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sixty five -2-
在众人的注视下渡过了中午的时间,琴酒带着比玩就立马回家的心态走向了接力比赛的场所,然后在站到比赛场上的那一刻发现自己参加的是借物接力比赛,看着身边望向一旁的中岛悠和一脸是同学们的愿望啊的老师,琴酒拎着中岛悠的后领把人拖到赛道外不留伤痕的教训了一顿。

介于是第一位的原因,所以在一段意义不明的短跑后,琴酒面对着水坑里一堆的悬浮小球随手捞了一个上来,“骑士剑,什么啊…”

“义乳…欸?!学校里真的有这种东西吗?!有我也不敢借啊…”旁边的男生看着捞上来的纸条惨叫一声。

琴酒走向场边把纸条递给新一,然后被一脸lucky的表情,十分乐在其中的新一拉着取了骑士剑的表演道具跑了回来。

非常快速的结束了自己的部分,坐在跑道旁等比赛结束的琴酒看着明显在拖时间的排在第三位的中岛悠冲着新一招了招手,“今天放学陪我去拜访一下某位客户吧。”

“嗯?客户?”坐在琴酒边上的新一相当惊讶的望着琴酒,“没问题吗?我要是没忍住举报了没关系吧。”

“...不是那么不能见人的客户,私活的话我也是会找正常的客户的啊。”琴酒解释了一下,看着终于上交了物品,得以转移到下一个人的漫长的接物接力比赛的场景叹了口气,等比完都要到放学的点了啊…

等最后一个人在大家的帮助下上交了物品,参赛的大家终于被允许离开赛场的时候,今天的运动会总结也开始了,所有人被带到了大礼堂开始宣布结果。

刚走近大礼堂,两人的脚步就同时一滞。

闻着环绕在鼻尖的淡淡的血腥味,琴酒相当烦躁的说,“新一,要是今天这个学校死人了你以后都不用来了。”

“啊哈哈,不要啦……这也不是我的错啊。”新一有点尴尬的回了一句,“知道是哪里传来的吗?”

“谁知道,人这么多,闻都闻不清了,嘛,没发现的话就当作不存在吧。”琴酒相当敷衍的回了一句。

“别这样啊,万一还没死呢。”新一安抚了下不耐烦的琴酒拉着他在礼堂里挤来挤去的绕了一圈,“味道,好像都差不多啊,中间稍微浓一点。”

新一抬头望向礼堂中心的地方天花板上的的排风扇,“估计在阁楼上吧…阵,你帮我把中间的位置空出来,免得到时候发生什么的时候引起骚动,我去楼上看看。”

琴酒看着迅速跑走的人今天第n次的想要掏刀子,看着一直在寻找自己带来的男朋友的同班同学,琴酒带着不妙的预感叹了口气,拉着不远处侦探社的几人当苦力把中间空了出来用一些乱七八糟的器材隔了起来。

坐在中间空出来的地方的边上,琴酒望着血腥味变浓了的天花板一脸麻烦。

随着排风扇被关闭,天花板的地方传来了一些声响,在一阵响动中,一滴滴红色的浓稠的血液从排风扇对着的窗口滴了下来,学校的老师们在一片骚乱里走了过来,安排学生们先会教室呆着,在大致疏散完学生后,警官们正好赶到跑了进来。

“工藤!怎么样?还活着吗?”目暮警官很有中气的喊道。

“已经晚了,旁边有楼梯,从那里上来吧,阵可以帮我去把那个女生叫过来吗?”新一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从上方传来。

琴酒打开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然后开了扬声器,“整个班的人都在呢…”

“啊、好,我马上就下来,目暮警官你还是先找人来记录下现场加收拾尸体吧…”

十分钟后一声灰尘,还带了点血迹的新一走了下来,然后在琴酒嫌弃的眼神下被赶去做正事。

“嘛...从楼上的状况来看他应该是主动上去的,只有他一个人去那里的痕迹,因为都是灰尘,所以不太可能有第二个人上去,凶手大概是从屋顶上,透过排风扇做的案,排风扇有一点痕迹但是不是拆卸的痕迹可能还是要找专业人士检查一下,我上去的时候人应该已经死了但介于血液还没粘固应该是刚死吧,死者的话这个班的人应该都知道,是外校的大学生,陪女朋友来的,具体信息的话你们还是问这位同学吧。”

目暮警官点了点头走向从刚刚开始就很慌乱,在听了新一的话后忍不住哭出来的女生,一边安抚一边询问着情况。

新一很专心的在旁边听着,后面跟着立志做侦探的麻生。

琴酒坐在原地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旁边难得的没有粘着麻生的中岛悠轻声的骚扰着琴酒旁敲侧击的问一些有的没的。

在琴酒很无聊的和中岛悠勾心斗角的来来回回了快半个小时以后,警方差不多也结束了问话。

新一拉起琴酒就往外跑,“目暮警官,我去确认一点东西。”

被拉着的琴酒看着某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侦探认命的跟着跑到高处观察屋顶和礼堂周围的状况。

“阵,你有办法从这里过去吗?”新一站在礼堂附近的教学楼的三层问琴酒。

“敢情找我来是当苦力的吗?”琴酒抱怨了一句,很利落的翻到了旁边的树上,“这里有一点奇怪的痕迹,估计凶手有借用道具而不是直接翻过来的。”

被琴酒直接翻出去的动作吓了一跳的新一看着站在树上的琴酒,“当然啊!这么远啊!危险啦,你好歹给我好好扶住啊。”

新一看着敷衍的应了一声却完全不在意的从树上翻到礼堂上方的琴酒无奈的打电话给目暮警官让他派人拿梯子过来。

“不用担心…很干净,没有灰尘,感觉应该是提前打扫的,放排风扇的窗口旁边好像勾了点什么东西,黑色的纤维什么的,从这里到那个死者留下血印的地方大概2米,还有什么要看的吗?解决了吗?”琴酒转身看着新一。

“啊,没问题了,带回去找下证据就可以了,我估计就在那个地方了。”新一很有自信的回了一句然后催着琴酒赶紧用梯子下来。

“嗯嗯…我会注意的,快去吧你,又浪费了一个下午啊。”看着新一讪笑了一下跑走的样子,琴酒叹了口气,从梯子上下了地走向礼堂。

听着拿到了证据赶来的新一在众人面前一点点推理找出犯人,琴酒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内心很认命的开始重新安排计划,最后在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得以回了家,果然...运动会什么的,都是噩梦啊,回忆了一下充斥着麻烦以及各种浪费时间的事情的一天,琴酒深刻的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评论
热度 ( 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