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ninety five

解决了几个不在藏宝图上的宝石的问题,琴酒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愉快的把问题甩给他们回家去了,然后在陪着新一腻了一天以后,还是迎来了星期一。

   

“那我去学校了,乖乖工作别捣乱啊。”新一俯身在坐在沙发上的琴酒唇上吻了一下,嘱咐道。

   

“我才没有那种给自己找麻烦的兴趣爱好。”琴酒带着点无奈的对着自己的看着很担心的恋人说。

   

“我担心麻烦会来找你啊。”新一回了一句拿上包往外走去,“走了。”

    

“一路平安。”琴酒随口回了一句然后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随后就听到了一阵门铃声,有点疑惑的开了门,就看到Peter和Neal站在门外望着他。

    

“这么早…”琴酒有一种自己接下来估计会被压榨的很厉害的不详预感。

    

“嗯,正好有案子,而且上面貌似有事要传达给你。”Peter回答完望着琴酒催促他赶紧的准备走了。

   

琴酒应了一声回去拿上理好的包,跟着Neal上了Peter的车。

   

到了FBI,琴酒被非常老生常谈的又重新嘱咐了一遍那些问题,看着那个老头不安到恨不得给他也加上脚链的样子,琴酒非常果断地警告了一下他自己好歹现在也是一个身份清白的良民。

   

“上面怎么这么警惕你?”Peter带着两人离开办公室,有点好奇的望着琴酒。

   

“……大概是因为家里人的关系吧。”琴酒犹豫了一下含糊的说。

   

楼上的上司探出头来对着琴酒补了一句:“三个案子以下没收美国持枪证,5个以上送你一把之前被弄丢的枪,那个市面上没得买的那个。”

   

琴酒回头望着那个老头子觉得他顺眼了不是一点点,点了点头,琴酒很有动力的望着Peter,“你们现在的案子和没解决的案子的资料,给我看一下。”

   

“好…现在的案子的话是关于一个涉嫌贪污的政治人物,Gary Jennings,以前的案子的话你待会自己去翻吧。”Peter看着突然改了懒散的样子的琴酒,大概阐述了一下事件的详情。

   

“现在的打算是待会我们一个扮演坏警察一个扮演好的合作者,让Neal进入他的核心团队。”Peter大概总结了一下说。

   

“嗯…等下,让我查点东西,”琴酒坐在Neal的办公桌前开始搜查东西。

    

十分钟后,琴酒看着自己电脑里的信息说:“嗯,不用来那一套了,直接去找人吧,我待会把相关信息发给你们,去xxxxx找一个叫Diana的女人,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档案室的钥匙借我,我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可以处理的案件。”

  

Neal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响起的手机里收到的邮件,然后快速的扫完了资料,看着起身前往档案室的琴酒对Peter说:“那家伙,超级厉害的嘛,不过这种手段是合法的吗?”

    

“…当作不知道消息是怎么来的吧。”Peter看着斜坐在桌子上的Neal神情复杂的说,“不管怎么样,好歹也是给我们省事了,走吧。”

    

等Peter和Neal搞定这个案子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心情还算不错的和Neal击了个掌,两人准备回道办公室给这个案子正式结个尾,然后就收到了赤井的电话。

    

“喂,Peter,琴酒人呢?”赤井开门见山的问。

   

“怎么了?他没和我们在一起,大概是去差别的案子的事情了吧,那家伙的技术还真是厉害啊,剩了不少时间呢。”Peter心情不错的回答。

    

“…他没有和你们在一起?!”赤井非常不敢相信的说,“你们让他去自己查案了吗?”

