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eleven
琴酒看着不远处和劫匪对峙的新一和服部,站在人群中吃着棉花糖思考着,所以说事情是怎么变成这副样子的啊,莫名其妙的就被牵扯进了案件……昨天也是,只是在家门口的商场买点东西就莫名其妙的被FBI委托帮忙抓人了,现在的日本有这么混乱吗?之前在黑衣组织的时候都没觉得啊……

小兰拦在几人面前,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绑匪,然后,绑匪真的就朝着这里逃了过来,还带着刀。

琴酒望着随时准备打一架的小兰和和叶,叹了口气,所以为什么每次连身边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被牵扯进来啊,诅咒吗这是....希望明天可以和平一点吧……

琴酒从包里摸出一个电击器递给园子,给,防身用。然后默默的又从包里摸出两把看上去像弹簧刀似的刀子藏在了袖子里。

然后就看见小兰和和叶合作默契的踢掉了罪犯的刀却不幸将罪犯向人群踢了过来,琴酒看着毫不意外的被踢向了自己这边的,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躺着的,大概已经被打的怀疑人生的男子,站到他的身后单膝跪地,在他成功撑起自己之前将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另一把抓在手上。

“什么啊,两把弹簧刀就想吓住我吗?你给我,啊啊啊....”男子还没说完就被琴酒一刀捅在了手臂上。

“弹簧刀什么的,有时候可能会突然坏掉哦。”琴酒用略显冷漠的声音说道。

“阵!” 看到琴酒手上的两把刀子,新一将本来脱口而出的你没事吧给收了回去,“不要随身携带这么危险的东西啊。”

琴酒抬头看着跑过来的新一无所谓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感到被挟持着的男子趁机打掉了他手上的刀,正打算干脆起身交给新一来处理,却感到左手手腕刚刚被他抓了一下的位置又开始阵阵刺痛,琴酒有些不爽的用右手从靴子里摸出一把被磨的异常锋利的折叠刀,反手握住,在他的眼前晃悠。

“人渣先生,没看到我左手受伤了吗?谁允许你乱碰的啊,你打算怎么补偿我裂开的伤口呢?” 琴酒低垂着头用森冷的语气低声说道。

劫匪看着在自己的眼睛正上方几厘米的地方晃荡的刀尖,整个人不敢动弹。

新一把刀子从琴酒手中夺过来,然后示意警察来处理躺在地下先被兰她们揍了一顿,又被琴酒的行为和语气吓破胆的劫匪。

“阵,不要随身带这种东西啊,而且你到底带了多少刀子啊……”新一收起地上那两把被改造过的弹簧刀,看琴酒神色有些阴郁问到,“怎么了吗”

“伤口,又裂开了……” 琴酒不爽的望着自己左手上的绷带。

“啊,这样啊,啊呀,过段时间去拿药的时候我再去问问有没有什么可以在裂开后加快愈合的药吧,身上还有刀子吗?” 新一安抚了一下琴酒然后问到。

“没有了,所以,这把刀给我留着。” 琴酒抢回那把折叠刀放回到靴子里。

“喂喂喂,还回来啦你,”就在新一起身要去抢那把被藏起来的刀的时候,一旁的警官赶了过来,“那个,这位,小姐?你的刀子....”

新一接过话头,“只是弹簧刀而已啦,你看,一戳就收回去了,大概是刚刚那个人人品实在太差了吧。”

警官结果刀子看了一会,确实没有什么机关的样子,加上又是大侦探的好友的样子,也不追究,“那还有一把折叠刀呢?”

琴酒从不知道那里摸出一把长的一样的折叠刀丢给警官。“假的啦,这把刀。”

警官打开看了看感觉确实没开锋就还给了侦探,“下次不要让你朋友干这么危险的事啊。”

新一接过那把绝对不是同一把的折叠刀连连道是,转头瞪了琴酒一眼,然后还是认命的起身拉起琴酒,牵着人向一边在说话的小兰等人走去。

小剧场:
新一:琴酒不是擅长用枪的吗,为什么喜欢随身带刀子啊
琴酒:因为你不给我枪啊,你以为我乐意吗?!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