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one hundred and seven

陪着两个一开始还有点暗暗的针锋相对,但马上就开始越谈越 high的两个女士用完餐,在场的三位被要求去陪着他们逛街去了。

   

望着优作的眼神就知道哪怕有希子是个非常有名的明星,她也是有着和大多数女人一样可怕的爱好,虽然说不是什么缺点,但是如果要帮忙领东西的话那就真的非常的让人心累了。

   

“琴酒,这件衣服怎么样?”贝尔摩德非常有兴致的和有希子走进店铺里挑衣服,拿了件看着很有设计感的衬衫问。

   

琴酒端详了一下很不客气的回话:“不管你是想卖给谁,我都代表他们心疼一下自己。”

   

“那就是拒绝喽,我觉得还挺好看的。”贝尔摩德有点惋惜的看着衣服说,“真的不要吗?我买给你啊,还蛮贵的呢。”

   

“为什么你老想着买给我们,我觉得这件蛮适合朱蒂的。”琴酒看了一会评价。

   

“…确实是蛮适合的,那就买了吧,不过我觉得你们穿会更有感觉一点。”贝尔摩德把衣服甩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玩手机的琴酒。

   

“你可以买一件给安室,我会帮你按着他让他穿上的。”琴酒抓住衣服抬头很诚恳的回话说。

   

“…那就两件吧,安室的码这里有吗?”贝尔摩德望着只要不牵扯到自己身上就满是恶趣味的琴酒说,“啊,找到了,接着,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我对这种类型的完全没兴趣,倒是新一,你要不要给毛利买一套,她接下来应该要用这种衣服吧。”琴酒突然想了起来望着一旁和他父亲围着有希子的新一说。

   

“这么说的话,确实,这个价格…也不是不能承受,那就买一套吧。”新一翻了下衣架上的衣服说,“但是我真的不是很会挑衣服啊。”

   

“衬衫还是选比较舒服一点的吧,你右手边数5个,裙子的话门口第二个衣架中间那条,部署,旁边那个,西装外套…上面那排第6件吧。”琴酒扫视了一下店铺说。

   

“欸?我觉得还是左下那件领口低一点的比较好看啊。”贝尔摩德回话说。

   

“那件…对于大学生来说不会有点有点太性感了吗…”琴酒表情复杂的望着那件。

   

“有什么关系,西装就是要禁欲但又显身材啊,兰的身材这么好,稍微凸显一下也没关系嘛。”贝尔摩德坐在琴酒旁边一副评价者的姿态说。

   

“你什么时候和她熟起来了吗?尽然直接叫兰…两件都买了好了。”琴酒望着新一说。

   

“工藤这里,来,你去买单我刷卡,就当是我送给你青梅的,有希子的也一起付了吧。”贝尔摩德把自己这里的几件衣服递过去把卡给他说,“密码的话,琴酒的生日乘上赤井的生日除以安室的生日,你知道他们生日的吧。”

  

“…算是知道吧,为什么是这种密码啊。”新一接过卡说。

   

“每张卡都是类似这种的,这张正好是这三个人而已。”贝尔摩德微笑着回了一句,“琴酒,真的不来两件吗?我都没看到你穿过这种啊。”

   

“闭嘴,我去买杯红茶,”琴酒很不想理人的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帮我带杯咖啡,可以的话顺便来包烟,谢啦。”贝尔摩德喊了一句话。

   

“没有烟。”琴酒回了一句走向对面的店铺,把两个麻烦的女人甩给了自家男朋友和他爹。

   

等琴酒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几人已经逛了好几家店铺了。

   

“慢死了啊你,你去买什么了?”贝尔摩德看着拎着几个袋子的琴酒问。

   

“你们的茶和咖啡,去买了点吃的还有香水,你的,你爸妈的,这个是贝尔摩德的,”琴酒把袋子递给众人说。

   

“这个香水,不是超级缺货的那个吗?”有希子有点惊讶的打开闻了一下,“儿媳妇真有品味,谢谢了。”