   

“啊,对啊,那家伙不是黑客吗?查完资料我就放他走了。”Peter听着赤井的语气有点疑惑的说。

   

“我说那家伙怎么不接电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新一,新一的电话那家伙应该还是会接的。”赤井有点不安的挂了电话。

   

3分钟后,赤井发了一个地址给Peter,然后打了电话过来:“那家伙说他现在在这里,可以的话麻烦你们马上找到他,如果被人拦住的话就说是在找人然后直接闯进去吧,上面不会怪你们的。”

   

Peter和Neal互相有点不安的对视了一眼,挂了电话朝那里赶去。

   

Neal看着赤井发来的那条到了现场就给我打电话的短信知会了Peter一声,回想起他把刀子横在自己脖子上的动作,有点不安的望着窗外。

    

等Neal和Peter到那座大楼的时候,里面一片的寂静,然后就听见楼上传来了一声枪声,两人一下子打开房间门,就看到里面琴酒一手拿着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和手机,一手拿着枪指着坐在地上吓到不行的黑帮老头子,旁边的一群手下被捆在一个放着炸弹样子的桌子周围。

   

Neal打开视频通话把摄像头对着琴酒。

   

“琴酒,靠威胁获得的证据是不能用的。”赤井看着还没有人受伤的现场松了口气说。

    

“证据已经搜到了,这家伙自己邀请我进来的。还有,我可没有威胁他,我这是在正当防卫,你说是吧?”琴酒望着趴在地上的老头子说。

   

“是是。”老头很怂的连连点头。

   

“你这完全就是在威胁他啊?还有,正当防卫什么的,你最好理由充分,不然这样会给你男朋友添麻烦的啊。”赤井带着点警告的说。

   

“当然,本来我都已经解决完今天的目标了,可是这家伙,蠢到不行的,凑上来邀请我进来坐一坐,还拿枪抵着我,活该啊,你说是吧?”琴酒俯下身用枪挑起他的下巴说。

   

“是,是…”老头子一开始还很害怕的颤抖着认同,看着看着就有点愣住的抚上琴酒握着枪的手然后被琴酒一把踢开。

   

“刚刚的姿势哪里有魅力了吗?他们眼睛都是瞎的吧。”赤井表情很复杂的说。

   

“谁知道,既然有人来了就交给你们了,证据确凿,想干嘛干嘛。”琴酒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收起枪。

   

“唉…以后麻烦你不要一个人行动可以吗?还有炸弹这种东西请你不要再做了,假的也不准做。”赤井很无奈的说,“今天尽然忍住了这一点还不错,继续保持。顺便问一句,这家伙摸你哪了?”

  

“手和腰而已,没有长时间接触,没有好戏可看真是抱歉了。”琴酒随口回了一句。

   

“只是碰了下你下手这么狠…”赤井有点无语的说。

   

“只是碰了下我那是因为我躲开了,而且,这个老头子尽然好意思邀请我419,呵。”琴酒相当不爽的说。

   

“好了好了,消气消气,那剩下的就交给Peter你们了,琴酒,之后也给我好好忍住按规章制度行事。”赤井敷衍的安慰了一下然后挂了电话。

   

“他管你这个叫忍住了表现不错吗?”Neal看着琴酒表情复杂的问。

   

“我要是不这样做他可就强行上手了,我先走了,哦对了,这几个东西也给你们了。”琴酒把口袋里的U盘和包里的一沓子文件递给两人,“这两个案子的文件我放在Neal办公桌上了。”

   

Peter望着琴酒的背影喊道:“Gin,明天早上在家里等着我们去接你。”

   

琴酒自认今天下手很轻,已经非常给他们面子了的开着贝尔摩德的车去接新一,并且在接到后在车上对于这件事情抱怨了一遍。

   

“活该,做得好。”新一带着点不满的说,“真是的,总有人在惦记着我家阵。”

  

“那家伙当年可能见过我,估计是打算确认我的身份然后想办法搞到返老还童药,后来觉得我不是,就顺水推舟的打算把我拐到床上去。”琴酒满意的看着自己恋人支持的样子说。

   

“嗯,没有死人也没有重伤就没问题,而且也有在按规章制度搜证嘛,”新一觉得自己对琴酒现在的做法已经很满足了,“话说,阵,你什么时候有驾照了吗?”

   

“我有FBI的警官证,”琴酒很淡定的回答。

   

“…是FBI没有人查不说明你可以随便违法好吗?”新一相当无奈的说。

   

“嗯—”琴酒看了坐在旁边的新一一眼提醒,“那你可是已经违法很多次了啊。”

   

新一突然僵住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不准和未成年人做·爱什么的,嘛…

评论
热度 ( 4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