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当临也/静雄突然变成了女性 静临

静雄篇
清晨,静雄一入既往的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然后想要捞过旁边的临也再睡一觉,结果却发现自己和临也间多了一些障碍物,“什么啊…跳蚤你又在搞什么鬼啊?”

临也有点迷糊的睁开眼睛看向静雄:“我怎么了吗?唔哇,你是谁啊?!把我可爱的,平胸的,一脸凶样的小静换回来啊!”

“什么啊?跳蚤,大早上的说什么呢…”静雄不是很耐烦的坐起身来看着一旁被吓醒的临也。

临也戳了戳静雄胸前被崩的紧紧的两个球,“小静是笨蛋吗?!都没发现自己声音不对胸前还多了些什么吗?果然是单细胞生物啊…”

静雄很迷茫的低头然后就看到了十分雄伟的两个球,“混蛋跳蚤你在搞什么啊?!这种女生的声音,你是给我喂了变性药吗?!”

“不要把什么都推到我身上啊!虽然说看着很有趣的样子但这次真的完全和我无关啦。”临也有点生气的望着静雄,手十分不安分的在静雄身上摸来摸去。

“喂喂,死跳蚤你在摸哪里啊?!”静雄抓住临也往下方摸去的手。

临也看着有点脸红的静雄笑道:“什么啊小静,只是想确认一下还有没有那个功能嘛,不过看起来是没有了耶…唔啊,真是个大问题啊,难道以后要辛苦我来...好可怕。”

静雄和临也同时沉默半响,然后异口同声的说:“去找新罗吧。”

“那就赶紧去准备一下吧,现在的小静抱起来好难受哦,我负责给小静买衣服,小静负责把自己弄干净吧。”临也拍了下手确定了两人的工作,然后跳下床上很有活力的向洗漱间走去。

“唔,把自己弄干净算个什么任务啊…”静雄抓了抓头看着临也的背影吐槽。

临也从洗漱间冒出一个脑袋来,“因为小静现在头发超级乱的哦,想是一团没织好的毛线一样。”

“啊啊,跳蚤你感觉弄完了去买衣服啦!真是...有这么乱吗?”静雄看着几缕纠缠在一起的卷发自言自语道。

等临也买完衣服回来的时候静雄也终于把自己那一头乱糟糟的长发打理好了,当然只是梳通了而已,临也看着地上的毛沉默了一会,“混蛋小静啊!这么用力万一变回男体的时候秃头了我就和你分手哦!”

“我已经很小力了好吗?!谁知道他会掉那么多啊…”临也一把把手上的衣服扔到静雄脸上,“临也!!”静雄压抑着怒气喊道。

“这是在为小静逝去的头发报仇啊!”临也跳到静雄身上用力的摇晃他的脑袋,“赶紧穿,唔,我要问下新罗有没有增加发量的药...”

“所以说我不需要啊…临也你这买的什么衣服啊?!”静雄有点烦躁的回到。

“很正常的短袖衬衫和短裙啊,还有胸衣和短裤,怎么了吗?”临也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静雄。

“这裙子也太短了吧!唔...衬衫也有点紧啊,感觉一用力就会崩开。”静雄套着衬衫一脸的嫌弃。

“所以说不是还买了背心和打底裤嘛?!啊啊,小静快一点啦,我今天还有工作啊!”临也有点暴躁的催促着小静。

“知道了啊,我也还有工作啊今天。”静雄快速的换了衣服拖着临也的后领向外走去。

“单细胞的小静给我松手啊!”

————————————————————————
街上,临也各种不爽的指责着静雄。

“死跳蚤给我住嘴啊!”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怎么可以这么啰嗦啊,这只死跳蚤。静雄内心十分烦躁的走在小巷里,勉强的忍住自己想要打起来的心。

“喂,那边那个小个子的男生和胸很大的妹子,吵什么架啊,有空吵架还不如来和我们几个玩了玩啊。”一个叼着烟的男子拦在两人面前很暧昧的说。

“等下...老大,那个红眼睛的好...好像是折原临也啊……”一个男子缩在一旁有点怯生生的说。

叼着烟的男子往临也脸上吹了口烟,不屑的说:“切,那个什么情报商人吗?在绝对的暴力面前什么都不是啊……”

临也皱了下眉然后往后退了一步笑着说:“嘛嘛,请不要为难我一个情报商人啦,这个女人给你们就是了。”

“所以说,我说的是你们啊,”叼着烟的男子上前一步想要抓住临也的手。

静雄从旁边伸手不爽的抓住想要靠近临也的男子,“一个两个...都烦死了啊!虽然说惹我生气的是跳蚤,但,还是请你们让我好好发泄一下吧。”静雄把男子拎了起来往早已退倒一边的临也那里扔过去。

“啊呀,好过分啊,小静,自己做错了事还说是我惹的你生气的。”临也带着笑意的躲了过去,踢了踢撞上墙以后晕了过去的男子,把人装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唔,好重...哟西,搞定了。”临也调整了一下位置沿着斜坡把装着人的垃圾桶往暴躁的静雄那里踢去。

静雄一脚踢开滚的越来越快的垃圾桶,把手边的几个人望临也那里扔去:“临也老弟啊!你给我赶紧去死一死啊!”

