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forty six
下午,搞定了训练的琴酒带着各种伤和伏特加回到了小兰家,小兰和和叶正围在娜娜米旁边拆炸弹。

“啊,黑泽君,你回来...没事吧?!怎么受了这么多伤啊……”小兰站起身来。

“嗯?啊这个,刚刚去练了一下近身格斗,已经上过药了没关系,我带了菜回来,你们搞定了吗?”琴酒看着两人问。

“嗯…真的没事吗?嘛,我们都搞定了,她现在在拆炸弹,应该没有问题,图纸写的很清楚,那我去给大家做晚餐吧。”小兰起身接过袋子说。

“嗯,你看着点。”琴酒心不在焉的对伏特加嘱咐了一声然后坐到墙角放空的望着窗外,时不时的摸一下微微震动发送的耳钉。

耳机里不断的传来新一的控诉声,“阵!你就不能让他下手轻一点吗?!这得多久才好啊…不要和我说什么没有影响,青成那个样子绝对会痛的好吗?!你不在意我还在意呢!....什么必需的啊?!完全不用下手这么重吧?!啊啊,伏特加那个混蛋怎么下的去手啊??明天休息!不准训练!...不要说什么不要啊,不准拒绝!其实近战什么的不练也可以的啊?回去就带你去练枪,有枪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就在带点什么高科技的东西啊,近战什么的不用练了啦!...有我和伏特加啊,我们怎么可能让别人伤到你!...闭,闭嘴?阵!你怎么可以对我说这种话啊,唔...不管明天不准去训练!听话!”

琴酒很烦躁的捏了一下被挂断的耳钉,然后不出意料的发现对方不肯接电话,呵,有本事今天晚上别打过来,真是爱操心的小鬼...伏特加已经算是下手轻的了吧?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嗯…阵?有空了吗?”伏特加看着不再触碰耳钉的有点烦躁的琴酒说。

“哈?嗯…怎么了吗?”琴酒看着望着自己的伏特加。

“要再上一次药吗?疼吗?”伏特加望着琴酒有点担心的问,然后就看到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刀子,啊啊...还好大哥没带枪啊。

“黑泽哥哥我解决了!...黑泽哥哥不要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对着人啊!”终于把炸弹拆了的娜娜米十分担心的望着琴酒喊道。

“....”琴酒收起刀叹了口气,“我去房间里待会,不准进来!”

伏特加和娜娜米看着拎着自己的包走进其中一个房间的琴酒对视一眼都有点委屈,都是对面那家伙的错啊!

房间里的琴酒把附近的监控接到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后开始放肆的用起各种技术,在把今天到手的情报都顺着查了一遍又去组织的聊天室溜了一圈以后,琴酒犹豫了一下还是黑进了赤井的电脑,翻了一圈以后留了个言才撤出来。

等琴酒结束了一切把监控放权走出房间的时候,小兰已经把晚餐烧好了,坐到伏特加旁边,琴酒心情还不错的和大家一起开吃。

“那个,晚上黑泽你们要在这里住吗?”小兰纠结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虽然我觉得你们在这里住比较方便而且也比较安心但我没有准备那么多被褥耶?”

“啊,今天没关系,被褥我带了,你们照顾这个小丫头就可以了,所以,你的话今天就先委屈你睡在这里了,我觉得这里好像有点小,所以不介意的话还是明天去我们那里住吧,嘛,就是新一家啦,今天晚上我有事明天早上回来。”琴酒咽下饭说道。

“嗯,好。”三个女孩听话的点了点头。

“等下!阵,你今天要去哪里啊?!我不跟着万一有危险怎么办啊?!”伏特加相当担心的说。

“不用担心,我去一个完全安全的地方。”琴酒冷冷的扫了伏特加一眼然后满意的看到他闭上了嘴,“安心,你跟着的她们三个万一出意外就麻烦了。”

伏特加看着自家明显不允许反驳的大哥乖乖闭上了嘴。

就在几人静静的吃饭时楼下突然停了一辆车,过了一会便传来了很有礼貌的敲门声。

赤井看着坐在那里悠闲的吃饭的琴酒内心各种烦躁,对着开门的小兰友善的笑了笑,赤井很干脆的说:“我是被那个家伙叫来的,就不进来了,给你一分钟赶紧出来。”

琴酒看着冷冷的望着他赤井摇了摇手上的手机,“别这么急啊,秀一。”然后懒懒的领上包向门口走去。

“赤井你赶动手就完了。”伏特加看着赤井带着杀气的说。

“那我早就完了不知多少次了。”赤井不耐烦的向楼下走去,“找我干嘛?来也来了给我把东西都删掉。”

“没什么,只是暂时不想待在这里而已,工藤宅停一下,你家有游戏机吧?”琴酒坐在副驾驶像是感觉不到赤井的冷气似的说。

“有,游戏碟有名的都有,直接回去不停,琴酒,你不要告诉我你在我电脑里溜了一圈就是叫我带你去玩游戏的。”赤井按耐着怒气说。

“嘛,顺便看看我家枪怎么样了,然后明天早上在顺便找你陪练一下。”琴酒只当作听不懂他不满的语气,用小刀压住赤井要举起来的枪,“别,作为报酬久违的给你做份早饭怎么样?我们现在也不完全算是对立的状态嘛。”

赤井看着很享受他的杀气的琴酒,“你是有多不适应和平的生活啊……”

“我很适应啊,我只是不太喜欢身边的人一个个担心过度的态度,虽然现在身体是高中生但本人早就成年好几年了啊。”琴酒懒懒的看着窗外说,“有烟吗?”

“不要顶着高中生的壳子抽烟啊你,要抽也给我回去抽啊。”赤井撇了琴酒一眼。

“啊啊,难得新一不在,我们玩枪战吧。顺便,家里有酒吗?”

“简直就是家长好不容易出差了的小学生啊你。”赤井叹了口气说。

“....你知道什么叫作从成年男性突然变回未成年的感觉吗?!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种小孩子啊。”琴酒很是心累的说,“所以玩吗?”

“玩啊,难得我可以完虐你,陪练也没问题,以后欢迎继续找我。”赤井果断的答应了下来

评论
热度 ( 5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