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eighty five

在平淡的上了一周多的学以后,麻烦还是爆发了。

  

当赤井和朱蒂突然收到了报告赶来学校,打开教室门打算把琴酒和D带回去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脖子一侧被划开一道不浅的口子的琴酒压着D的场景。

  

时间回到今天早晨,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早上的会面被约的很早,琴酒独自一人在学校门口等到了安德雷和D然后和他们一起去了教室。

   

早晨教室里还没多少人,最近开始和琴酒越来越熟的D因为很无聊就开始和琴酒吵架斗嘴,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今天当值的安德雷也没有介意。

   

在附近几个同学的起哄下,稍微放开了一点的D拿着刀子开始和琴酒日常比划,因为安德雷中途出去接电话了的缘故,所以动作稍微放肆了一点,然后就在他刺向琴酒的时候划开了一道不算浅的口子。

  

本来琴酒倒是也不至于躲不过去,但介于最近经常玩闹所以也没有很认真地处理,重点是还被旁边一个完全不熟根本不没说过话的同班同学给恶意的推了一把,就算有快速的偏开身体转向还是被化了一道口子,看着在几个同学的惊呼声里僵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举着刀子冲着那个人划过去的D,琴酒利落的打掉了他的刀子把人反压在地。

   

再然后,赤井和朱蒂就打开了门。

  

“琴...黑泽,什么情况?你还OK吗?D又干什么了啊…”赤井望着血流不止但表情很淡定,只是有点不爽的琴酒问。

   

“不是他,被人小小的暗算了一下,”琴酒松开冷静下来的D,把刀子收了起来转身看着旁边的男生冷冷的说,“是吧?我哪里得罪过你了吗?下手可真狠啊。”

   

D阴郁的看了那个人一眼,掏出安德雷带的急救包把琴酒拉到椅子上坐好,然后给他简单的止血包扎了一下。

  

“啧,衣服都弄脏了,麻烦先不要告诉新一,用这个药。”琴酒掏出灰原做的药,对面前的D说。

   

听着周围一点骚动的声音,山川希子踹翻了眼前的桌椅很不爽的说:“我说过不准对同班同学下手的吧,还是在学校里下手,小野永太,你在干些什么?”

   

那个男生明显没相当会被这么多人发现,僵在座位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家伙谁啊?”赤井走过来拉起琴酒问道,“还有,你们班的人还真是有够淡定的啊。”

   

“因为是问题儿童的班嘛,所有感觉有可能有那方面的背景的人都会被放到这个班来,虽然平时看着就是个普通班级而已。不认识,虽然有恶意但确实没有杀意,所以说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可以毫无杀意的做一下可能致人于死地的事啊。”琴酒理了一下衣服望着旁边的男子说,“山川希子,可以的话,这家伙就交给我处理吧,安心,不会出人命的。”

   

“随便你吧,”山川希子看了琴酒一眼起身扶起翻到的桌椅换回一副带着笑意的脸说。

  

“好了,你们找我干嘛?”琴酒扶起周围被自己和D弄翻的桌椅问。

  

“当然是有事找你帮忙啊,走吧,我帮你们请过假了。”赤井看着琴酒说。

   

D站起身来凑到刚回来的安德雷旁边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然后拎起琴酒的包说,“只此一次。”

  

琴酒看着D有点头疼的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的包还是自己拿就好了。”

  

D一脸压抑着怒气的表情:“混蛋…你是觉得有我们在不够安全还是觉得我会对身为伤病员的你动手啊?真是,让人厌恶的家伙,赶紧的走。”

   

琴酒扫了FBI的人一眼:“好了好了知道了,至少把手机和电脑给我吧。”

   

“反正D就在你旁边,要用的时候问他要就好了。”赤井带头走了出去,“习惯一下不带那些东西的感觉吧,反正以后总是要放在他那里的。话说你身上绝对还有一堆危险物品吧,有必要一脸不安吗?”

   

琴酒偏过头去看着一边不置可否。

  

“混蛋黑泽,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人伤的你的好吗?!给我有点对搭档的信任啊!我很不靠谱还是怎样?!”D看着旁边的琴酒一脸不悦的喊道。

  

“轻一点…”琴酒揉了下耳朵说,“知道了啊,虽然说现在正受着伤呢。”

  

D看着琴酒笑的一脸的扭曲,然后被旁边的安德雷按住。

  

看着一脸很想动手的D,安德雷很无奈的劝解:“他就是这种性格你不是很清楚吗?”

   

“...完全没变啊,这种恶劣的要死的性格!”D深呼吸了一下,很不爽的望着琴酒的背影说,“就这种糟糕的性格,偏偏还一直这么多人喜欢宠着他,都瞎了吗?!”

   

“我才没有被他们宠着吧?!如果你指的是老师和boss的话,那是我辛勤工作应得的好吗?!”琴酒头也不回的反驳。

  

“啊,是啊,同样是暗杀工作,我完全按照指示完美完成也就被奖励了几颗糖,你各种不认真的完成引起波动还可以随便选一把新的武器!”D看着琴酒很不爽的翻旧账。

  

“抱歉,不太记得了,不过如果你是在说刚二年级的那次的话,虽然我闹的动静稍微大了一点但我也是完美完成啊。”琴酒坐上车望着旁边的D说。

  

“就你那表现他们也给完美完成还不够宠你吗?!躺下来,伤口还想不想好了,我在给你上一次药。”D看着琴酒拍了下自己的大腿说。

  

琴酒很乖巧的照做,“辛苦了,我睡一会,可以的话帮我挡下光。”

   

“你这家伙超级麻烦的啊?!”D抱怨着帮忙处理好了伤口,上了灰原的药看着不在一直流血的伤口松了口气,然后把手放在他的双眼上遮住光。

   

“你还真是听话啊,”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的安德雷有点惊讶的说,“感觉你也蛮宠他的嘛。”

  

“是吗?但这个混蛋完全不会领情啊,小时候刚看到他的时候真的觉得简直是天使啊,结果完全就是恶魔好吗?!从第十八层地狱来的那种。”D小声的抱怨着。

  

“睡着了吗?”坐在前排的赤井有点好奇的问。

  

“还没完全睡着吧,”D回答,“不过就算你在他面前说这种话他也会当作没听见的吧,这家伙,完全不会在意他不想要在意的人的任何话语啊。”

  

“你可是他以后的搭档啊?而且就他最近有和你经常吵架来说,我觉得你们关系还蛮好的。”赤井回答,“毕竟当年他和我搭档的时候可是真的基本不想理我完全不说话啊,虽然说后来熟了以后就变成了被他天天找茬还不好顶嘴的状况,个性超差的。”

  

“欸?会吗?”朱蒂有点惊讶的说,“琴酒对新一可是超级放任的啊。”

  

“所以说都说了是对不喜欢不在意的人了嘛,”D有点阴郁的说,“超级差别对待的,这个家伙,过分啊…”

   

“别这样嘛,”安德雷安慰,“我觉得他对你也算是放任了。”

  

琴酒突然叹了口气对几个人回道,“我说,当着我的面评论我很失礼啊,而且,你们一直在说话的话我睡不着啊。”

  

“超麻烦的啊你...”D小声抱怨了一句然后闭上了嘴。

评论 ( 2 )
热度 ( 4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