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嘻嘻,一起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chapter thirty five
等贝尔摩德上来时,肩膀两侧和大腿血流不止的男子正瘫坐在地上。

“琴酒....你这样让我怎么和FBI的人交代啊!” 贝尔摩德有点不满的抱怨。

“有什么关系,这不是没死吗?他们本来也猜到你会用枪了吧。”琴酒无所谓的理了理衣服,“而且反正他都已经交代了那些人的位置了,让赤井去搜下是不是,搜完这家伙死了也没关系了啊。”

贝尔摩德叹了口气,给赤井打了个电话,让男子交代了一下位置。“所以,我们现在要干嘛呢?”

琴酒摸出一套组织内部自制的卡牌:“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贝尔摩德看着放在熟悉的卡牌最上方的那张去警察局自首抽了抽嘴角,“不会是抽到了大冒险就一定要做的那种规则吧。”

琴酒理了理牌,喂旁边的男子吃了个药:“怎么可能,你可以选真心话,来吧,轮流抽卡。”

贝尔摩德摸了张牌,“大冒险,打电话邀请FBI在日本的负责人共进晚餐……我选真心话。”

琴酒:“如果因为组织你要和朱蒂对立不得不对她动枪,你下得了手吗?”

贝尔摩德:“下不了,我会放水的,她也会,被发现了一起完蛋,约好的,该你了。”

琴酒:“大冒险,去找最亲密的人玩惩罚游戏吧(在下位),真心话。”

贝尔摩德:“是初吻吗?和新一kiss。”

琴酒:“不算以前任务的那一次的话是,抽吧。”

贝尔摩德:“真心话,现在谁是你最大的阻碍,恋情上的话boss啊,事业上的话你啊,打算去告状呢吧你。”

琴酒不置可否的抽了张牌:“大冒险,去向你的上司告白吧,我选真心话。”

贝尔摩德:“所以谁是你现在最大的阻碍呢?”

琴酒:“Rum哦,顺便,boss不会是你恋情上的阻碍了,马上,抽牌吧。”

贝尔摩德:“啊呀,lucky,选一个人代替你进行真心话呢,为什么?”

琴酒:“因为一个约定,我和他的,或者说他单方面强行定下的,真心话,问吧。”

贝尔摩德:“什么约定?”

琴酒:“知道太多不好啊,我是第一顺位继承人来着的,Rum第二,所以打算陪我搞Rum吗?该你了。”

贝尔摩德强行压下内心的震惊:“也不是不可以嘛,强制执行大冒险,举办一场不恐怖的大型犯罪,让大家知道不是所有犯罪分子都很危险。什么啊…知道了,我会去的,该你了。”

琴酒:“pass卡,继续。”

贝尔摩德:“大冒险,在网上公布一张有脸的裸。照?我选真心话。”

琴酒:“如果boss突然要求你和他睡一次,你会答应吗?”

贝尔摩德:“....看情况吧,能跑就跑,跑不了就答应。”

琴酒:“真心话,近期让你觉得很不想告诉别人的一件觉得丢脸的事....什么啊,我可以选大冒险吗……”

贝尔摩德:“当然可以啦,晚上穿着猫女仆装给新一暖床,还OK的吧。”

琴酒纠结了一会还是选择回答真心话:“被新一压在门上强吻....”

贝尔摩德有点可惜的说:“我觉得我想的那个大冒险挺好的啊,不过,没想到呢,小侦探那么热情的吗?唔,强制大冒险,去参加一次cosplay并发到组织官网...都是些什么啊……知道了…会去做的。”

琴酒:“真心话,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关于你的秘密...我选大冒险。”

贝尔摩德:“lucky~那就还是之前那个,加上要拍张照给我看和要说主人我来给你暖床了,我会买了衣服寄给你的,唔,真心话,没附加内容。”

琴酒咬了咬牙瞪了完全不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的贝尔摩德:“如果boss‘死’了,你会站在我这一边吗?”

贝尔摩德顿了一下:“会,只要不会伤害到朱蒂。”

琴酒:“大冒险,在路上找10个路人热情的拥抱一下他们...真心话吧。”

贝尔摩德:“如果你搞定了Rum继承组织你会和FBI站在对立面吗?”

琴酒:“不会吧,但应该也不会站在一面,不过我其实不是很想接手现在的组织啊……”

贝尔摩德笑了一下:“大冒险,在众人面前向你的爱人告白索吻,OK啊,就待会。”

琴酒正要摸下一张牌,就听见有人靠近的声音,“贝尔摩德,琴酒,你们...没..事吧?在玩牌吗……”

贝尔摩德看琴酒一副不会继续抽下去的样子叹了口气,下一张她瞄到的那一半写着强制大冒险啊…“朱蒂,我爱你,最爱你了,来个热情的亲亲吧。”

一旁一同赶来的新一和赤井愣在原地,贝尔摩德搂着朱蒂亲了下,“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啦,小侦探,我有给你争取福利哦~”

琴酒想起某个糟糕的大冒险偏过头去不想看到这几个人。

赤井了然的望了眼放在地上的牌,“挺好玩的,新一你也可以去和琴酒玩玩看。”

“闭嘴...”琴酒收起地上的牌不想理他们。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