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one hundred and six

检查了一下时间,正好一周,还有一天的空闲就到了新一要去做交流生的时间了,感叹了一下时间过的还真是有够快的,两人躺在床上计划着今天接下来要干什么。

   

“今天完了就要去学校了啊,去福尔摩斯家那里逛一逛吧。然后去吃午饭,完了在伦敦散散步吧。”新一思考了一下对琴酒说。

   

“你刚刚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现在回来了尽然还打算去参观吗…”琴酒完全没有动力的说。

    

“感觉是不一样的嘛。”新一正想着要怎么和琴酒解释就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传来了一阵震动声,“…是我爸妈打来的,糟糕,完全忘记了。”

   

琴酒望着新一接通电话开始说话,突然产生了一种再不跑就晚了的不明缘由的感觉。

   

“爸妈?…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我们现在已经在英国了,欸?…你们也在?…我接下来几天没有空啊……欸?!”新一有点心虚的望了琴酒一眼,“别吧……他绝对会超级不习惯的…等下,什么叫做不会很欺负?!…妈,我觉得这样不太好,万一…不…等下!什么意思?!”

   

新一听着突然响起的铃声,起身打开了门,然后看着外面直接闯了进来的母亲和一脸什么情况的琴酒相当心虚的介绍:“我母亲,工藤有希子,嗯,还有我父亲,工藤优作。”

   

“好了别介绍这种事情了,黑泽阵,我就直接叫你阵啦,真是没有想到我儿子会找个这么危险的儿媳妇啊。不过介于是我的混蛋儿子强行追的你,我也不好说点什么啊,但考核还是要考核的哦。下周陪我们在英国玩玩吧,反正新一接下来一周也没空。”工藤有希子目标很明确的走向琴酒,很有压迫力的说。

   

“妈…”新一看着自家母亲给自己打的手势还是没忍住开口说。

   

“新一闭嘴哦。”工藤有希子有点不满的回头说。

   

“会答应的吧?作为你以后法律上的父母的要求。”工藤有希子望着有点懵的望着她的琴酒说。

   

“…好。”琴酒点了下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工藤有希子褪去一开始灼灼逼人的样子笑着说。

   

琴酒望着眼前新一的母亲衷心的产生了一种她很麻烦的感觉。

   

“妈,不要欺负我家阵啦,”新一看着达成目的的母亲站在琴酒边上说。

   

“什么嘛?你的母亲我像是这种人吗?真是的。”工藤有希子有点不满的望着新一说,然后很快转换心情笑着回话,“不过马上就可以和儿媳妇一起去玩了还是很开心的,要好好表现啊。”

   

“…别叫我儿媳妇。”琴酒望着很有活力的有希子抗议了一下。

   

“才不要,反正就身份来说确实是嘛。”有希子一脸温和的笑意果断的拒绝了琴酒。

   

新一有点无奈加抱歉的对琴酒笑了一下,然后望着突然开始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递给了琴酒。

   

扫了眼手机上的名字,琴酒有点嫌弃的按了接通键。

   

“喂,琴酒,你现在在英国吗?一个人说翘就翘,请了这么久的假啊,本来人就不够了你还把事情都甩给我们。”贝尔摩德抱怨的声音很清晰的传了过来。

   

“有事直说,谢谢,每次谈之前都要演一下戏不累吗?”琴酒直接的打断了贝尔摩德的话。

   

“帮我抢两张票,还有,我现在在英国,下一周反正你家新一去上学,陪我玩吧。”贝尔摩德很直白的说。

   

“可以,把要抢的票的网站给我,后面那个的话,正好,来帮我处理一下你的友人,我不是很想一个人和她或者他们出去。”琴酒看了眼明显在听的工藤父母纠结了一下还是很直接的说了出来。

  

“这么干脆,友人?…哦,懂了,马上就到哦,我在酒店门口了,你要是没打断我我就可以直接出现在你房间门口了啊。”贝尔摩德思考了一下醒悟过来,“我帮你陪有希子逛街聊天什么的,你下次要陪我去漫展。”

   

“又来…不是刚去过吗?”琴酒带着拒绝的回答,“没点别的项目的吗?”

