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ixteen
第二天早上,当新一起床的时候,琴酒已经在餐桌上享用早饭了,旁边还放着他的一份。

“今天怎么这么贤惠?”新一打着哈欠问。

琴酒喝了一口咖啡,“不是你说的求人态度要好一点吗?”

“啊,也是,”新一走到餐桌边坐下,然后突然回过神来,“等下,你怎么出来的?”

琴酒瞥了他一眼:“我都说了别老管着我,我都答应过不会离开了。”

新一抽了抽嘴角:“我还没答应呢…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开的门啊?”

琴酒当作没听见后面那句:“饭,你吃了,不答应的话吐出来。”

新一沉默半响叹一口气:“好了好了,答应了答应了,你也不用告诉我了,晚上我还是和你一起睡吧。”

琴酒再切松饼的刀发出呲啦一声,“不要。”

新一继续食用着早餐,“反对无效,吃完了我去洗碗,然后我们来谈一谈伏特加的问题。”

琴酒带着杀气的把盘子里的松饼切碎,将杯中咖啡一口饮尽,起身不爽的甩了一句我吃饱了就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去,一边玩着匕首一边死死的盯着新一。
—————————————————-
二十分钟后,新一从身后环住把刀子转的越来越溜的琴酒,按住他的手,“好了好了,我的错,别玩了,你又不是右撇子,很危险的。”

琴酒仰头看着新一,用枪指着新一,“分开睡。”

“不要,别玩枪,容易走火,”新一拨开上了膛的枪,“走了,去我房间,你来联系伏特加。”

琴酒不爽的把枪收回衣服里,右手转着匕首,跟在新一身后向楼上走去。

新一坐在琴酒身边,看着他熟练的上了一个不知什么网站,给一个陌生的用户发了条消息,‘xxx酒吧,琴酒,安利。”

新一默了一下,“这么直白的吗?”

琴酒:“加了安利两个字啊,而且这家店的琴酒确实调的不错。”

对面很快回了一个好,然后又回了一条‘琴酒?’

琴酒回了一句,‘嗯,酒吧见。”

“晚上陪我去一次酒吧吧,” 琴酒对新一说道。

新一沉默片刻,“我是没问题,但你的话现在好像还没成年?”新一看了下琴酒僵住的神情,安慰了一句,“嘛,去还是可以去的,给你点无酒精的饮料就好了。”

琴酒望着新一,“你的意思是要我在伏特面前,去酒吧喝无酒精饮料嘛?”

新一沉默片刻,“其实就实际而言你的身体现在确实没有成年?而且烈酒会影响药效,对身体不好。”

琴酒深呼吸片刻,把刚刚放在一边的匕首拾起来像新一的方向划去。

“喂喂喂!冷静一下啦,阵,”新一狼狈的向后躲了一下,制止住那毫不留情的刀子。

琴酒脸色有些扭曲,“晚上伏特加要是敢做些什么无礼的动作你就完了我告诉你。”

新一有点懵的望着琴酒,什么啊?
———————————————————————
夜晚的xxx酒吧外,新一牵着略做了些伪装的琴酒进了酒吧,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穿着便服的伏特加。

伏特加看着在自己的对面坐下的人熟悉的面容惊了一下,银色的长发被束成的两个低马尾垂在脸旁,穿着暖色、宽松的高领毛衣,身材倒是一如即往的瘦,但因为身高的原因整个人看着小了几号,表情...伏特加望着琴酒带着杀气的眼神终于回过了神,“大哥?!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爱啊?”

新一心里默默咯噔一声,还没来得及制止,一边的琴酒就揣着刀子划了过去,伏特加条件反射的抢过刀子反手遮住,对旁边被琴酒弄出的声音吸引过来的人歉意的笑了笑。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你的刀子。”伏特加将刀子还了回去,“不愧是大哥,连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新一坐在一边被伏特加熟练的顺毛技术惊了一下,看了眼身边仍然黑着脸但没有动手的琴酒一脸佩服。

伏特加叫过一边的服务员,点了三杯不同口味的饮料,琴酒看着伏特加的神情头疼的扶额,随意拿了一杯,示意身边的新一也去取一杯。

伏特加取过最后一杯饮料,“这位是...工藤新一吗?”

“啊,对,嗯…你来跟他谈?”新一看了眼旁边的琴酒。

琴酒捧着手中的热饮,看着伏特加的眼神,整个人都被低气压围绕着,“管好,你的,眼睛好吗?”

伏特加有些歉意的说:“抱歉,一直听vermouth说大哥以前刚来组织的时候很可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时期的你,有点忍不住。”

琴酒叹了口气,“换个称呼吧,组织最近情况有点麻烦,我暂时不打算回去了,这个家伙会帮你策划一场假死,你到时候,算了,你什么也不用做,做好心里准备,到时候照这家伙说的做就可以了。”

伏特加应了一声是,望着琴酒的手腕问到:“黑泽,你的左手受伤了吗?”

琴酒抚了下手上的绷带,拉了拉袖子,“会好的。”

伏特加带着点恶意的望了新一一眼。

新一讪笑了一下,然后就被一边的琴酒拉了起来。

“最近会找计划行动,我们先走了,具体的以后再聊。”琴酒留了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
新一和琴酒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感叹了一句:“没想到这家伙还满敏感的嘛。这么关心你我都要吃醋了。”

琴酒有点无奈的回了一句,“也就面对我的事的时候比较敏感,这个家伙有时候会莫名的对我母性爆发,今天的衣服大概刚好戳到他的点了,激起了他的保护欲吧。”

新一抽了抽嘴角:“母性?”

琴酒沉默片刻,叹了口气,“也可以说父爱吧,这个家伙...超级想养个女儿的....虽然我不是,但以前介于他身边基本只有我,所以,有的时候会突然对我充满保护欲而且对关于对我不利的消息很敏感。”

新一消化了一下这句话:“伏特加真是个神奇的人啊。”

小剧场:
琴酒:心累...
新一:有危机感啊,本来以为是情敌,没想到他可能是想做我丈母娘?!
伏特加:比起女儿其实跟想养小琴酒,只是怕说出来被打死....

评论
热度 ( 2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