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forty seven
和赤井十分放肆的玩了一晚上,过了枪瘾的琴酒心情很好的做了相当丰盛的早餐。

“相当丰盛啊,丰盛到都吃不掉吧…怎么做了这么多...”赤井看着放满整个餐桌的早餐有点纠结的说,虽然很好吃但他也不想吃一天啊。

琴酒打了个哈欠,捧着甜牛奶说道:“多的带给他们吧,现在应该还没起来吧,好困....”

“谁让你昨天作死的玩了一晚上的游戏,就这状态,你确定要我陪练吗?”赤井喝着咖啡嘲讽。

琴酒完全不介意的继续吃早餐:“要啊,就是这种状态才能更快的找回身体的本能不是吗?”

“你确定高强度运动完以后的疲惫和熬夜的疲惫是一样的吗?嘛,你不介意我当然没问题就是了,那你还是少吃点吧。”赤井看着对面的琴酒感叹,“组织好不容易给你培养出来的警惕心和时刻自律的性格啊,这才一个月就快没了吧。”

“…闭嘴。”琴酒回忆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表现很庆幸没什么熟人和敌人在身边,“吃完了,来吧,晨练。”

赤井舒展了下身体,走到家里的训练室里,“嘛,来吧。”

琴酒很不客气的摸出小刀,“老规矩,不准打脸不准扯到头发别伤到我的左手。”

“什么啊,都让你拿刀了,哪来这么多要求,不想被打倒自己躲啊。”赤井完全不领会琴酒的话很不客气的袭了上去。

琴酒险险的闪了一下操着刀子向赤井砍去:“这速度,你是退步了吗?”

“这种速度都狼狈成这样的人还是闭嘴吧。”赤井耻笑道。

…………

训练结束后,完全不想动的琴酒勉强自己坐起来,“赤井,上药。”

“自己上药啊,我又不是你保姆,”赤井看着明明一脸不想动的表情还强迫自己坐的很直的琴酒,“装给谁看呢?以前那个每次做完训练都瘫在地上不肯起来的谁啊?”

琴酒很怨念的望着赤井然后躺会地上:“涂药,动不了了,还是新一体贴啊。”

“那是你男朋友好吗?不要拿我做这种没意义的比较啊…”赤井很不爽的拿出药膏给某琴酒涂完药,打包了早饭,把人送到了小兰家。

“啊...赤井先生,不好意思,大家还没起来...嗯,背上的是黑泽君吗?”小兰迷迷糊糊的回应。

伏特加走到门口看着心情愉悦的让赤井背着自己的琴酒:“阵...那个?”

琴酒从赤井背上下来,“辛苦了,小秀一,我去睡一觉补个眠。”

赤井看着青少年状态的琴酒的背影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以前那个还没有那么成熟,目中无人还特别会找事的小琴酒,真是,好想打他啊,那个时候就想打了,现在更想打了啊…

“那家伙做的早饭,给,我也去睡会,沙发就可以,你们还是赶紧起来吧,都9点多了。”赤井送佛送到西的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选择在这里待着看一会场子,顺便补个眠,昨天被拉着打枪加打游戏什么的才睡了两个小时啊!也亏工藤管得住琴酒啊...

小兰打了个哈欠接过食盒,“啊....已经9点多了吗……”
————————————————————————————
另一边,新一匆匆吃了早饭性质相当高的拉着服部开始调查,试图开启一些新地图。

“新一你不至于吧…他只是去别人家住了一晚上还是没睡觉的那种啊……”服部看着从醒来就保持着火力全开的状态的新一说道。

“我家阵都趁着我不在熬夜了!虽然房间里怎样看不到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啊?!万一那家伙放飞自我的玩枪了怎么办,啊啊啊,真是不省心啊…手才刚好啊!而且居然还不听话的找了赤井练近战!一身的伤啊...不行,我要赶紧回去....赤井绝对会带坏我家阵的!”新一各种烦躁的念叨着。

“嘛...先不提是黑泽他自己找的赤井,估计这些事也是他主动提出要做的,他好歹也是个成年人有必要这么担心吗?”服部看着新一相当无奈的说。

“各位侦探,早上好,请尽快前往三楼楼梯口进行你们的下一个挑战。”广播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看样子你是不用继续着急了,赶紧的把今天的挑战过了吧。”服部看着停下脚步的新一说。

“啊,赶紧的吧,平次,不要大意哦,万一你这里出了错那边可就危险了啊。”新一重新冷静下来,对着服部说到。

“你这家伙才是需要冷静的那个吧……”

评论
热度 ( 7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