   

“嗯…那就帮我把赤井骗出来吧,我拉他去展子好了,你可以围观。”贝尔摩德思考了一下说。

   

“最近的展子…Lolita的那个的话我可以帮你把他绑过去。”琴酒突然想了起来非常真诚的回话。

   

“很懂嘛,那就这么说定了,”贝尔摩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对着几人挥了挥手说,“有希子,好久不见,还有两位工藤君,中午好啊。”

   

“莎朗,午好,要打扰我和我儿媳妇的约会吗?”有希子望着贝尔摩德用有点小生气的语气说。

   

“你竟然叫琴酒儿媳妇吗?录下来录下来,有什么关系嘛,多一个人热闹啊。”贝尔摩德愣了一秒掏出手机说。

   

琴酒望了两人一眼,感觉接下来几天自己大概会很头疼,突然有点后悔叫贝尔摩德来了。

   

“啊对了,琴酒,快去吃中饭吧,我快要饿死了,飞机上的东西完全不能接受啊,来点好吃的。”贝尔摩德望着琴酒说了一句,然后望向有希子,“有希子有什么想吃的吗?”

   

“刚来的话果然还是吃点有英国特色的吧。”有希子思考了一下回话,“要好吃的,典型的餐厅。”

   

“听到了吗?这可是丈母娘大人的要求啊。”贝尔摩德很幸灾乐祸的回话。

   

“闭嘴吧,我都已经吃了一周的英国料理了啊…”琴酒有点嫌弃掏出手机回话,“这家的话…要高档一点的还是平民一点的?”

   

“中午就平民一点吧,晚上再来高档一点的,晚上的地方要有酒哦,你先订着,我去对面房间把行李放了。”贝尔摩德回了一句话朝外面走去。

   

“那新一,我和优作也去放行李去了,就在隔壁,马上来找你们。”有希子望着新一说了一句,拉着沉默了全程的优作走了出去。

   

新一关上门看着琴酒叹了口气,“抱歉,我妈比较喜欢恶作剧,她并没有什么恶意。”

   

“嗯哼,和贝尔摩德一个类型的女人啊。”琴酒有点头疼的叹了口气说。

   

“嗯…无法反驳,私底下的话确实有点像,辛苦了。”新一回话说。

   

“比起这个,你可以让你妈别叫我儿媳妇吗?”琴酒相当不满的望着新一。

   

“我努力,但是我和我爸的话估计都没什么用处。”新一很诚恳的回了一句。

   

“啧,”琴酒放下手机站起身来换衣服,看着旁边腻上来的新一很不客气的一脚绊在他的脚踝的地方。

  

新一有点重心不稳的摔了一下,“抱歉了啦。”

   

“你的平衡能力也太差了一点吧,”琴酒看着尽然如此轻易的被绊倒的新一说,“给我好好锻炼一下啊。”

   

“这么突然谁都会被绊倒的嘛,”新一辩解了一下,看着毫不遮掩的换着衣服的琴酒,上前摸了下他的腹肌,“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保持肌肉的存在的啊……唔,手感真好。”

   

“别因为自己完全不锻炼就把所有人都归到这一类人里面啊你。”琴酒拍开新一的手扣着衬衫扣子说。

   

“今天怎么想到穿衬衫了,”新一看着琴酒有点难得的穿衣风格问。

   

“方便,晚上不是要去那种餐馆吗?衬衫的话什么场合都很适合,而且不是很热。”琴酒回了一句望着新一,“我给你定制的衬衫你都没怎么穿过啊。”

   

“你给我定制的太贵了啊…穿出去感觉很担心会弄坏。”新一非常诚实的说。

   

“…就算没坏,每次我买的时候也是会给你买新的的。”琴酒沉默了一下说。

   

“我知道,但还是不怎么习惯啊…”新一有点无奈的说,“那我今天也穿衬衫吧,是不是要烫一下?”

   

“…拿给我吧。”琴酒很无奈的望着对这件衬衫有点小心翼翼的新一说。

   

十五分钟后,两人一人敲响了一扇门把三人叫了出来。

   

“新一,要去吃饭了吗?”有希子很有活力的说。

   

优作跟着出了门看了眼新一身上的衬衫,“嗯,他帮你熨的吗?估计也是他买的,挺好看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啊…很明显吗?”新一有点惊讶的扫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

   

“好了吗?快点,车在楼下等着了。”琴酒望着三人催了一句向下走去。

   

“果然和你一起出去旅行最方便了,什么都不需要担心。”贝尔摩德望着门口的车说。

   

“还蛮能干的嘛,”有希子夸了一句,“看来可以好好享受一周了。”

   

琴酒完全没觉得高兴的上了车,这种莫名降了一个辈份的感觉,完全不想理他们。

评论
热度 ( 1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