疼的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待在一个看着还算舒适的房间里了,房间只有一扇门,是天花板上的一个移动式橱门,房间的一角有一个监控摄像,设置的很好几乎没有死角。

    

琴酒扫视了一下应该是处于地下室的房间和相当简单的设置,试探着起来活动了一下,然后不出意外的发现他给自己加了超级重的脚环并在手上加了链子连在房间一角,虽然说链子很长活动起来基本没什么感觉,琴酒还是相当不爽的啧了一声。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连指甲都被很仔细的修剪了一遍,琴酒小小的在心里赞扬了一下对方的警惕程度然后各种不爽的躺在床上无所事事。

   

另一边,新一站在FBI的一群探员身后看着他们排查着车辆的信息,询问负责人,“我下了车以后车上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要问我们?”负责人一脸不能理解的问。

   

“不是安了监听器吗?”新一很直接的戳穿了探员。

   

“…好吧,你走了以后车子里安静了一会,大概是他捂住了监听器,然后他打了个电话给赤井问了一下D的位置和称呼什么的,然后一个疑似白色傀儡师的人就上了车把他带走了。”负责人有点无奈的回答。

   

“…所以D有可能就是夏娃,也就是白色傀儡师,”新一心里凉了一下打了电话给赤井,“D以前是叫夏娃吗?”

   

“啊,你是说被买走以前吗?是。”赤井快速的回答,“…你们那里怎么了这是?”

   

“D的另一个人格是白色傀儡师,他绑架了我家阵,”新一简单的阐述了一下。

   

“…怎么感觉你好像也不是很着急?”赤井问到。

   

“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对阵做点什么,但其实我还是挺着急的,所以挂了,我要好好思考一下。”新一回了话干脆的挂了电话。

   

“白色傀儡师是一个人,所以那些给他干活的人不是他的信徒就是他通过这次的目标,那几个心理学的教授催眠的人。他的信徒可以上那个网站但人很少所以应该都是些特殊的人,这个现在查不了,但那些心理学教授最近接触的人我们可以查,既然之前行动的时候他们找到了这么多人帮忙,肯定是通过某个特殊途径找来的人,介于受害者的范围很广,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心理诊所。”新一坐在椅子上分析。

   

“……我现在就派人调查顺便去问问他们。”负责人有点惊异的说。

   

另一边,一个男生带着有点奇怪的神情走进了琴酒的房间。

    

琴酒躺在床上望着少年没有什么动作,任由他靠近自己。

   

“真好啊,竟然被神大人称之为珍宝。”少年坐在床边看着琴酒说,“神大人委托我们暂时保管你一段时间,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爱护你的,然后把你原封不动的交还给神大人。”

   

“不要说的好像我是他的所有物一样。”琴酒淡淡的回了一句。

   

“可是你现在在这里啊?被神大人亲手交给我们的。”少年望着琴酒说,“这可是荣幸啊。”

   

“你来干嘛?”琴酒平静的问了一句。

   

“我来确认一下你的状况,待会要把你好好的清洗一遍呢,晚上就好好睡觉,再过一会我会给你送早餐的。”少年望着琴酒说。

   

“待会应该是晚餐时间吧。”琴酒很直接的说。

   

“…是哦,但对你来说是早餐时间。”少年有点惊讶的回话,“神大人说你是夜间生物来着的。”

   

“…随便吧,反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差别,我要在这里待多久?”琴酒懒得试图改变他的想法,问到。

   

“不知道,看神大人什么时候来接你喽,安心,他会来的。”少年望着琴酒说,然后就听见了背后的铃声,“早上了,去洗漱吧,顺便洗个澡。”

   

“不想动,你抱的动我吗?”琴酒望着少年说。

   

“…我抱不动,身为神大人的珍宝,你要听话。”少年望着琴酒说,“而且你不洗漱的话就不能吃饭了,会饿的。”

   

“我都没有运动量怎么会饿,一天一顿就可以了。”琴酒望着少年回话。

   

“这样不好,要听话。”少年沉默了一会说。

   

“那就陪我玩游戏吧,赢了就听你的,输了继续。”琴酒望着少年说。

   

“…什么游戏?”少年问到。

   

“什么游戏都可以,只要我认可他是个游戏。”琴酒回了一句话然后看着少年起身跨上离地面有一段距离的阶梯去拿东西去了。

   

五分钟后,少年带着一堆卡牌下了楼。

   

一个小时以后,少年所有的游戏都输了一遍,琴酒以输了游戏,游戏就归他了为借口收下了所有游戏。

   

在之后的一天里,少年陪着琴酒把所有家里有的游戏都试了几遍,全灭。

   

凌晨四点的时候,少年上了楼拿下一沓课本开始挑战琴酒,并且再次失败。

   

“为什么你连高中的学科都这么在行…”少年有点绝望的问。

  

“因为在被抓来这里的前一个星期,我还在日本的高中上学。”琴酒很坦诚的回答然后看到了少年有一点纠结的沉默了下来。

   

一段时间以后少年问:“家里的游戏玩完了,怎么办?”

   

“那就去买个PS4吧,我有游戏,反正那个用游戏手柄基本不可能用来传消息。”琴酒很淡定的回复。

   

少年正沉默着思考的时候铃声响起,“该睡觉了,我去给你拿晚饭。”

   

“我想吃xxx家的限量蛋糕,大早上就去买应该买得到。”琴酒突然提要求说。

   

“…明天吧,晚上了现在,我去给你冲杯热牛奶吧。”少年回复。

   

“要加糖的,我只喝甜牛奶。”琴酒小小的提醒了一句。

   

5分钟后,少年拿着牛奶下来递给琴酒。

   

喝下味道有点奇怪的牛奶,琴酒坐在床上望着少年说,“下次可以把安眠药直接递给我让我吃吗?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味道。”

   

“知道了…晚安。”少年看着躺下去以后很快睡着的琴酒掐了掐他的脸,“看着真乖,和我一样是高中生吗?”

   

两天后的FBI总部,新一突然收到了一个视频通话的请求,接通后就看见琴酒坐在地上和一个看不到的家伙下象棋。

   

“FBI的各位和新一,我就是来想你们汇报一下他现在过的很好这件事,所以不用担心,我想要和你们玩一个游戏,游戏胜利我把他还给你们,同时你们想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我,游戏失败我也把他还给你们,前提是对我身份知情的人接受洗脑忘记我的身份,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参不参加游戏。”变过声的声音传了过来,再说完话后就掐断了视频。

   

新一回忆着那里的画面说:“新买的PS4,就在这两天,高中10年级的学生但应该有一段时间没去学校了,不过现在是假期所以也不一定,教材是xxxx,房间位于地下室,完全密封但应该有配备的洗漱间加洗澡间,大概是同一个房间,买了xxx家的蛋糕,那家店的这个蛋糕是限量版,可以去查一下监控。”

 

FBI的探员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坐下了记录,然后准备调查。

评论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