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twenty eight
晚上京都的夜市里,因为心情不爽出来散心的琴酒和伏特加走在人群里。

伏特加饶有兴趣的跟在琴酒身后环视着周围各色的小摊。

“大哥,那个好像是工藤侦探啊。”伏特加突然停住望着一边小巷里的一个小店说,“啊,进去了,要去找他吗?还是继续逛....”

琴酒望着小巷眯了眯眼睛,看着旁边小摊里坐着的某个人,招手示意伏特加靠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有带枪吧,到那家店旁边的小摊里去等着,坐在那个穿灰色大衣的男人背后,待会见机行事。”

伏特加愣了一下,“那你呢大哥?一个人很危险的啊…”

琴酒有点无语的回答:“就算伤还没好我也不是谁都可以伤到的,以前又不是没有带着伤出过任务.....”更何况现在左手其实康复的还可以。

伏特加纠结了一下,应了声是,从怀里摸出了新一塞给他的那把属于琴酒的手枪,“这个给你,虽然手没好但吓吓人还是OK的。”毕竟是真枪....

琴酒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手枪沉着脸接过枪,转身向店里走去。

寿司店里人不少有点喧哗,琴酒环视了一圈在一个角落的位置发现里新一,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看着有点不安的男子,琴酒走过去坐到新一的旁边,“新一,抱歉来晚了。”

新一愣了一下然后往旁边移了一下,“啊,这就是我说的那个朋友,田中奏多,是个医生,这位是黑泽阵,是...”

新一纠结了一下,还没等他开口琴酒就先回答了,“我是他男朋友,所以不用介意,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琴酒望着在他来的时候就显得更加不安的田中越发慌乱却强壮镇定的样子,暗暗在心里耻笑了一下,还真是,不过关的演技啊。

新一显然也看出了他越来越慌张的样子,安抚到:“放心啦,我男朋友不是外人,不用担心他把你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到底怎么了,虽然之前我是有听说你的手术出了点小失误但以你的资历来说还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男子的表情扭曲了一下:“那个家伙,那个病人的哥哥,是恶魔啊…因为那件事情,他,他绑架了我妹妹,然后....然后逼着我去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还留了证据......”

新一看着田中夹杂着恐惧和愧疚的神情,担忧的问到:“你做了什么?”

男子有点艰难的开口:“我...我不小心被他们利用,杀...杀了人...”

新一瞬间捏紧手中的水杯,“田中你.....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

男子苦涩的回答:“是真的....对不起,我.....我真的没办法.......”

琴酒看着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的新一沉默的样子开口打破了沉默,“所以,你找我的男朋友是想干些什么呢?”

男子呼吸一滞,“他们用那个证据威胁我让我继续干这种事....我,我不想再做一次了…拜托请帮帮我,我只是想要我的妹妹可以平安的生活下去……”

新一有点不忍但还是说道:“虽然很同情你,但是杀人这件事我是不可能帮你瞒掉的,所以...你最好还是去警察局自首比较好,我可以替你照应一下你的妹妹。”

男子露出略显苦涩和决绝的表情,“我...我知道了,我会去的....呐,工藤,在那之前可以满足我的一个愿望吗……”

新一压下心中的一些不对劲的感觉,问到:“什么?”

男子深呼吸了一次,面露狰狞,“对不起,既然你也没有办法,那为了我的妹妹,我就只好对你下手了…”

新一听到一半便觉得不对劲,但可惜还是没能拦住田中的动作,田中掏出了个喷雾按了下去,虽然新一在他按到第三次之前将瓶子抢了过来,淡白色的气体还是逐渐弥漫开来,本来吵闹的店面逐渐安静了下来,强力安眠药吗?这也太强力了点吧…

琴酒扶起开始有点迷糊的新一向外走去,“让sherry给你配点万用药和解毒剂吧,虽然说可能对安眠药效果不大。”

新一靠在琴酒身上有点艰难的回应:“这种安眠药,对你没用处才比较奇怪吧…”

琴酒扶着新一回答:“怎么可能没用,只是一开始屏住呼吸后来散开来才吸进去一点加我的药抗性比较强而已,”琴酒扶着新一走出店门看着隔壁小摊起身的男子看着工藤新一的惊讶以及慌乱的表情挑了下嘴角无声地说道,“伏特加,带回去。”

男子看着望着自己的方向的琴酒愣了一下然后便感到后颈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砸中的感觉,晕了过去,旁边小摊的人一阵骚动不安,然后就听见伏特加对那些人解释说这是在抓逃犯,现在要把人送走了,待会会有别的警察过来处理现场才让围观的人稍微安静下来一点。

示意伏特加把人带走后,琴酒趁着没人注意这里的情况扶着意识不太清楚的新一坐到了不远处的河堤边的长凳上。

新一靠在琴酒肩上晃了晃脑袋,无奈的等着药效褪去。

—————————————————
感觉这一章没什么好吐槽的所以小剧场就先缺席一次啦

评论
热度 ( 18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