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even
新一喝了一口刚上的乌龙奶茶,清了清嗓,开始解释。

“其实阵是我前段时间在路边发现的,那个时候她昏迷在路边,身上都是伤,她手腕上的伤也是那个时候就有的,我发现的时候有点晚了,导致阵的左手现在都使不上劲了。

那个时候我怕她熬不过去就把她接到了志保的诊室,等她醒过来就发现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忍心让她一个人无处可去,所以就收留了她。

她的名字确实是我取的,因为阵她刚醒来的时候老是没有安全感很想我那个逝去的朋友,长得也有点像所以就给她用了我朋友的名字,希望她可以变得像我朋友一样强大。”

听到新一的话,朱蒂不由的用怜悯的眼神望向低着头吃双皮奶的琴酒,真是个可怜的女孩,还没成年呢,就遭遇了这些,那些伤和之前的气势,她以前一定过的很辛苦吧,还好她遇到了新一。

赤井秀一看向新一,用一副我信了你才有鬼的表情望着新一。

新一装作没有看见赤井眼神的样子,把自己面前的甜品都堆到琴酒的面前。

赤井看着装傻的新一,偷偷的摸出手机发送了点什么。

琴酒偷瞄着赤井的动作,心里划过一道不详的预感,抬起头来想打个招呼然后先和新一回去。

“阵,怎么了吗?这家店的甜品很正啊,不喜欢吗?” 赤井看着琴酒有些烦躁的动作,微笑。

琴酒看着赤井的微笑,不详的预感更加浓烈,“新一,我想....”

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琴酒的话,新一接起的电话,然后就听见服部有些急促的声音:“工藤,出事了!我在xxx街,兰和和叶也在,快来...”

电话的信号很不好,到后面只剩下忙音,新一回拨了服部的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不好意思,我要离开一下,阵,可能要麻烦你自己回去了,这是钥匙。”

“等下,我也一起去!” 琴酒有些急促的回答然而新一已经跑出去了,赤井把手按在琴酒的肩膀上,对一旁的朱蒂说,“你去帮忙吧,我会照顾好阵的。”

朱蒂一脸懵的看着赤井,应到:“啊,好,那我先走了。” 然后便追着新一跑了出去。

赤井望了眼两人离开的方向,回头望向一边瞪着他的琴酒。真凶,有枪的话自己都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吧。

“琴酒,好久不见。这幅打扮还真是适合你。” 赤井把手伸向琴酒的左手,恶意的向伤口的位置按下去。

琴酒左手轻微的颤抖,咬紧牙齿忍住身体本能的想要叫出来的冲动。闭眼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释放出自己不加掩饰的恶意和杀气。

“....猜到了又如何呢?我就算承认了,你也没有证据不是吗?Rye。” 琴酒凑到赤井的耳边低声说道。

赤井的眼神里划过几缕兴奋,用手指磨蹭着被逐渐染红的绑带。

“你果然...还活着啊,只是可惜了这双握枪的手呢。”赤井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低吟。

琴酒用不知何时从赤井身上摸走的枪抵住赤井的心口,“就算是右手,这么近的距离我也不至于会射歪不是吗?”

赤井毫不意外的看着琴酒:“你不会开枪的,这里人这么多,用没有消音器的枪动手只会让你和我一起死而已。不是吗?”

琴酒阴沉着脸危险的看着赤井。

就在这时,甜品店的门口传来新一压抑着怒气的声音:“赤井秀一,你在干些什么?”

琴酒重新坐正,把枪塞会原来的地方,一副无害的样子。

新一拉起琴酒,弯下腰压低声音对赤井秀一说:“麻烦你,不管你想干什么,都离我的阵远一点。”

赤井挑了下眉,目送新一拉起琴酒,又拎起一堆袋子,转身就走。

小剧场:
新一:袋子真的好破坏我的形象……可是不拎琴酒又会生气QAQ
ps:琴酒是我的我的我的
琴酒:呵呵,今天回家准备搞事情了,赤井秀一你等着
赤井秀一:我只是捏了下他的手腕而已,他还用枪指着我呢,委屈,感觉背后凉凉的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