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forty one (2)
琴酒望着和伏特加一起到来的几个警察,十分不爽的踢了下新一,“大忙人,赶紧的处理完事情去忙吧。”

“唔...虽然你这么说,但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新一看着直起身来正活动着身子的琴酒无奈的说。

“工藤君,你在忙吗?我只是来传个话,有个大案子要办,貌似请了不少侦探去,虽然说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总部暂时还在保密啊。”目暮警官有点担忧的说,“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总觉得还是不要去比较好啊…”

新一愣了下:“嗯?是这种情况吗…有什么相关的消息吗?最近貌似没发生什么大事啊。唔,什么时候?”

“明天就要动身好像,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啊…”目暮警官有点担忧的说、“总之,还是你来决定吧。”

“唔,阵你觉得呢?”新一看向一边的琴酒。

“去不去都很危险的感觉,估计还会牵扯到身边的人吧,嘛,但说到底只是第六感而已,具体怎样我也不确定,回去调查一下吧。”琴酒看着新一懒懒的说。

“嘛,听你的语气估计也没有多危险吧?牵扯到身边的人?”新一看着一脸淡定的琴酒说。

“不,感觉很危险哦,如果不做什么准备会死掉的那种,身边的人什么的,估计只是波及吧。”琴酒认真的看着新一。

“喂,新一...要不还是别去了吧…”目暮很认真的说着,“我可以替你回绝掉他们。”

“嘛,不做什么准备会很危险的话那做了准备就没问题了嘛,我还有你和志保啊,而且,不去也很危险的话,还是去了掌握住情况比较好啊。”新一笑着说道。

“哼...快点把事情解决了吧,解决完了回去调查一下。”琴酒示意那边两个刚刚开始就在东张西望的人过来,“插清楚了吗?侦探们。”

“唔,有点头绪了,这个地方最近也有一点传言来着,中午的时候经常会有学生在这里聚餐,当然,以情侣为主,这片草地的四周都有一些奇怪的挖痕,我试着挖了一下好像是有一些像微型炸弹的东西,唔...到底威力多大我不确定,但看上去好像只是普通的微型炸弹,威力不是很大的样子,而且埋的很偏僻,照理来说应该伤不到人才对,这一点很奇怪,说是恶作剧的话又确实是炸弹?引爆条件不知道,但大概是重量吧…”麻生夏出把刚才发现的事情都叙述了出来。

“微型炸弹吗?我会联系人来解决的。”目暮警官有点惊讶的说道,“在学校里埋这种东西,哪怕威力不大也实在是太危险了啊…我会找人来调查一下的。”

“唔,既然如此,这里就交给你们了,麻生君很靠谱呢。”新一笑着夸奖到,“那我就先回去了,嗯?”

新一看着拉住他的琴酒:“唔,阵啊…虽然我是很想陪你一起回去,但是你第一天就上了一节课好像有点过分哦…”

“反正也就一天,等明天你不在了,我会乖乖来学校的,”琴酒撇了新一一眼,“老这么催我来上学是和那位联系过了吧,真是听话啊。”

“嗯?什么那位啊,我不知道你在说谁啦…嘛嘛,走吧走吧…汇报完情况顺便给你请个假吧。”新一很是心虚的摸了下鼻子拉着琴酒向校长室走去。

第二天早晨,看上去一身轻装的新一在博士家门口跟博士,志保和琴酒到了别,“辛苦了大家,唔,都赶紧去睡吧,”新一看着困的不行的琴酒凑上前去顺了下他的头发然后在额头上亲了一口,“今天我会帮你请假的,快去睡觉吧,放心,按这种武装情况来说我绝对没事的…”从头武装到底还看不出来也实在是....

“我去补眠了,到了进去前给我打电话...累死了。”琴酒相当困顿的说。

“才一个晚上就受不了也太弱了吧,琴酒。”灰原强打着精神嘲讽。

琴酒回望过去:“科学家小姐经常这样吗?怪不得发育的这么不良好啊……”

“我去睡觉了,再见不送。”灰原黑着脸走了回去。

新一看着明显被气到的灰原讪笑了一下,“其实我觉得你们合作的不错啊…嘛嘛,我先走了,要来不及了都,阵去睡吧,我不在的时候不准搞事情啊,有事找赤井和伏特加,走了。”

“一路走好...博士我回去了,记得开最新的安保,应该会有用...”琴酒目送新一上了伏特加开的车,和博士告了别一个人向家里走去,啊啊,总觉得家里要变的不安全了啊,算了,反正重要的东西都已经移到别的地方去了,在新一到那里之前估计还不会动手,还是先睡一觉吧…



此时的博士家,“小哀,真的要把所有的安保都打开吗?那岂不是新一回来前都不能出门了吗…”

灰原靠在沙发上监督着博士不要按错按钮,“你还是相信琴酒的直觉比较好,反正有联系的几个人都和他们说了我们不在家里,其他人不接待也没关系,家里昨天买的东西够吃一个月的了,垃圾通道也准备好了,呆在家也挺好的。”

博士看着在琴酒的友情指点下改造好的房子,“简直就是铜墙铁壁啊…有必要吗?感觉相当的大材小用啊…”

“没办法,琴酒那家伙的安全屋每个都做的跟要火拼的据点一样,要不是现在他属于反思中的停职人员,他能把这里的安全系数在提高两个档次...”志保耸了下肩,“也没什么不好的啦,接下来只要不出意外,这辈子都不用在重新改造了不是吗?”

“也是…嗯,都开好了,接下来只要当作自己不再这个房子里就可以了。”博士最后检查了一遍机关准备去补眠。

下午2点左右,琴酒收到了新一的电话。

“那个...还在睡觉吧,抱歉抱歉,我本来想要再晚一点打过来的,但大家好像都到了不得不进去了啊…”

琴酒强打着精神:“唔...有看出些什么吗……”

“没有啦,我现在在外面等着呢,进去的人好像都直接被带到会议室去了...哦对了,服部和毛利大叔现在也在这里呢,嗯…那个,服部让和叶去找小兰了...你介意让她们两个住我们家吗?或者你睡她们那里.....”

“新一,”琴酒停了一下,很友好的问,“你在说一遍?”

“嘛嘛,阵,至少她们两个人还是很能打的,你跟她们待在一起我也比较安心啊,伏特加回来了吗?”新一安抚了一下琴酒。

“啧...还没有,明天放学我会去她家的,”琴酒相当不爽,“话说,别一副这里绝对会出事的样子啊,你就不能在那里速度的吧事情解决了吗?”

“嗯…感觉应该不会很容易呢……嘛,总之拜托了!我先进去了。”

新一挂了电话叹了口气,他也希望不会危及琴酒啊,虽然说知道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遇到琴酒应付不了的事但果然还是担心啊…还好昨天灰原说他的左手好的差不多了,用枪虽然可能会伤到但还是能用的。

“什么啊臭小子,不要一副兰她们一定会被卷进来的样子啊混蛋。”毛利小五郎有点烦躁的说,“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把我们叫过来干嘛...”

“嘛嘛,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服部看了看那里有点焦急的警员说。

评论 ( 4 )
热度 ( 8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