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ixty five
周二很老实的去了学校的琴酒被班主任相当关切的问候了一下然后被强制报名参加了接力跑,并被很关切的嘱咐了当天必须来。

“嘛嘛,运动会其实也挺好玩的啊。”新一看着一脸不想去的表情的琴酒说着。“你以前有参加过吗?”

“嗯…一次,组织的运动会,”琴酒叹了口气,“噩梦啊…”

“学校的运动会还是很正常的啦,虽然说可能没有那么有趣。”新一笑着说,“不过运动会的话,说不定我可以去参观啊。”

“啊啊...”琴酒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伤啊。”

“喂喂,太不给面子了吧你...”新一戳了戳琴酒的腰说,“所以,几号运动会呢?”

“明天...”琴酒拍开新一的手叹了口气回答,“加上后天半天的游泳比赛。”

“欸?游泳比赛,什么时候加的啊…阵有参加吗?”新一翻了个身很好奇的问。

“没有,但有被要求到场加油什么的,麻烦啊…”

“啊啦,还是蛮有趣的啦,既然明天要参加运动会,那今天就早点休息吧。”新一望着琴酒笑着说,“都11点了哦。”

“....”琴酒看着新一手里自己被抽走的手机叹了口气,“知道了知道了,这就睡。”

第二天清晨,早早的醒了过来,心情很好的新一陪着琴酒一起到了学校。

中岛悠和麻生夏出坐在大变样的教室里的桌子上冲着走进教室的两人挥了挥手。

“阵,早上好啊~啊啊,居然连工藤侦探都来了吗?工藤君早上好!”

“早上好!”

两人很有活力的带着点激动的打了招呼。

“啊啊,别叫我侦探了啊…我都快两个星期没破案了。”新一很不好意思的说。

“你对世界太平有什么不满吗?”琴酒不能理解的看着旁边的新一甩了一句。

新一沉默了一小会,“没有,这么说来确实是好事啦。”

三位侦探同时沉默了片刻。

“嘛,既然阵来了,那我们就一起去运动会的地方吧,你同桌的话介于今天是运动会估计是不会来的。”中岛悠从桌子上下来对着几人说。

琴酒应了一声和新一一同跟着几人走向操场上自己班级的阵营。

然后就看到同班的某个女生格外亲近的抱着一个没见过的男生的手,“啊,你们来啦,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现在在上大学。”

很友好的跟某个见都没见过的男人打了个招呼,几人围了一圈在太阳底下开始聊天。

“这不是工藤吗?你今天怎么想到回学校了?”一个路过的男老师对着新一招呼到。

“藤本老师好啊,来陪我家阵。”新一笑着回了一句。

“嗯?我还以为你会和毛利在一起呢…结果找了个外国妹子啊,语言没问题吗?”老师看着偏着头看向另一边的琴酒问。

“不是啦…藤本老师,这是最近那个转学生啊…”坐在附近的一个同班同学帮忙解释到。

“欸?那个不是银发的吗?啊..太阳的原因吗…抱歉抱歉,淡金色的头发我都没认出来。”路过的老师恍然大悟似的说,“工藤你找了个男朋友吗?”

新一瞬间僵住,等下,掩饰的话会被打的吧,不不不,这种问题连犹豫都会被打的吧?!可是直接承认绝对会给阵惹麻烦的...所以还是会被打啊!?

“工藤?”神经很大条的老师疑惑的问了一句。

“是的!我男朋友!”新一果断的说了出来然后被琴酒一把按着脸糊到草地上。

“...工藤你还好吗?等下,”男老师反应了一会,十分大声的喊道,“欸?!工藤你和转校生是恋人关系吗?!”

新一听着周围突然消失了的声音,双手合十,“对不起...阵....”

琴酒松开按着新一后脑的手,带着想杀人的目光看着新一,努力忽视周围投来的视线。

“对不起…”新一看着略微有一点脸红的琴酒咬着牙,用充分表达小鬼你赶紧去死一死吧的眼神瞪过来,深刻的觉得这次自己要完。

“唉?真的假的,他们两个尽然是情侣啊。”

“唔啊,在道歉吗?好可爱的互动,现实中尽然也有如此美好的cp吗?”

“阵...尽然是同性恋吗?嘛,我知道这很正常但真的是被吓到了啊。”

“唉…骗人的吧,我好喜欢阵的啊!”

新一看着琴酒忍不住摸想包的手在心里各种慌乱,要死啊,这是打算掏刀子还是掏枪啊…不,那个都不是可以在众人面前拿出来的东西啊!

新一深呼吸了一次,给自己鼓了一下劲,靠过去,死死的按住琴酒的手把人搂在怀里,“对不起!阵!不要冲动啊…”

琴酒听着因为某个笨蛋的动作响起的压抑着的尖叫声,死死的捏着被按住的手里抓着的刀子,果然,运动会什么的,都是噩梦啊…

在新一各种努力的小声安抚加道歉以及因为运动会开始而稍微转移了注意力的众人的假装不关注下,琴酒勉强的按耐住了想要一刀子捅上去的冲动。

看着回复了原来的坐姿的琴酒,新一小小的松了一口气,环着琴酒的腰各种讨好。

顶着众人自以为不明显的注视过完了上午,琴酒相当迫不及待的打算起身换个地方用午餐。

“啊啊,阵,终于可以吃中饭了啊,饿死了!今天做了什么?超期待的啊。”很自来熟的中岛悠从比赛场地走了回来,坐在麻生边上超快速的翻出琴酒的餐盒打开,“唔啊!幸福啊,就算是运动完也是满满的食欲啊。”

琴酒听着耳边不时传来的贤惠,女友力Max什么的奇怪词汇,带着杀气的望向在那里装傻的中岛悠。

“嘛嘛...来,拿着。”新一看着对面不要命的某人,翻出旁边带的保温箱里冰镇的布丁递给琴酒,“别和小孩子一般计较别和小孩子一般计较别和小孩子—”

“闭嘴...”琴酒结果布丁挖了一口塞到新一嘴里,“我有那么傻吗?在这里动手。”

装傻中的中岛悠看着望着他的琴酒冷冷的眼神小小的呛了一下,“对不起啦阵,原谅我吧,虽然我是故意的…”

麻生在一边偏过头不做评价的独自享用着小蛋糕,新一看着对面的某人一脸的敬佩,然后转身跟琴酒各种撒娇努力转移琴酒的注意力。

评论 ( 2 )
热度 ( 6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