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one hurdred and three -2-

“所以,在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这件案子就发生了,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这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而你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但因为是个孩子所以并没有人在意你喊的话,而当时案件的关键可能就是这双鞋子,”华生坐在221B总结了一下然后问到,“所以,到底为什么这双鞋是关键线索呢?”

   

“好问题,应该还有什么我们没发现的事情。”夏洛克望着桌上的资料说。

   

大概1个多小时以后,琴酒回到了221B。

   

“被发现了?”夏洛克头也不抬的说。

   

“嗯,被威胁说不准在查下去了。”琴酒心情不坏的回答。

   

夏洛克顿了一下抬起头来:“所以你是查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吗?”

   

“虽然我是查到了,但我怕我说出来的话恐怕不知道哪里会发生爆炸。”琴酒望着夏洛克说,“你按你的办法继续查就好了,我接下来就乖巧的旁观了。”

   

“等下,你竟然比夏洛克还快的找到了真相吗?”华生很不可思议的说。

   

“并没有,我只是稍微搜查了一下关于幕后黑手的事情,然后被警告了。”琴酒坐在沙发上说。

   

“阵果然很厉害,”新一有点好奇的问,“所以幕后黑手在我们身边吗?”

   

“你们都见过他一面,类似这种感觉。”琴酒回了一句话然后不出意外的看到自己的电脑响了起来,“嗯,他让我不要破坏他的游戏。”

   

“那就交给我们吧,夏洛克一定很快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新一很有自信的望着琴酒说。

   

“当然,我们只是旁观者而已。”琴酒望着电脑淡淡的回话。

   

新一望着重新陷入思考中的夏洛克,坐在琴酒旁边开始吹捧他的表现和特殊的地方。

   

“你要是敢没事和他一样无聊了往墙壁上开枪,走路走直线踩在桌子上,我绝对和你分手。”琴酒望着非常不靠谱的在赞扬夏洛克的新一警告。

   

“欸,嘛嘛,当然的啦,夏洛克是特殊的嘛,他确实很天才啊。”新一回话。

   

“所谓的把所有天分都点在了推理上的人啊…”琴酒感叹了一句,“虽然你在推理上没有那么的变态,但你情商比他高多了。”

   

“别这么说,夏洛克大多数时候都没有情商这个东西的存在。”华生吐槽了一句。

    

“说不定只是觉得不需要而已吧,阵你明明可以和别人好好相处还不是大多数时候都不肯好好和人沟通。”新一望着琴酒说,“说到底我们这里除了华生没有一个人的情商是正常的啊,虽然夏洛克真的是情商最低的那个。”

   

“我能听得到!”夏洛克还是没忍住喊了一句才继续研究案子。

   

在一阵整理思路后,夏洛克很顺利的解决了案件并且收到了这件事情还会继续的预警。

   

琴酒挑了下眉望着三人:“继续你们的侦探游戏吧,我会坐在观众席上好好欣赏的。”

   

“你管这叫游戏?”华生望着琴酒说。

   

“牵扯到人命的游戏而已,”琴酒甩了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

   

“阵,不要在外面说这种话啊。”新一无奈的回话,然后看着华生说:“抱歉,但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在意别人的生命,我也没办法,不过也没有说错,对于那个炸弹魔来说,这就是个游戏,他是设置游戏的人而我们,或者说夏洛克是玩家。”

   

“…无法理解,人们因为这种鬼游戏而死去。”华生回话。

   

“夏洛克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安心。”新一安慰了一下华生说,“听铃声,还有四个案子,在解决之前不介意我在这里住下吧。”

   

————————————————————

 

接下来的几天,三人陆续又解决了两个案子,一个人质是普通的男子,一个人质是看不见的老奶奶。

   

第三个案子解决后人质因为说出了相关信息而引起的爆炸让所有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爆炸一共导致了12个人的死亡,也让三观非常正的华生陷入了有点烦躁的状态。

   

“我来帮忙吧,你可以去找阵放松一下,反正暂时也没有案子。”望着起了一点争执的两人,新一回话。

   

“你会有点失望吗?”夏洛克望向新一说。

   

“就算是名侦探也做不到拯救所有人,我们的工作更多的是在事后查出真相或者阻止连环杀人案而不是预防案件的发生,我参与过的连环杀人案里一直到最后几个目标才找到凶手阻止这一切的才是大多数,”新一很平静的说,“我们只是侦探而已,就像夏洛克说的,我们又不是英雄,就算是超级英雄也做不到拯救所有人。”

   

“…”华生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这是对的,但是果然心里还是有点放不下这种难受的感觉。

   

沙发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新一望着发来的图片说,“交给我们就可以了,华生你去阵那里帮帮忙散下心吧,正好他手上那个案子也没解决,估计没有人拉着他去搜查的话他是不会亲自去的。”

   

华生望着两人点了点头,“交给你了。”

   

新一和夏洛克快速的扫了一遍网上和线下的消息,然后夏洛克打了电话找到了对应的案件前往了现场。

   

和警探一起来到了现场三人开始搜查尸体。

   

新一大概观察了一下尸体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结论,“果然还是应该叫华生来的啊,我都不是很擅长掩饰这件事。”

   

夏洛克安慰了一句术业有专攻然后在一阵整理后找到了对应的问题,美术馆的一副赝品画作。

   

看着完全不知道夏洛克在说什么的警探和完全不知道警探有没有脑子这个东西的夏洛克,新一打了下圆场,开始阐述自己的推理,而夏洛克不时的补充一些信息让他可以继续推理下去,两人合作着完成了推理然后向着目的地美术馆走去,路上夏洛克顺便买了个格伦,这次案子的杀手,的情报,然后派遣新一去死者家里调查一下。

   

另一边,琴酒和旁边的华生很满足的听着他们完成了推理开始了调查。

   

“好了,戏看完了,我们该开始我们这里的工作了。”琴酒望着第一次知道自己都在干点什么的华生说,“所以说探案什么的超麻烦啊,还要自己前往现场调查。”

   

“死亡的情景我已经搜到过了,在火车上,对方是死后被拉到火车上然后在路口被不小心摔下来的,时间大概也猜到了,监控没看出太多东西但他活着的时候最后出现的位置应该是他家里,随后就到了火车轨道边上,所以我们大概还要去那里看一下,至于凶手的话,估计是他女朋友的哥哥吧,但是介于你们好像没有证据就不让动手还是去他家转一圈先吧。”琴酒回话说。

   

“好,走吧。”华生点头应了下来跟着琴酒来到他的住所然后闯了进去。

   

“你确定这样没问题吗?万一有人正好来了呢。”华生有点不安的回话。

   

“没问题吧,我觉得,”琴酒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这里有血迹,所以他应该是在这栋楼里死的,但不是这里,虽然被清理过了,但是警方应该还是可以查出来,根据当天的监控,晚上应该只有那一个人来过这里。”

   

“他女友的哥哥。”华生刚说完就听见了们被打开的声音,“是他吗?”

   

“应该是的。”琴酒望着华生示意他来处理。

   

华生举着枪走到门口的走廊让他放下凶器,手里的自行车,然后把人带了上来。

   

再听完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以后,琴酒问他要来了丢失的文件递给了华生,示意他交给夏洛克,“好了,解决了,剩下的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评论
热度 ( 1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