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赤、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我的圈养这篇大长篇完结啦~~撒花撒花
希望新一和琴酒永远幸福太平的在一起。

圈养

因为有人提了写的并没有琴新的感觉,自己去看了下,也觉得把琴爷写的不够霸气所以就不打琴新的tag了……

但还是会努力把琴爷写的霸气一点的,就算是新琴琴爷也是很霸气的...

以及,其实自己翻tag的时候老是看到圈养也有点尴尬,毕竟本来这三个tag也没什么人经常在发....

加上作者君虽然更的比较勤但不是每章字数都很多,所以以后琴新和琴酒的tag就都不打了吧……

可能会打个圈养的tag方便大家看文,如果你们觉得需要的话?

总之对于一些感觉这篇文其实并不怎么琴新的孩子道个歉,虽然本来是想写琴新琴,但好像大家都觉得琴新并不存在...
orz

这段话占 tag抱歉啦

圈养

Chapter twenty seven
京都的一家温泉酒店里,琴酒正把行李箱里的刀子往自己的身上藏。

正在理行李的新一望着琴酒有点无奈的说着:“我说你啊,只是出去玩而已不至于吧。”

琴酒冷哼一声,自从知道新一擅自作主不给他带枪以后他就一直没给新一好脸色看,虽然说以前本来也没对新一多友善就是了。

“好了好了,阵,难得出来玩别生气了啊,”新一放下手中的衣服走到琴酒背后搂着他坐到一边的床上,“不要因为一把枪搞得自己那么不开心啊,我可是很期待和你一起来这里赏樱的啊,阵,阵.....怎么办,我真的好喜欢你啊,明天晚上为我穿和服好吗?好期待啊,开心一点,不要搞得和我出来玩不好玩一样嘛…”

琴酒靠...

圈养

chapter twenty six
在琴酒在家里十分堕落的玩了三天的游戏之后,新一觉得是时候带他出去走走了。

看着琴酒和伏特加专注的打着游戏的样子,新一第n+1次的喊道:“两位小朋友,你们该睡觉了好吗?!”

琴酒专注的望着游戏画面:“等我打完这一局,明天不是要出去旅游吗?我在车上补眠就好了…伏特加注意左边。”

新一看着伏特加有点犹豫但还是继续陪琴酒玩的样子,一阵头痛的说:“伏特加你不是说过boss让你看着琴酒不要熬夜的吗?!这都连着两天了,天天两三点睡!” 以前琴酒超级乖的好吗?让睡觉就睡觉.....

伏特加十分有罪恶感的纠结了一下,还使果断的作死拉着琴酒一起团灭了。

琴酒瞪着伏特...

圈养

chapter twenty five
当带着一片擦伤和烧伤的新一黑着脸回到家里看到一身伤的琴酒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要炸了……

琴酒靠坐在沙发上,神色自若的翻着书,看到新一回来也只是催了一句,“可算回来了,给我上下药。”

无视矜矜业业的在一边帮琴酒拨橘子的伏特加,新一黑着脸一把把琴酒抱起来带到楼上去上药,“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

琴酒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让伏特加把刚刚因为新一的动作掉下去的书送过来,十分诚恳的说:“就黑衣组织的标准和我的表现来说,这种伤只能说boss相当的纵容我了,更何况他还把伏特加给送过来了……”

新一黑着脸反问:“所以在你预计的情况里你还会伤的更重是吗?哈,我要感谢Rum...

圈养

chapter twenty three
新一跟着琴酒最后巡视了一遍房子,确认所有从那里带回来的武器都被搬到了另一处居所,灰原的药物也都被新一收在了随身的包里,然后琴酒就准备赶新一出门了。

新一望着待在摄像全开的房子里,准备给自己打一针安眠药的琴酒:“你们黑衣组织都是靠直觉的吗?你也是灰原也是。”

琴酒翻了个白眼,“灰原那算什么直觉...只是能感受到组织成员身上的气息而已。”

新一看着琴酒:“连这种表情都做出来了你这是在紧张吗?哎,真的不和我一起去总部带着吗?”

“我这是烦躁啊,一想到可能会要遇到那个家伙....你赶紧走吧,既然伏特加没联系我那应该是boss见过他然后找过来了,在哪都没...

