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fourteen
一座看着普通的工厂旁的山上,新一和琴酒站在一处观景台那里望着还亮着灯的工厂。

“阵,来,把围巾围上,还有大衣扣子好好的扣好啊。”新一举着毛绒绒的围巾往琴酒脖子上套。

琴酒不耐烦的看着纠缠不休的新一:“所以我都说了我不冷,安静点啊。”

新一强行给琴酒围上围巾扣起扣子,道:“听话,待会给你狙击枪玩。”

琴酒皱着眉松了松系的有点紧的围巾,“有子弹吗?没子弹闭嘴。”

新一幽怨的看向琴酒,翻出了两个望远镜一人一个。

“听说这里是组织的实验室?不知道换地方了没。”新一望着人烟稀少的工厂试探的问到。

“不是实验室,只能说是一个生产间而已,没多少资料。”琴酒观察了一下在里面的人,“没什么重要的人在这里,不过断了的话算是少了一个补给点也有点麻烦。”

新一看琴酒不断调整视野的样子不由问到,“怎么了,在找什么?”

琴酒敷衍的回答道:“一个小玩意,啊,看到了,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呢。”

新一有些好奇的追问,却只获得了一个晚点再说不是什么大事的回答。

警察在不久之后到了,里面还混着几个别的国家的人。

琴酒观察了一下警察的动向和工厂周围的人,望着从另一边进入建筑的两人低声骂了一句:“那家伙果然不怀好意啊。”

新一好奇的望向那个方向,“那个人,是卧底吗?你之前在怀疑他?旁边那个好像没见过啊。”

琴酒:“是吧,没查到什么,而且好歹也是个劳动力又没接触到什么就没管他,现在大概是想要瓜分一下研究成果吧。苍蝇腿在小也是肉吗?呵...旁边那个这段时间临时调过来的,没见过正常。”

新一:“唔,你就这样告诉我没关系吗?”

琴酒头也不回的望着工厂,“这种事情你知道了也没用有什么好瞒着的。唔,警方速度还挺快的啊,小鬼,等他们打完陪我去下工厂吧。”

新一愣了一下,正犹豫着该怎么拒绝,就听到琴酒有些急切的问道;“ 喂,小鬼,赤井在吗?”

新一看着琴酒有点懵:“在啊,怎么了?”

琴酒摸出新一的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了赤井秀一的名字拨了过去,“喂?rye,工厂后面有人摸进去了,在安置炸弹,去处理一下。”说完便不管另一边的反应挂了电话继续观察。

“啧,这家伙真慢啊,小鬼你会用狙击枪吗?”琴酒有点不耐烦的问。

新一有点尴尬的问道:“没怎么用过啊…怎么了吗?这么着急。”

琴酒冷静了一下,“我一部分的私人收藏在这里,警察估计找不到,但炸了就都拿不到了。”

新一沉默半响,“我还没答应你去取呢……”

琴酒仿佛听不到一样,在看到一边的子弹解决了人才安下心来。

“喂喂,不要无视我啊,我才不会带你去做这种事你有听见吗?!”
————————————————————
20分钟后,新一带着琴酒来到负责人面前。

“那个什么,我朋友他是科研人员想要进去研究一下这里的东西。可以吗?”新一有些尴尬的问道。

“工藤的话当然可以啦,毕竟这里的住址也是你提供的嘛。”负责人相当友好的回答。

赤井从不远处走来,“我可以一起吗?有我在也比较安全,毕竟还没有完全搜查完呢。”

琴酒有点不爽的望着他,但也没有拒绝,只是扭头向里走去。

琴酒熟门熟路的走到了一个休息室里,搜查人员似乎已经搜过了,室内有凌乱。

琴酒走到一边的钢琴前,弹了一段没听过的调子,然后便停房间里一声轻响,琴酒走到一边柜子遍上的地毯旁,掀开地毯,掰起一块有一点翘起的地板,从下面摸出两个u盘递给新一和赤井,“报酬,这里唯一的一点重要药物的资料。待会不准打我私库的主意。”

新一和赤井一人接过一个u盘,默默的跟在起身的琴酒身后来到了一个墙里嵌着一个巨大保险箱的房间,房间里,几个警方的人正趴在保险柜上努力的拆解密码。

新一走上前去让那几个正头疼怎么开不开的工作人员先出去,然后示意琴酒动手。

琴酒走到一边的一个小保险箱前,从边缘撬开一块可活动的瓷砖,在瓷砖下的密码盘里输了密码,然后便听见大保险箱应声而开。

新一望着大保险箱门上的密码转盘,有点心疼刚刚那些工作人员。

赤井倒是对这种做法适应良好,专注的看着琴酒把保险箱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扔了出来弯腰走到保险箱的最里面坐下,在一旁凑过来的新一的帮忙下把保险箱的里层拆了下来。

琴酒摸了摸里面露出来的小门,露出一个带着点满足的笑容。

新一在一旁有点好奇:“你的私库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取吗?怎么好像很久没碰过了一样。”

“这个私库是当年无聊临时起意造的,谁都不知道,外面的保险箱是公用的,我要来拿,肯定有人会看到,boss最近几年谁都不怎么信,一点小动作都会引火上身我就没去挑动他那根越发敏感脆弱的神经。”琴酒难得心情不错的耐心解释道。

新一默默的图了个槽,“怎么感觉你对你老板很不满意啊…”

琴酒皱了下眉头,“那家伙最近几年简直...算了,没什么,拦着赤井秀一,不要让他染指我的私库。”

说着他打开门弯腰进入房间,里面放着一堆的枪械和一个小柜子。琴酒走上前去把柜子里的一堆银行卡,身份证和其他各式各样的小东西塞到随身的小包里,又问新一要来了他的背包,挑挑拣拣的把大部分喜欢的小型枪支,匕首和两把看着好像经过改造的收缩时手弩塞进了本来空空的背包里。

“这里面放的是特质的子弹,帮我拿着。”琴酒给新一递了个袋子,又把理好的背包推给了新一,惋惜的看着剩下的那些武器。

琴酒把剩下的几把匕首藏到了衣服里,走到对着一把狙击枪摸来摸去的赤井面前,护食的把三把被组装了起来的狙击枪都拢到自己怀里,重新拆开发到小提琴的袋子里。

赤井眼馋的望着枪,果断抢过其中一个袋子,“封口费。我私人的,之前那是要上交的。”

新一看着开始放杀气的琴酒内心一跳,背着沉的要死的背包抱住准备掏出各种武器的琴酒,“阵,阵,冷静,你现在打不过他的啊!”新一望向把杀气转移向他的琴酒,果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好啦,阵,先回家吧,啊,把你的东西藏藏好先,那把枪等你手好了绝对给你拿回来!哦……草”

赤井望着新一问到:“手好了?”

新一双手捂脸,然后站起来拉着抱着两个小提琴袋子的琴酒就往外走,“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啊哈哈哈,该回家了哈,都这么晚了。”

赤井望着琴酒的身影皱了皱眉,又看了眼手里的枪,决定还是先自己观察一段时间再上报。

小剧场:
新一:糟糕....说漏嘴了啊……
琴酒:我的藏品啊…那个混蛋。

这章写了好久啊…求夸奖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