   

“啊这个,我正好快要用完了来着,嗯,所以你自己那份呢?”贝尔摩德望着琴酒手上的两个袋子一脸的好奇。

   

“...包里,这是巧克力和饼干,我用来配红茶的,香水什么味道的话,明天你不就知道了吗?”琴酒掏出自己最后去拿的红茶和一盒巧克力以及一盒黄油饼干,坐在街边的小桌子旁开始享用。

   

“嗯,我觉得我们可以晚一点在逛,来吃东西吧。”有希子和贝尔摩德望着手上的饮料和桌上的巧克力以及一小盒黄油饼干很有默契的下了决定。

   

新一和优作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开始探讨之前新闻上的案件。

   

琴酒听着耳边一边是案子一边是化妆品和首饰,叹了口气自己玩自己的手机,案件果然是最大的情敌啊,嗯,还有福尔摩斯。

   

新一瞅了眼有点无聊的琴酒凑了上去,“抱歉,一不小心又聊 high了,今天辛苦了,明天开始我就不能陪你了啊。”

   

“没关系,”琴酒望着旁边的新一很真诚的说,在221A住的这一个星期他已经适应的非常好了。”

   

“别这样嘛…我更加心虚了好吗……明明是来陪你玩的。”新一凑到琴酒旁边小声回话,“阵有那里想要去的吗。或者什么想做的,我陪你啊。”

   

琴酒望着旁边的新一摸了下他的头,“不用,只是想陪你出来玩玩而已,你在就可以,而且你接下来那一周忙完我们在待一会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被撩到了,可爱死了啊,这种话,新一挪了挪椅子凑了过去,搂着琴酒的腰带着点撒娇的感觉的开始东扯西扯的扯到了案件上去。

   

本来想说点什么的有希子和优作望着自己脑回路清奇的儿子都有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你刚刚说过了,我有在听。”琴酒叹了口气望着新一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

   

“…抱歉!一不小心又聊到那个上面去了啊。”新一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

   

“没关系,你除了案件和痴汉以外也找不到什么话题了,可以理解。”琴酒很宽容的说着相当具有打击性的话。

   

“…工藤新一能追到你真是一个奇迹啊。”贝尔摩德围观了一下回话,“boss要是知道是这样一个家伙把你拐跑了回来打死他的吧。”

   

“相比之下,我最近在担心你是不是以后要孤独终老了。”琴酒望着贝尔摩德回话,“二次元的女朋友和男朋友都是变不出来的。”

   

“别闹,以我的工作能够孤独终老就要感天谢地了好吗?”贝尔摩德很淡定的回话。

   

“是吗?”琴酒不做评价的回了一句。

   

“阵的话一定会很长寿的,”新一望着琴酒回话。

   

“我的话就不一定了吗?!”贝尔摩德望着新一很想打他。

   

“贝尔摩德你现在已经满老的了啊。”新一很诚实的补刀。

   

“…无法反驳,那个东西,是真的没有副作用吗?”贝尔摩德沉默了一下问。

   

“不知道啊,那种事情,现在看来没什么太大副作用,”新一回话说,“灰原说应该没什么太大副作用,但是这种药到底是改变人的样子还是延长人的寿命什么的就不确定了,我也只敢把阵调小了十几岁啊。”

  

“万一有副作用呢?你都不确定就敢给琴酒用啊。”贝尔摩德挑起一个巧克力放在嘴里说。

   

“在面对他的事情上,我不是很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你也不是第一次知道啊。”新一有点无奈的回话。

   

“没关系。”琴酒咽下最后一块黄油饼干安慰了一下新一,“走吧,再逛了几圈消消食,晚餐在两个多小时以后。”

   

“你这样放任你男朋友的行为小心哪天出事啊。”贝尔摩德顺口劝了一句把东西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再去逛两家店,然后我们就到处走走放松一下吧。”

评论 ( 3 )
热度 ( 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