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thirty seven(3)
———琴酒的报复和贝尔摩德的搞笑犯罪(下)———
在琴酒的一番恐吓下,什么伤都没有受的男子带着惊恐的语气把这次行动所有的事情都给交代了,贝尔摩德看着在地上怂成一个团子的男子面无表情,走上前去把人干脆的敲晕扔给了身后的小弟。

新一看琴酒气消的差不多了,上前拉了下他,“好啦好啦,阵,玩具水枪而已啦。”

琴酒看着新一身上因为湿了而有变的点透的衣服,突然开始怀念起自己的黑色大衣。

一边走来的组织成员之一望着新一身上的几个明显的牙印吹了声口哨,“哇,看不出来啊,琴酒,你在床上这么热情的吗?不过牙印什么的一般好像不是上位留下的耶。”

“闭嘴,管好你们的眼睛。”琴酒一脸不爽的回了一句,默默给在场的几个人又加了一笔要算的账。

红色短发的女人望着贝尔摩德:“不过这位鲷鱼烧小姐,你的品味还真是有问题啊,不管是着装还是选的手下。”

新一看着扯开了话题的女人,在内心默默给他点了个赞,准备把自家琴酒拉回自己身边,这时人群里突然扔出来一个烟雾弹,就在新一感觉不妙加快了速度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别动啊,小侦探。”

烟雾散去,一个长相陌生的女子正反擒着琴酒的手半强迫的让他半跪在地上,“啊呀,身手变的那么迟钝了吗?琴酒。看贝尔摩德的好戏尽然不叫我,这是在排挤我吗?嗯?还真是有够明目张胆的不欢迎的态度啊。”女子用另一只手握住琴酒的手指向反方向掰去,“琴酒,你最近有点嚣张啊,一个被休假的人没有点自知之明吗?”

“我欢不欢迎你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琴酒冷着脸回望女子,“Rum,看我恋爱让你那么不爽的话就赶紧去自己找一个啊。”

Rum突然用力,手下传来一声骨头的脆响声:“找白道的人谈恋爱什么的,你在找死吗?”

贝尔摩德默默的往后缩了一缩,看着仍然脸无表情或者说一脸嘲讽的琴酒一脸敬佩。

“boss都没意见你瞎操什么心呢?我好像轮不到你来管吧。”琴酒带着点嘲讽的说。

Rum脸色一沉,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新一干脆的用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刀子划了一道口子:“那个什么,这位先生,虽然我的男朋友可能不太介意你做了什么,但还是请你把你的脏手从我男朋友身上移开好吗?”

Rum看着手臂上的那道不浅的划伤挑衅的看向新一,“小鬼,这种程度的伤而已,你以为我还会毫无警惕的让你下手的啊。”

新一握着刀子微笑:“不需要啊,我可不像阵那样擅长用刀,还是上药比较适合我。”

Rum看着没有沾血的刀刃上诡异的反光表情裂了一下,然后在侦探的微笑下慢慢的失去了力气。

新一越过换了动作坐在地上准备看戏的琴酒,走到Rum面前,“虽然说做为侦探说这种话不太好,但是你要是再伤到我的阵,我有的是办法把你弄到警局或者FBI的牢里去,证据什么的,对我来说,好办的很啊,至于进了警局以后,不管想要干些什么,我相信他们都不会有意见的,你觉得呢?sherry会很乐意多一个小白鼠的,阵应该也会很高兴多了个玩具吧?”新一回头看着琴酒相当温柔的笑了一下。

“工藤新一。”赤井带着警告喊了一声。

“嘛嘛,开个玩笑而已啦,好歹我也是个侦探啊,不过下一次你在做出类似的事情,我就不确定我还能保证这只是玩笑了哟。”新一望着Rum说完话,转身把琴酒拉了起来,“好啦,阵,不要生气了,先回家吧,让灰原给你治一下,贝尔摩德的大冒险估计也没什么能让你玩的了。”

“生气的好像不是我吧,”琴酒心情相当不错的顺着力道起身,“不用和他们解释一下吗?”

新一愣了一下然后保持着微笑说:“嗯?啊啦,是指你的身份吗?是该介绍一下呢,这位是黑泽阵,我的恋人,代号琴酒,最近才继承的代号,嘛,虽然说继承了那位的代号,但其实貌似只是因为和组织上层有点关系而已最近又正好有代号空出来了而已,并没有出过任务什么的啦,毕竟现在还是个学生嘛,具体有什么关系他自己也不怎么清楚就是了。”

琴酒看着一本正经的扯谎的新一,心情相当不错的说:“新一,我的手指好像有点疼。”然后就被某人一脸担心的拉走了。

FBI的众人望着听到那句话就瞬间忘了他们的存在的新一表情复杂,另一边组织的众人则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望着琴酒,你刚刚不还一副毫无感觉的样子吗?竟然喊疼你真的是琴酒嘛?

被众人遗忘的贝尔摩德面无表情的走到一边拿起喇叭,“够了,解散了,不玩了,都撤吧。”

作者的话:我这一章到底在写些什么....对自己一脸懵

评论 ( 1 )
热度 ( 9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