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thirty seven(2)
———琴酒的报复和贝尔摩德的搞笑犯罪(中)———
中午11:30
结束了午餐正和新一聊天的琴酒看着手机上传来的消息十分恶劣的笑了一下,然后给伏特加发了个短信提醒他换个位置可以准备拍摄了。

新一望着突然笑的幸灾乐祸的琴酒问:“怎么了?发生什么好玩的事了吗这是?”

琴酒招手示意服务员买单,然后带着点恶意的说:“贝尔摩德的计划开始了,走吧,我们一起去...小小的恶作剧一下。”

与此同时另一边
贝尔摩德望着身边忙碌的小弟们十分绝望的给自己鼓劲,没关系,带着面具呢,反正没人认识我...只要那个家伙不干点什么,不过我昨天都送了那种东西了,琴酒今天要是还能来搞事情小侦探也太弱了一点吧?

贝尔摩德带上准备好的很可爱(羞耻)的鲷鱼烧面具,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鼓劲。

中午11:50
新一被琴酒带着来到了一个有着不少人的广场然后就看到不远处的树荫底下一堆FBI的人正站在那里闲聊,不远处的高楼上,拿着摄像机的伏特加向着两人招了招手,琴酒向着那里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新一走向另一边一群打扮的十分奇怪的外国人。

“hello,琴酒,这是你男朋友吗?”红色短发的带着墨镜的女人看着走过来的两人招了招手。“啊哈,贝尔摩德的好戏呢,真是期待,谢谢通知啦。”

“不客气,大家尽情捣乱,我男朋友,”琴酒望着全部看过来的几人介绍了一下旁边很艰难的维持着来表情的新一,“FBI在对面但请你们不要打起来谢谢,把火力瞄准贝尔摩德就好。”

交代完事情,琴酒转身拉着新一走向另一边,新一向着一脸黑线的望着这里和刚刚那群人的赤井尴尬的笑了笑,“你还真是完全把昨晚的账算在贝尔摩德身上了啊……”

琴酒望着新一:“难不成你希望我算在你身上吗?更何况那个混蛋…把照片群发了啊。”

新一默了一下,“请务必把账算在她身上不要手下留情!”

与此通知另一边的小巷里,一脸阴郁的Rum望了望贝尔摩德鬼鬼祟祟的做着准备的样子和另一边一推黑衣组织的成员聊的很开心的样子,在内心散发着诅咒,琴酒那个混蛋啊,呵,所有人都通知了竟然不通知我!贝尔摩德的好戏竟然不通知我!报复吗?!幼稚!

中午12:00
广场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推穿着整齐带着面具的人的人展开了一些板子把整个广场都围了起来,广场一边的台子上一个打扮十分卡通,带着鲷鱼烧面具的身材不错的女子走了出来。

“hello,在这个广场上的大家,我现在在此镇重宣布,你们被挟持啦!不要想着冲出去啊,我的同伙们可是带着枪的啊,现在,全体安静!!放心,我无意伤害你们的安全,只要完成一个小小的任务就可以安全的待在一边啦,等所有人都完成了就可以离开啦。”

人群勉强安静了下来,一个站在那个台子附近的男子壮着胆子问:“那么...请问,要完成什么任务,会,会有危险吗?”

站在台上的贝尔摩德看着广场上的那几个FBI和组织成员咬牙低声咒骂了一句:“混蛋琴酒啊…和我有仇吗?!这反应,昨晚是被吃干抹净了吧,呵。”

男子看着台上散着杀气不回话的女子壮着胆子又问了一遍。

“啊?啊,任务啊,就是请每个人都品尝一个鲷鱼烧啦,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大家感受鲷鱼烧的美好啊!所以从你开始好了,吃完一个鲷鱼烧就可以到一边去啦!”

男子愣了一下,接过鲷鱼烧,安静的在众人的目光下吃完了这个鲷鱼烧。

台上的女子蹲下来问到:“好吃吗?”

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一般吧…我不怎么喜欢甜食啊……”

“哎?!好吧,不管怎样,吃完了就到那里去吧,大家都来领鲷鱼烧吧,都吃完就可以走啦,如果不吃的话,就会被喷一身的水哦,嘛,被喷完也可以走啦。”女子解释了一下,示意手下分发鲷鱼烧然后视死如归的穿过人群向另一边的FBI走去。

“这里的大家也来享受一下鲷鱼烧吧~”贝尔摩德此时无比庆幸自己带了面具。

“今天温度这么高,现在还是正午,完全不是享用鲷鱼烧的好时期啊,你确定你真的喜欢鲷鱼烧吗?”赤井有点嫌弃的说到。

“闭嘴啊,吃不吃,不吃就去享受一下水枪凉快一下啊!”女子递上鲷鱼烧恶狠狠的说道。

“嘛嘛,赤井,免费的食物干嘛不吃。”一旁的朱蒂结果鲷鱼烧很强硬的递给赤井和身后的同事们。

“你确定吗?都不知道卫不卫生啊,这种没有合法手续的食物。”赤井一脸嫌弃的望着手下的食物,“而且万一是他们自己做的呢?肯定很难吃啊…”

“啊呀,做的那么好看肯定不是他们自己做的啊,安心啦安心啦。”朱蒂望着赤井一脸的认真,“吃吧吃吧,早点吃完就可以走啦。”

贝尔摩德望着朱蒂内心各种感动,唔啊,还是我们家朱蒂好,赤井这个只知道看热闹的混蛋。

“啊啦,既然这里搞定了我就先去另一边啦,大家好好享受鲷鱼烧吧。”女子留下几个小弟向一边被琴酒搞得很崩溃的小弟那里走去,“啊呀,这里是怎么了?”

“火候,出炉时间,口感,甜度,没有一个是完美的!你确定你这是在宣传鲷鱼烧吗?!”琴酒用偏向中性的女音一脸生气加嫌弃的说道,“如果真的喜欢鲷鱼烧,就算自己实在料理水平垃圾的要死,也给我去最好的店里去买啊!这种鲷鱼烧,我拒绝食用。”

女子深吸一口气,“这位小姐,鲷鱼烧是民间相当常见的美食,不是每个人都会特意去最好的店里吃的好吗?这种鲷鱼烧才是正常水准啊!”

“既然要宣传就应该先让大家喜欢上这种食物啊!就是逼着我吃这种没有用心的食物,我也不会同意的,做为一场以宣传鲷鱼烧为主题的犯罪来说,完全不合格!”琴酒一脸义正严辞的向贝尔摩德说道。

旁边那个之前被琴酒烦的快要疯了的那个小弟突然举起水枪,“混蛋女人,不吃就选择水枪啊!哪来那么多话,找茬呢?”

一直待在身后毫无存在感的新一拉了一下琴酒,然后上前挡住水花干脆利落的把人撂倒。

“...混蛋!竟然敢拿枪指着我,哪怕是水枪也不可饶恕啊!还弄湿了我男朋友的衣服....”琴酒瞬间沉下脸,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向那个男子走去,“你比较喜欢哪一种死法呢?”

男子抖了一下,迅速土下座,“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我!”

贝尔摩德望了望琴酒,又望了望一边走过来的FBI和组织成员和一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Rum一脸绝望。

作者:尽然还没写完这一章啊…我在干些什么

评论 ( 2 )
热度 ( 8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