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琴、静临、速度松&弹丸论破等杂食党
最近我好高产,被自己惊到了

圈养

chapter twenty five
当带着一片擦伤和烧伤的新一黑着脸回到家里看到一身伤的琴酒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要炸了……

琴酒靠坐在沙发上,神色自若的翻着书,看到新一回来也只是催了一句,“可算回来了,给我上下药。”

无视矜矜业业的在一边帮琴酒拨橘子的伏特加,新一黑着脸一把把琴酒抱起来带到楼上去上药,“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

琴酒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让伏特加把刚刚因为新一的动作掉下去的书送过来,十分诚恳的说:“就黑衣组织的标准和我的表现来说,这种伤只能说boss相当的纵容我了,更何况他还把伏特加给送过来了……”

新一黑着脸反问:“所以在你预计的情况里你还会伤的更重是吗?哈,我要感谢Rum下手不重吗?”

琴酒无奈的笑了笑:“虽然Rum那个混蛋下手重了点但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就能歇过这件事已经很好了。”

新一堵着气不说话,手上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把琴酒放在床上,虽然说知道琴酒说的是实话但还是很不爽啊……新一叹了口气,掏出之前收走的药,给琴酒处理身上的伤痕,“疼吗?”

琴酒很实诚的回答:“有点,但还好,你涂得时候可以不用那么小心。”

新一冷笑一声突然手下用力涂抹了一下然后就感受到琴酒忍不住抖了一下,“就这还让我不用那么小心....”

琴酒望着新一笑了下,“明明刚把我抓来的时候下手还这么重。”

新一不爽的回答:“谁下手比较重啊?!我明明一直在妥协好吗?老是用美人计...”

琴酒低声的反驳了一句,“我才没有啊…”,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感受着清凉的药膏渐渐带走那一阵一阵的刺痛。

新一默默的涂着药,看着琴酒白皙的皮肤上的红痕和伤口有点心疼。

琴酒看新一差不多涂完了就重新坐了起来,打破了沉默,冲着沉着脸的新一说着,“唔,估计几天就可以好了,好了你别担心了,快去洗个澡然后处理伤口吧,明明在警局还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

新一瞪了一脸不在意的琴酒一眼,然后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拜托,你知道那群家伙下手多重吗?连赤井都没逃过好吗?!乖乖玩手机,别下床乱动!我去洗澡了,楼下那个怎么办?”

琴酒接过手机,“让他去买个晚饭吧,我这几天应该不会下厨了,唔,顺便让他把橘子送上来吧…”

新一点了点头走出门,然后就被默默的守在房门口的伏特加吓了一跳,抽了抽嘴角说道,“嗯,阵的话你听到了吧,我就不转述了....”

伏特加点头示意了一下,进门把橘子递给琴酒蹲在床边望着琴酒,“大哥,要甜品吗?”

琴酒纠结了一下,“要,但不要蛋糕....”

伏特加应了声是,“那我去买东西去了,大哥你好好养伤啊,要我带游戏回来吗?”

琴酒沉默了一会,“要,最新的加我上次没玩完的那个,顺便帮我带下烟...”

伏特加十分认真的回应,“大哥,未成年不要抽烟比较好,boss特意叮嘱我不可以让你喝酒,抽烟,开车和熬夜...”

琴酒的神情略微扭曲了一下,“伏特加,你可以走了,晚点回来…”

门外听墙角的新一转身向洗澡间走去,内心忍不住吐槽,这都是些什么糟糕的对话啊…

小剧场:
琴酒:一个两个的以为在养小孩吗?!
新一:来了个伏特加,不开心,但马上就可以和阵一起去旅游了还是很开心的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伊尔迷家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