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twenty nine
等新一彻底醒过来的时候,夜市以及变得人烟稀少了,新一按了按还不是很清醒的脑袋,“抱歉,我靠了很久吧…腿还好吗?”

琴酒将视线从手机转移到了新一的脸上,“有点麻,确实躺了很久,你药抗性有点差。”

新一挣扎着起身,“唔,我的那个朋友呢?”

琴酒收起手机,“不知道,大概走了吧,反正主谋已经带走了就没去管他。”又不能对他用刑。

新一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响,“哎....那我们先回旅馆吧,今天真的是谢谢了。”

琴酒活动了一下身体,“先陪我去吃晚饭,饿死了。”

新一望着起身看着他的琴酒,收拾了一下心情,冲着琴酒笑了笑,“好,走吧。”

走上夜市的大家,店面还开着不少但已经不再拥挤了,新一侧头望着走在身边的琴酒,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真是没想到,有一天可以那么平静的和他走在一起啊,“呐,可以牵着你吗?”

琴酒有点无语的望着新一,“哪有人这么问的,我好像还没接受你吧?”

新一笑了笑,用十分柔和的声音问:“所以可以吗?阵。”

琴酒望着一脸温柔专注的新一,觉得自己的心跳略微乱了几下,然后直视前方,说道:“又不是第一次,想牵就牵啊。”

新一握住琴酒的手,十指交错,带着笑意的调侃:“今天穿的可是男装哦。”

“有什么区别吗?”琴酒反问道,新一只是回了一声轻笑。

两人安静的漫步在夜市的街头,明明周围不时有嘈杂的声音和别人好奇的打量,新一却有一种只有自己和琴酒两个人的感觉,不想打破这种氛围啊,感受着身边的人那修长的手指和手掌传来的温度,新一不由的这样想。

“小鬼,去吃鲷鱼烧吧。” 琴酒望着旁边的一家小店突然停下了脚步。

新一顺从的跟着走过去,“不要叫我小鬼,叫名字啦,不过吃红豆吗?还真的是很合适呢。”

琴酒有点茫然的望着新一,新一笑了笑不回答,“老板,来两个鲷鱼烧。”

琴酒双手捧着热热的鲷鱼烧,带着韧性的外皮配上柔软细腻的甜豆沙,唔,真的是很满足的感觉啊,没想到这家店味道尽然还不错呢。

新一望着一脸满足的琴酒,啃了口鲷鱼烧,唔,秀色可餐啊,这种日子果然就应该吃甜蜜蜜的红豆啊。

琴酒突然想起来了些什么,露出一副略有点狰狞的表情:“和你说一声,boss...让我去上高中来着的,你以前上的那个,下周开始。”

新一突然愣住,有点懵,“boss,黑衣组织的老板吗?等下,上高中!”那样的话我不就不能和我家琴酒天天呆在一起了吗?!

琴酒有点烦躁的点了点头,“嗯,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新一颤抖的问了一句:“可以拒绝吗?”然后就看到了琴酒更加阴沉的脸色,“天呐,我的二人世界啊,要不我也去那里找份工作吧…”

琴酒望着一脸怨念的新一问到:“说起来,你不是也应该在上大学吗?”

新一一副伤心的表情:“啊,我吗?因为情况比较特殊而去我以后应该会开事务所所以我是在家自学的啦,只要到时候去考试和交论文就可以了…我大学有个专业是心理学来着的,不知道我高中招不招实习生啊?”

琴酒沉默了一下还是组织了新一,“算了吧,你白天在家正好可以做训练,而且伏特加也在家,你可以练近战了。”

新一望着有点残忍的说出这句话的琴酒一脸的不乐意,但还是有点委屈的答应了下来。

“啊啊啊,我和我的阵最后自由的几天了啊!”新一用力的咬了一口鲷鱼烧,悲伤的呐喊。

“谁是你家的啊…”琴酒看了眼生无可恋的新一安慰到,“好啦,现在已经是四月底了,也就那么两三个月....” 琴酒算了下时间一脸的绝望,为什么难得的假期他还要去上学啊,连训练都没时间做了啊!还想去射击馆呢…

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在吃完最后一口鲷鱼烧了以后,琴酒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不要想这个了,吃完了,再去逛逛吧,我还饿着呢。”

新一把最后一点塞到嘴里,应了一声,站起身来牵着琴酒,嗯,不能让这种坏消息干扰到难得的约会,唔啊...超伤心的啊……

小剧场:
琴酒:不想上学...boss到底在想些什么
新一:想去学校找他玩...好不容易关系近了点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