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ixty three -2-
游戏里,琴酒和新一出现在了一坐浮在云层中的小岛上。

【这里是你们游戏中的住所,因为两位是一起登陆的所以暂时安排在了一个岛上,如果要更改住所请联系负责的npc,这里是虹翼族的居住地,属于三大阵营,光暗混沌中的光,现在暗的领地还没有开放。】

“喂...你把我送到这里来真的安全吗?”新一看着空中的小精灵说,“绝对会被npc什么的抓起来的吧!”

【安心,因为两位都是混血种族所以是可以选择只开启其中一个种族的。】

“还能这样的吗?那就好。”新一松了口气,开始在人物属性栏里找切换的方法。

【有事的话请随时召唤我。】

“嗯嗯,啊!看到了,切换到恶魔族的条件是饮用光系种族的鲜血,嗯…切换到人族的条件是接受光系种族的祝福,切换到混血状态没有条件需求,祝福?”新一很好奇的看向琴酒。

琴酒翻了下自己的技能和天赋面板,走上前去在新一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然后注视着脸红起来的新一动作僵硬的按下按钮,切换成了人族。

“祝...祝福是指...kiss吗?”

“嗯,所有光系种族的吻都带有祝福别人的能力,亲哪里都可以。”琴酒很认真的把说明读了出来。

“啊啊...这种设定...”新一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降温,“阵,你的种族切换条件是什么?”

“虹翼族只要直接接触到光线就可以切换,光精灵的话要念一遍光精灵族的祷言。”琴酒说着按了下切换的面板,然后就看到原来环绕在身边的白光变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动起来是一阵阵柔和的反射,“加强版的漫反射吗…这种特效真是...”

“翅膀从奶白变成苍白了耶,虽然说动起来的时候一阵阵反光有点晃眼,”新一看着琴酒说,“顺便翅膀变成2对了。”

琴酒扭头看了看背后的翅膀,摸了摸看着很软的绒毛,然后顿了一下收回手,“尽然真的有感觉啊…怎么做到的。”

“什么感觉?”新一很好奇伸手摸了上去。

“翅膀被摸的感觉...有点凉凉的,你的手。”琴酒忍着条件反射的要打掉新一的手的感觉,“我觉得你在外面最好不要做这个动作,大概会被当作骚扰或者是调情。”

新一收回手好奇的戳了戳那些绒毛,看着忍不住皱着眉望着自己的琴酒:“敏感地区吗?”

“本来应该是吧,但因为是游戏感觉不是特别明显。”琴酒随口向新一解释了一下,然后开始念诵光精灵的祷文,随后就看到琴酒快速的变小并开始散发白光最后变成了一个坐在新一的手上相当正好的尺寸。

“离我远一点…现在你的脸超大的。”这个人被白色的光芒包围的琴酒扇着半透明的翅膀往后移动了一段距离。

“超...超级可爱的啊~”新一望着面无表情的小小只的琴酒笑的一脸满足。

“....你真的是,”琴酒叹了口气,“不过竟然直接就可以操控翅膀这是什么黑科技啊。”

新一把小只的琴酒用手揽了过来,“全息游戏还真是神奇啊,真的像是换了一个种族一样啊。”

琴酒看着眼前新一的大脸快速的凭空按了点什么重新变回了虹翼族的外貌,然后有点嫌弃的推开近在咫尺的新一,扫了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去外面转一圈吧。”

“行啊,”新一搂住琴酒,“现在我可没有翅膀了,要靠你带我飞了啊。”

琴酒冷冷的扫了眼最近越来越放肆的新一,一把把人横抱起来扇了扇两对翅膀向地图上显示的城镇飞去。

新一望着下面空无一物的云层,不是很有安全感的搂着琴酒的脖子,“虽然飞着很舒服但是真的不会突然没有体力值掉下去摔死吗…”

“你见过那只鸟飞着飞着把自己摔死的吗?更何况只是游戏而已。”琴酒相当习惯的飞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降落在一个人来人往的巨大的岛上,“附近貌似就只开了这一个地图。”

“毕竟你的组织最近一下子开了好多个游戏嘛,没做多少才正常啊。”新一站到地面上和收敛着翅膀的琴酒一同向城内走去。

很平静的走过了城门来到了城内,就看见各种带着不同翅膀,长着各种奇怪的耳朵和尾巴的翼族和兽人,还有有大有小的在天空中飞翔的精灵和穿着各异的人类。

“貌似是集市啊,真热闹。”新一感叹了一下拉着琴酒的手漫步在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要是玩家再多一点就好了。”

“我的组织可不是什么能在明面上做这种生意的正经集团啊。”

琴酒很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两人边闲聊边在城里进行了一次短暂的散步然后飞回了自己的住宅下了线。

取下全息头盔,活动了一下脖子,琴酒翻下床准备去做料理。

“啊啊,那我接下来该干嘛呢?”新一伸了个懒腰跟着琴酒走出了房间。

“去做训练啊小鬼,”琴酒望着一脸自己很无聊的表情的新一。

“唉…好吧我知道了啦,其实我也应该算是文职人员才对吧?”新一很迷茫的抱怨了一下,“最近肌肉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啊。”

“文职人员也是要体力的啊,更何况你还天天接触那种事情。不过讲句实话,你现在的肌肉真的也就只是文职人员的水平而已啊。”琴酒嫌弃的说完话甩上厨房的门把一脸我也没办法嘛的新一关在门外。

评论 ( 2 )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