圈养

chapter twenty two
房间里,琴酒正用枪指着瘫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新一默默走上前去接过琴酒的枪走到男子背后抵住他的额头。

男子略微镇静下来:“你是谁?谁派你来找我的?”

琴酒坐到沙发的另一边,“我是谁不重要不是吗?你只要知道你的性命握在我们手里就可以了,别,我不觉得你现在去摸枪是个好主意啊,不想死的就乖一点。”

男子停下细微的动作,任由身后的新一把枪给摸走,“你想知道些什么?”

琴酒笑了一下,就现在带着的妆而言十分和善的笑容,但明显没有安抚到对面的男子:“我想知道‘酒厂’的近况如何?”

男子明显惊了一下,“你怎么会知道这个?你是谁?我不可能把情况告诉不认识的人。”

琴...

圈养

chapter twenty-one
在两人的魔鬼训练和日常生活进行到第二个星期的时候,新一痛并荡漾着的生活终于发生了一些起伏。

终于赶着在上午就完成了训练的新一趴在床上接受着日常的按摩和推伤药。

琴酒完成了并不怎么想做的日常任务后,看着还阳光灿烂的天气,决定去买个东西犒劳一下自己顺便计划着开始进行伏特加的假死。

琴酒涂完最后一个地方,看着虽然淡定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小荡漾的新一声:“待会去买点东西吧,顺便陪我去找个人,打探一下情报。”

新一安抚了一下自己有点骚动的内心:“欸,这次要亲自出门不找快递员了吗?”

琴酒起身坐在床边,“只是去买点衣服和假发而已。反正都要出门。”

新一起身穿好...

圈养

chapter twenty
健身房里,新一一边训练一边看着另一个角落在健身器材上努力的琴酒心痒痒。

为了方便运动,琴酒难得的穿了背心和短裤,虽然不是紧身款的,但光是露出的那些白皙的皮肤和溜着汗咬牙坚持的样子就足够让某人遐想联翩了。

新一默默垂涎了一下琴酒腰背部在运动时的肌肉线条,在加快速度做完这一项训练后窝到了琴酒身边,“阵,需要指导帮忙吗?需要一下吧。”

琴酒坐在器材上停下动作休息了一下,“你知道你还有多少没做完吗?”

新一默默算了一下,决定在挣扎一下,“就这一个项目,我帮你按着腹部吧,好施力。”

琴酒瞥了新一一眼,重新摆正姿势,“按吧。”

新一有点惊讶听到的回答。

琴酒耻笑...

圈养

chapter nineteen
琴酒和新一看着十分有效率的大清早上就帮忙送了各种健身器材过来的快递员,坐在一边悠闲的望着他们搬运和整理器材。

新一望着两个壮汉在那里搬器材,有点头疼的问:“我说阵啊,只是健身器材而已有必要叫他们吗?”

琴酒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回答:“当然,他们速度快啊,而且还可以买到一点特殊的东西。”

昨天那个眼熟的快递小哥,靠在两人旁边的沙发上,“虽然说还是我不喜欢的工作,但不是我吹,里面那几个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知道怎么装的。”

新一有点不妙的望着琴酒:“阵,你到底买了什么东西啊?不是说不删记录的吗?”
琴酒回望新一:“没删记录啊,只是有的东西物不对文而已,这是他们定...

圈养

chapter eighteen
打开门,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男子单手领着一个大箱子站在门口,“谁下的单啊,麻烦我们快递员寄这种毫无价值的东西。”

琴酒转着小刀走上前来,“我,开箱吧。”

男子有点无语但还是把沉重的箱子放在地上打开箱盖:“这种东西都要查的吗?验吧。”

琴酒蹲下身来挑挑拣拣的选了一些食材出来,“剩下的运到xxxx,可以的话放在房子里,但请不要弄坏房屋,让那个联系你的人加钱。”

男子叹了口气:“真是无聊的差事啊,麻烦你们少下点这种谁都可以做的单啊,承蒙惠顾绝对安全,什么都可以寄的快递员公司,下次见希望有点好玩的东西。”男子把盖子重新封好,拎到车后座上,一溜烟的开走了。

琴酒望...

1 / 3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