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one hundred

介于昨天琴酒解释的不清不楚的就睡过去了,所以FBI的人也不是很清楚具体发生了些什么,只能把他带去医院做了个检查,结果的话就如琴酒所说,有大量的安眠药的存在,除此之外,因为做了全身检查的原因,还发现了体内的两个芯片,一个新一很坦诚的说了是他放的,用来定位的,然后收到了在场的众人很复杂的眼神。

   

还有一个在右手手腕,很明显是D放的,因为医师说了要拿出来的话有很高的可能会损伤琴酒的右手灵活性,所以众人暂时没动。

    

除此之外,还检测到了一些特殊的化学成分和异常数值。

    

检查完,众人就开始漫长的等待着琴酒醒过来的过程。

    

第二天下午两点,琴酒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周围一群人正围着自己。

   

“…怎么了吗?”琴酒有点头疼的做了起来清醒了一下问。

   

“我们来问下你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要先用餐吗?”女探员望着他说。

   

“嗯…我先去洗漱一下,新一呢?”琴酒揉了揉太阳穴说。

    

“这呢,来吧,我陪你去,我买了一套新的牙刷什么的。”站在门口一点的地方的新一笑着说。

   

琴酒下了地,任由新一拉着他去医院的洗漱区,然后快速的解决了FBI的人买的面包和牛奶。

    

“好了,要问什么就问吧。”琴酒坐在病床上向着一群望着他的人说。

   

“首先,关于你的身体,确实有大量安全药但还算安全,除此以外,有大量的奇怪的化学物质,偏差数值和两个芯片。”女探员把体检报告递给他说。

    

琴酒很平静的翻完了自己的体检报告,“我都知情,不用担心。”

   

“…你都知情?”女探员有点惊讶的问。

   

“颈部的芯片是新一放的,用来定位的,手腕的是D放的,具体是什么我待会一起解释,药物的话,基本都是我父亲喂我吃的,没什么副作用。”琴酒很平静的解释了一下。

   

“你父亲?这些药物看起来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女探员有点疑惑的问,“你父亲是研究人员吗?就算是那样也是违法的吧。”

   

“…我父亲是犯罪组织的首领,”琴酒犹豫了一下还算坦诚的说,“就是那个成员名都是酒名的那个,他们组织的琴酒死了以后,他就把这个代号给了我,当然,我并没有怎么插手过我父亲的事。”

    

“…那个很有名的酒厂?赤井负责搜查的那个?!”女探员相当震惊的说。

   

“嗯,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吗?被抓走之前我给他打了电话来着的。”琴酒干脆的提出了要求,然后在得到允许以后打了电话给boss。

   

“喂,父亲,在病房,周围有一圈FBI,有关系吗?”琴酒打了电话过去抢先开口说。

   

那边经过变声的声音传了过来,“没问题哦,阿爸的小琴酒,前段时间是被抓起来了吗?”

   

“嗯,被白色傀儡师关了几天,没什么大碍,”琴酒回话说,“那家伙把自己弄到全息世界了去了。”

   

“我的那个全息游戏的世界吗?你动的手。”那边传来的声音瞬间不是那么的明朗了。

   

“嗯…被威胁了,没办法,FBI的人完全管不住他啊,不过他答应了不会对我身边的人动手。”琴酒有点心虚的说。

   

“他是威胁你要是不同意就把你卖到他原来带的那个组织去是吗?呵,回日本我在和你算账。”对面冷冷的威胁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琴酒相当无奈的把手机扔在桌子上一把揽住旁边的新一把头抵在他的肩上低声抱怨了一阵然后抬起头来:“好了,我们继续吧,是要问我被抓走以后我那里发生的事情是吗?”

   

“嗯…没问题吗?”女探员有点担心的说。

   

“没问题,确实是我给他惹麻烦了,”琴酒回话,“我在车上被喂了药然后醒来的时候就在地下室了,脚上有很重的脚环所以不是很方便实行各种计划。之后有个少年来送饭,我就找他玩游戏打发时间来着的,为什么会答应的话,我和他说他赢了我就乖乖去洗漱吃饭。然后就过上了每天早上被喂安眠药晚上被叫醒然后开始玩游戏的日子。完了再收到新一寄来的蛋糕的后一天,D来找了我,和我说如果不把他送到电脑里去他就把我卖给他以前的组织,然后我看你们大概完全没意识到有密道我就答应了。”

    

“密道?”女探员和新一同时问到。

   

“嗯,那里有密道,在哪我不知道,不过他有派人从那里送电脑过来,最后一天他来找我履行诺言的时候找得其他一群医生什么的也是从密道来的。昨天中午,他突然把我叫醒然后在我按他说的操作完以后,他就进去了,然后随行的医生就在我手上划了一刀,把那个芯片塞了进去。”琴酒解释了一下然后把事情叙述完,望着众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那个芯片,是什么?”女探员问到。

   

“嗯…按他的话来说,类似于一个连接点,他可以通过这个芯片传回D的身上,具体是怎么操作的我也不知道啊。”琴酒思考了一下解释。

   

“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做的到的吗?”新一表情复杂的问。

   

“虽然我帮着操作了,但是完全没看懂他是怎么操作的,更何况事后还被喂了一大杯混了安眠药的牛奶,完全记不清了。”琴酒叹了口气说。

   

“好吧,那就这样吧,有事我们会再来联系你的,那个芯片就先放在你那里吧…还有,你的男朋友放的那个芯片,虽然是恋人,但还是不太好。”女探员犹豫了一下对琴酒说。

    

琴酒摸了下自己的后劲,“没关系,我并不介意。”

   

新一扫了那个女探员一眼然后很满足的抱住琴酒,带着笑意的说:“果然最喜欢阵了,接下来要在美国玩一圈吗?”

   

“不了,我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再呆几天就去欧洲吧。”琴酒回话。

评论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