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thirty two
在一棵偏僻的巨大的樱花树下,琴酒和新一正享用着早餐。

咬着口中的三明治,新一有点惊叹的回答:“他准备的早餐味道相当不错啊。”

琴酒跪坐在边上,小口的咬着三明治:“不然我干嘛要花那么多钱请他,明明是个超级棒的厨师却选择了这种职业啊……”

新一停了一下,“很贵吗?”

琴酒抬头望着新一回答:“还好,也就50万日元。只是事后还要陪他过个游戏,比较麻烦。”

新一有点好奇的望着琴酒:“什么游戏?”

琴酒叹了口气:“不知道,他朋友做的,我说你啊,难得两个人一起出来,要和我一直谈另一个男人吗?”

新一突然脸红了起来:“抱歉抱歉,这算是第一次正式约会吗?”

琴酒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如果以后在你没放弃之前我答应你了就算是吧,如果没有那就当作只是朋友间的野餐。”

新一笑了笑,“所以至少也是朋友了吗?”

琴酒有点恶趣味的凑到新一耳边,“确定想和我做朋友而不是恋人吗?”说完就退回原位,从一边的点心盒中取出了一杯布丁。

新一望着琴酒有点心痒痒,知道我喜欢你还老是撩我也太过分了吧,纠结了一下,大概是觉得琴酒今天不会动手,新一默默把自己从琴酒对面移到身边,在他转头望向自己的时候扶着琴酒的后脑,用力把人推倒在野餐布上亲了上去。

琴酒把手中的布丁放下,摸着身上的刀子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掏出来只是用力的咬了下去。

新一直起身来有点委屈的望着琴酒,却只收到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琴酒摸了摸自己盘起来的头发黑着脸拆了准备重扎,“你这家伙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啊,更何况我还没同意啊…真是,头发都乱了,麻烦....”

新一看着琴酒的样子蹭到他身边环住他的腰,“忍不住了嘛,阵,很甜哦,想在吃一口。”

琴酒的动作稍微停滞了一下,移开视线回到:“你给我适可而止啊,下次可就不止是咬一口了。”琴酒盘完头发,望着一边搂着他的腰一脸委屈的新一,叹一口气还是凑了上前去轻咬了一下新一的嘴唇,“回去坐好,吃你的早餐去。”

新一十分乖巧的坐会原位,望着琴酒有点放任的表情感觉自己今天简直被幸运女神眷顾着。

琴酒吃完布丁和酥饼神了个懒腰,“既然那家伙准备了画具,这里视野也不错,要一起画一幅画吗?”

新一叼着食物望向琴酒,琴酒从一边的百宝箱里翻出画架,画布等,一一放好,“你先吃着,以正前方的那颗樱花树做中线,一人画一半。“

新一点了点头,咽下口中的食物,把剩下的一点点心和一块三明治收了起来放到一边,坐到琴酒的身边取过画笔就着琴酒画的那一点朝着反方向延伸,偷瞄了一眼身边专注的琴酒,新一心跳不由的快了几分,不行不行要专注啊,这可是难得的一起画的作品啊,唔,阵画的好好看,不愧是阵啊。

时不时有几个行人路过,看到是在画画就静静的观摩一会或者偷瞄两眼显得十分亲密的两人然后继续散步。

等琴酒终于画完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左右了,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琴酒走到一边等着新一结束他的那一边。

这时一位摄影师走上前来递给了琴酒几张照片,“不好意思,因为画面很美所以就拍了几张,这几张就送给你们了,那个,请问可以留底片吗?”

琴酒看着一张照片里明显在偷瞄自己的新一笑了笑,“谢谢,我很喜欢这几张照片,虽然说底片可能不能留,这家伙的工作不适合。”

男人有点遗憾的点头示意知道了,在琴酒面前删除了底片然后笑着离开了。

新一有点不满的凑上前来,“不要当着我的面和别人有说有笑的啊阵,哎,这是...”

琴酒冲着新一晃了晃照片,“来送照片的,不专心画画的小鬼,画完了吗?”

新一看着琴酒有点心虚的回答:“还没有啦,阵就坐在我身边我很难不去注意啦…不过,拍的还真好啊。”

琴酒作出嫌弃的样子推开新一:“快去画画,慢死了。”在新一有点不情愿的回去后琴酒默默摸出一张在最地下的,他带着笑意的,回望刚偷瞄完有点脸红的新一的照片,真是...才相处1个多月而已啊,已经那么习惯他了吗,真是可怕...但并不讨厌啊……

小剧场:
新一:甜甜甜,开心的冒泡
琴酒:糟糕啊…不知不觉好像有点喜欢上他了啊……
赤井:真的是够了,为什么今天我要在这里出任务,一边是贝尔摩斯和朱蒂,一边是琴酒和新一,还都在秀!恩!爱!我也应该去找一个黑衣组织的男朋友了吗?!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