“小静这个做错了事情还不反省的单细胞生物才应该赶紧去重新投胎啊!”临也灵活的躲过那些人,拿着小刀冲静雄看过来,“我都说了无数遍不要拉我后领了啊!”

“这么小一件事提到现在都有十几分钟了吧!死跳蚤你是更年期了吗?!”

“我说了这么久你也没有记住啊混蛋!”

........

两人一边打架一边往新罗家里走去。

“唔啊,那两个是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吗?”

“唔,应该是吧,只有小静静和小临临可以一边打的这么high一边秀恩爱了嘛。”

“可是为什么我好像看到的是个和静雄长得很像的女生呢?”

“是啊,为什么呢?难道小临临移情别恋了吗?”

门田组的两位望着两人的背影说着。
——/——/——/——/—————
等到两人到了新罗家门口的时候,两人都有点喘气。

“新罗!”两人同时喊道。

“啊啊,你们两个大早上的干嘛啊?不要打扰我和赛尔提的睡眠啦!”新罗把门摔开很是生气的喊到。

“呀,新罗,早上好啊,不用担心,我会代替你陪赛尔提用餐的,旁边这只单细胞生物就交给你了。”临也调整了一下呼吸,笑着和新罗打了招呼向里窜去。

“临也!不准吃我的早餐啊!真是的…所以,静雄你是来干嘛呢?又受伤了吗?”新罗看着临也的背影喊了一句,然后看向静雄。

“早上起来突然变成了女性,希望你可以帮忙变回来。”静雄望着临也的背影皱了下眉。

“哎,不是临也给你喝了那个药吗?嘛,先进来吧。”

静雄换了鞋急急的走了进去。

“啊啊...一个两个的还记得这里是别人家吗……”新罗关上门很无奈的抱怨。

“临也!和你说了多少次早餐不能光喝咖啡啊!去给我吃主食啊。”静雄看着自觉的给自己泡咖啡的临也喊道。

“啊啊,小静是老妈吗?!又不是我的错,新罗不让我吃他的早餐嘛!”临也泡着咖啡小小的抿了一口尝了一下味道,“好烫!”

“我给你做早饭,到外面去等着,反正咖啡还烫着,待会一起吃。”静雄目送临也乖巧的应了一声好走出厨房,然后叹了口气开始做早饭。

“我说啊…这里是我家这件事还有人记得吗?!”新罗各种不满的看着两人然后被赛尔提戳了下腰,“唔...我知道了啦…”

临也看着在秀恩爱的两人不合时宜的问到:“所以,小静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女人呢?”

“不是你喂给他吃的药吗?”新罗有点奇怪的看向临也。

“哈?你昨天给我的药是我自己吃的啊。”临也搅着咖啡有点莫名其妙的问到。

新罗歪了下头:“我昨天不止给了你一瓶药啊?”

临也默了一下:“嗯?可是剩下的都是正常的伤药和零食啊?”

“是啊,那些里面都加了这种药啊。”新罗很理所当然的回答。

“....新罗,你是故意的吧?”临也咬了咬牙,“我把那些零食分掉了啊……”

“啊...那大概会有很多人今天发生这种情况呢。”新罗很友善的笑了笑。

“所以说,果然是跳蚤你搞得鬼啊……”静雄把早餐放在临也面前,在旁边坐下来不爽的说。

临也默了一下,咬住馅饼有点生气的说:“啊啊,我又不是故意的,这都是新罗的错!唔...小静,张嘴。”可恶,要是知道有这么多药我就留着关键时候用了!还好,家里还剩一点...

静雄把临也喂过来的甜饼咬住咽下去:“所以,有什么药可以帮忙变回来吗?”

“嗯,有啊,吃一片就可以,这瓶都给你们啦。”新罗把药递过来,“所以,你们可以走啦,bye-bye。”

“不要,等我吃完早饭啦。”临也喝着咖啡果断拒绝。

新罗望着临也一脸的不善,搂住旁边的赛尔提:“你们两个...不要老是打扰我和赛尔提的亲密时间啊!”

赛尔提有点害羞对新罗敲了行字让他别说了。
———————————————————
当天晚上的聊天室里,很多人表示自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女性/男性。
甘乐:唔啊!尽然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情吗?我竟然不在场...好可惜(>﹏<)
xxx:甘乐,这件事真的不是你干的吗?
甘乐:诶!?为什么会怀疑到我身上,我完全不知情呀,真的(^_−)−☆
xxx:...是吗,那就好,因为今天有人看到你男朋友在发解药呢。
甘乐:唔(>﹏<),其实男朋友今天在做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啦(/ω\)
——————甘乐退出了聊天室—————

评论
热度 ( 36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